新御书屋 > 都市 > 窥觑(母子乱伦) > 那件衣服,很喜欢自己一样喜欢

那件衣服,很喜欢自己一样喜欢

    早晨,沉琨像往常一样走在上学的路上,别墅建在偏远的山腰地带,独栋别墅四周人烟稀少,距市中心有些距离。
    但还好学校也在城市外围,大清早路上没什么人,一帮帮小混混围在路口,一看到沉琨,几个小混混走上前,拦住他。
    “小子挺厉害的,昨天跑挺快。”黄毛小混混率先开口。
    沉琨一皱眉,差点忘了昨天那点事了。
    昨天他东跑西窜,窜到一个小胡同里,天色还未暗,但小巷子里昏昏沉沉,如同给整个巷子染上了重墨,掩盖了罪恶。
    跑着跑着,沉琨突然停了下来,眼前的一幕让他不知所措。
    两叁个黑衣人人带着口罩墨镜,手里提着箱子,黑衣人见了他,连忙把手里的白色粉末藏进口袋里。
    一刷人齐齐看向他,令他意料之外的的是,他看到了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人——教导主任,杨主任。
    黑衣人举起枪,黑色的洞口对准他,准备杀人灭口,教导主任看了他一眼,抬手挡住黑衣人的动作,阻止他开枪。
    身后小混混的声音出现,由远忽近,黑衣人瞪了杨主任一眼,转过拐角,不见了踪影。
    沉琨瞪着双眼,与杨主任对视。杨主任看着他,眼神冷漠,毫无感情,微眯的双眼是他看不懂的幽深,如同在夜幕的保护中暗中潜伏的野兽。
    一帮小混混追上上来,看到沉琨的身影,刚想举起拳头,却看到沉琨对面站着的杨主任,刚想砸下的拳头停在空中。
    黄毛往后退了两步,颤颤的开口,“杨,杨主任。”
    不过一瞬间,危险因子迅速褪去,杨主任便换了一个表情,一脸严肃的说到,“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其他人都不敢说话,杨主任对着黄毛小混混训斥道,“别在我眼皮子底下搞这种小动作!我看你们是太安逸了……”
    回到学校的路上,沉琨依旧忘不了杨主任那毛骨悚然的目光。
    小混混说道,“昨天的事情,fack,杰姆森教授狠狠地教训了我们一顿,我们也知道错了,我昨天回去反省了整整一个晚上,今天,我们是来和你交朋友的!”
    “不交。”沉琨见他没想找他麻烦,心里松了一口气,径直往前走。
    “嘿,昨天,我发现你跑的还挺快,这不,你的潜力我不就挖掘出来了嘛。”
    “跟我混,保你以后在学校里横着走。中国有句古话,叫不识好歹听说过没。”
    周围小弟见大哥这态度,立马墙头草的帮衬,明明昨天还是要死要活的喊打喊杀,今天却喊着要交朋友。
    “对对对,大哥看上你这是你的荣幸,别不识趣。”
    “跟着大哥混,包你月入叁千美金……”
    沉琨闷着声,丝毫不理会周围叽叽喳喳的声音。
    到了学校门口,杨主任难得的站在了校门口,小混混们看到杨主任,整个团体跟照晒过度焉了的白菜似的,非常自觉的与沉琨拉开了距离。
    沉琨低着头,从杨主任身边掠过,经过他身旁时,杨主任阴沉着声音传入沉琨耳朵:“想活得久一点,就管好你的嘴巴。”
    沉琨没有说话,只是加快了步伐。
    他知道,自己算是暂时安全了。
    ………………
    中心商场大楼里,沉揽月挽着新进情人的手臂,进进出出每一个品牌店。
    威廉·查尔斯将沉揽月紧紧搂在怀里,身后的保镖提着一个又一个的袋子。
    沉揽月在试衣间不断地换衣服,大多是她喜欢的深红色色系。
    沉揽月从试衣间走出来,双肩是垂感的丝带泡泡袖,胸前是M行抹胸设计,自上而下是由黑深红浅肉色,裙摆是一片洒金,裙长到小腿,A字裙的设计更加凸显腰身。腰间有一条深红色洒金的绸缎束腰,在腰后打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
    侍从帮她整理完着装后,她走出试衣间,径直走到对面的镜子处。服装店的灯光总是有一种魔力,挖掘人身上的魅力,而她一向享受自己美丽的魅力。
    威廉从身后搂住沉揽月,一只手在她腰间抚摸,“亲爱的,你真美。”
    沉揽月眼中划过一丝不耐,避开他的怀抱,挑其他他的下巴,问,“那你喜欢么?”
    “这么美的美人,怎么会有人逃得掉呢?”
    沉揽月轻笑一声,转头对一旁的SA说道,“找个人,帮我弄个头发。这件衣服有能穿的码?”
    “很抱歉,这件衣服是限量款,这个月刚到货,没有进行清洁,不过您刚刚试穿的那一件是有的。”
    沉揽月皱了皱眉,进去脱掉衣服,SA拿来另一件衣服,上面防尘套已经被拿下。
    销售面对这么一个vvvip的顾客,动作那是真的快,就她换衣服那一会,发型师上来的迅速,一盘精致的点心也摆在了桌上。
    头发弄好了,整头的乌丝被盘起来,妆容被化妆师精修过,更凸显她的角色。
    化妆师是一个妖娆的泰国人,看着她的妆容,毫不吝啬的大赞其词,“哦,我的天啊,这位女士,您是我见过最美的人了,您的脸与我的妆容简直是天造地设。”
    沉揽月却皱了皱眉,“口红。”她不喜欢眼前的这个妆容,口红太浅,眉毛太柔弱,眼妆太淡。
    她在化妆师的化妆盒里挑挑拣拣,终于找到自己想要的正红色。拿出眉笔,将眉毛往上挑,加深了眼影。
    化妆师看着自己精心设计的妆容被毁得面目全非,心痛而艰难的开口,“噢,天啊,您破坏了妆容的美感,刚刚的妆容很适合东方面孔,可以将传统的东方古典美完美的展现出来,您现在,真是……”
    “你觉得很美么?现在的我不美么?”她转头对着一旁的SA开口问道,身周的气息一度往下压。
    “不不,现在的您也更美。”销售害怕失去这一大顾客,连忙开口夸赞。
    “现在的我,不美么?”她又问了那位化妆师,挑了挑眉头。
    “现在的您,也很美。”化妆师顿了顿,感受到威胁,连忙说道。
    “行了,这家店,不过尔尔。”她起身,向外走。
    销售听了这句话,一脸沮丧,连忙跟在她身后,试图挽回刚刚的过错。
    销售正在整理她试穿过的衣服,威廉正在跟销售结账。
    她喜欢有自觉的男人。
    她走过去,挽住他的手臂,对销售说,“刚刚那件衣服,我来付钱。”
    威廉一脸疑惑的看着她,为自己女人支付账单,不仅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实力,更是为了宣扬自己的占有欲。女人的接受,就是对男人最大的满足。
    “别多想,就是单纯的喜欢那件衣服。”
    “这么说,其他衣服你不喜欢?”
    “都喜欢,跟喜欢你的人一样喜欢。”她抬头咬了一口韦礼安的下巴,舌头舔过他的嘴唇,牙齿咬住他的下嘴唇,轻轻摩擦。
    威廉摁住她的头,两人牙齿相撞,她的舌头伸进他的嘴里,与他的舌头搅着共舞,看着男人沉迷的深情,沉揽月闭上了眼。
    至于那件衣服,就跟喜欢自己一样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