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都市 > 窥觑(母子乱伦) > 高贵的女王此时让他卑微的服侍

高贵的女王此时让他卑微的服侍

    深夜11点,沉琨洗完澡,还在深夜刷题。
    楼下突然门口开启的声音,即便是隔音极好装修,也抵不住声音传进沉琨的耳朵。
    沉琨浑身一僵,母亲这么早回来,对于常夜不归宿的母亲还挺少见。
    他竖起耳朵,想更清楚的听清楼下的动静。奈何这里是叁楼,到底还是能弄听到什么。他接着埋头写作业,内心却难以平静下来。
    突然,“哐啷”一声,玻璃瓶破碎的声音在深夜中显得格外刺耳。
    沉琨终于有了一个正当的理由,连忙开门,走下楼查探情况。
    他看到母亲醉醺醺的倒在贵妃椅上,酒红色的裙摆散开,露出光洁的小腿。门口有酒瓶子的残骸。应该是她没放稳,摔下来了。
    沉琨小心翼翼凑近母亲,小声的喊了两声“妈妈,妈妈?”
    沉揽月醉得厉害,谁都不认识,微眯着眼似睡非睡。
    沉琨见母亲满身酒气,连忙去拿醒酒药。他熟练的找到药箱的位置,里面半个箱子都是醒酒药。
    对于总是醉宿的母亲,醒酒药倒成了家里必不可少的药物。
    拿来药物时,沉揽月已经彻底睡下去,论沉琨怎么叫都不醒。
    沉琨见母亲的睡颜,皱着眉头,犹豫片刻,去打了盆热水,手臂上搭着母亲的毛巾。
    颤抖着双手,将浸了热水的毛巾覆在母亲裸露在外的手臂上,颤颤巍巍的,轻轻的给她擦拭。
    这样行为这么些年不知道为她做过多少次,每一次他都是细心,耐心到极致,如同对待顶级珠宝一般细致。
    隔着毛巾,他清楚的感受到母亲纤弱的手臂,他一只手都环的过来。即使是一条胳膊被他擦得格外仔细,就连指甲缝都没放过。
    他看了眼母亲的指甲,跟上次又不一样了,又换了个款式,做了延长甲,这次是深红的酒红色,镶了几颗红色的水钻,衬托今天的酒红色裙子,好看极了。
    恍若一个高贵优雅的女王。
    只有现在,高贵的女王才会给他接近的机会。安静的让他服侍,卑微的亲吻她的脚背。
    又替她擦了脖子,给她卸了浓艳的妆,沉揽月最真实的面貌展现出来,没有了妆面的修饰,少了一份侵略性,多了一份东方女性特有的柔美。
    他一直都知道他的母亲是极美的。
    又换到腿,毛巾擦拭过小腿肌,滑到膝盖,没敢往上,又滑回来。
    沉揽月迷迷糊糊的翻了一回身,肩带滑落,深红色的草莓印赫然出现在他眼中。
    他手中动作一顿,看着那密密麻麻的草莓印,毛巾轻轻划过深红色的印记。
    母亲,又有新欢了吗?
    “唔。”沉揽月此时睁开眼,看着眼前的儿子,问:“几点了?”
    他收回目光,垂眸答道:“12点了。”
    “去弄点吃的,我饿了。”沉揽月坐起身,揉了揉脖子,一整个下午加晚上都在滚床单,耗费了大量体力,光喝酒不进食,她现在感觉有点烧胃。
    “嗯。”沉琨连忙跑向厨房,准备食材。
    沉揽月走上楼,准备洗个澡,舒缓舒缓。
    不知道是不是老了,应付那些小年轻,是越来越吃力了,腰酸背痛的。
    刚洗完澡,沉揽月刚把湿漉漉的头发包好,就听到一阵敲门声。
    知道是沉琨做好了吃的,示意他进来。
    “妈妈,我做了海鲜粥。”
    “放这,你可以出去了。”沉揽月指了指一旁的小茶几。
    沉琨放下碗,里面几只虾米被煮的通红,浓稠的粥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鲜味。
    沉揽月坐下,拿着小勺子拌了拌,欧洲初春的夜寒还有些冬季的寒凉,腾腾上升的水蒸气模糊了沉揽月的脸,如同童话里的幻夜精灵,若隐若现。
    “妈妈,需要我帮你吹吹头发吗?”
    沉揽月点点头,温热的粥下肚,她整个身子都暖和起来,连带着心情都愉悦起来。
    一勺一勺舀起粥,一举一动间尽是优雅。
    沉琨走到她身后,跪坐下来,解放出被束缚的头发,轻轻的擦拭。
    由于沉揽月在吃粥,担心头发掉到碗里,就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手动一点一点的擦干头发。
    空间重归安静。
    “妈妈,今天……你怎么没接电话?”沉琨经过几番犹豫,他还是小心翼翼的问出口。
    “我又没有跟你说过,如果第一个电话我没接,那就代表我在忙。”想起今天那差点败坏兴致的电话,沉揽月厌倦的皱起眉,“又是你学校的那些破事?我送你去那所学校不是让你惹是生非的。”
    “……嗯,我知道了妈妈。”沉琨低下头,不敢再问任何关于电话的话题。
    又想起老师的嘱托,他又怀着忐忑的内心开口,“妈妈,今年的家长会你有时间去吗?”
    害怕被她打断回绝,又连忙不断的开口,“不会很麻烦的,老师说我表现很棒,不会让你丢脸的,这是我中学最后一次的家长会了……”说到最后,沉琨语气接近哀求。
    沉揽月已经吃完粥,整个胃都是暖洋洋的,整个人变得都懒洋洋的,慵懒的倚在桌旁,随口答到,“看时间吧。”
    “嗯。”沉琨眼前一亮,连忙说道,“时间是在下个月第一周的周五。”
    “你的脸怎么回事?”沉揽月问。
    “没什么,摔的。”
    “嗯,小心些。”沉揽月打开Facebook界面,与新交的情人在微信里狂轰滥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