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
    nbspnbspnbspnbsp  不是说就她们两个人回来吗?
    nbspnbspnbspnbsp  怎么沈江河也跟着一起来了?
    nbspnbspnbspnbsp  清清这个死丫头也不跟她事先知会一声,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沈江河的信息了,现在这个样子岂不是尴尬吗?
    nbspnbspnbspnbsp  “妈我们回来了。”沈寄周率先转移胡美兰女士的注意力,使其没得法子拒绝二叔的到来。
    nbspnbspnbspnbsp  听到女婿的这一生妈,胡美兰可是甜到心里头去了,哪还顾得上沈江河的存在。
    nbspnbspnbspnbsp  “我正准备做饭呢,刚刚在洗菜你们就回来了,怕是要多等一会儿了。”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推动着妈妈的肩膀让她坐在一个位置上,随后使了一个眼色,二叔和沈寄周便领悟了其中的含义。
    nbspnbspnbspnbsp  沈江河顺势坐在了胡美兰的侧边上,为彼此拉近一点距离。
    nbspnbspnbspnbsp  “妈,我们先打打牌吧?你不知道沈寄周他啊,一恢复就嚷嚷着要陪你打牌解闷,说是妈辛苦了,要好好陪妈打打牌。”
    nbspnbspnbspnbsp  胡美兰听到这话一阵笑意盎然,这个女婿她真是没白疼。
    nbspnbspnbspnbsp  一阵牌与牌之间碰撞的声音传来,套路胡美兰女士计划正式拉开了帷幕。
    nbspnbspnbspnbsp  一号选手胡清清属于陪跑人员,在此局起不到什么作用,虽然她从小在牌桌旁长大,可真正论起技术问题,还远不如学习一天的沈寄周有用。
    nbspnbspnbspnbsp  沈江河来之前接受了沈寄周的短期培训,虽然技艺并不精湛,可就此来讲也算是游刃有余了。
    nbspnbspnbspnbsp  “八万。”
    nbspnbspnbspnbsp  沈江河观察了几轮胡美兰的扔牌动作,八万应该是她想要碰的牌,于是便将自己已经成对的七八九万拆了,拿出八万给胡美兰碰。
    nbspnbspnbspnbsp  要知道在麻将里,能拆掉自己的牌给别人碰的,这一定是真爱了。
    nbspnbspnbspnbsp  “哎呀,碰!”
    nbspnbspnbspnbsp  胡美兰终于等到了想要碰的牌,八万碰出去之后,下一轮她就可以胡啦!
    nbspnbspnbspnbsp  虽然不知道沈江河是不是故意这么做的,但是胡美兰也在心里默默的给他加了一分。
    nbspnbspnbspnbsp  沈江河看到自己的推测没有出错,真的给胡美兰放对了牌,心里也暗戳戳的开心着。
    nbspnbspnbspnbsp  离成功迈出了一分的距离。
    nbspnbspnbspnbsp  “胡啦!哈哈哈……”
    nbspnbspnbspnbsp  胡美兰女士兴奋的推倒了牌,结束了现在的一局。
    nbspnbspnbspnbsp  新的一局即将开始,四个人的手在桌子上滑动着,由于胡女士家中只有麻将没有自动麻将机,所以只能人工手动码牌。
    nbspnbspnbspnbsp  这样吗就避免不了手与手之间的一些无意的接触了,在胡清清沈寄周二人的通力合作下,终于把二叔和胡美兰的手赶到了一起。
    nbspnbspnbspnbsp  胡美兰尴尬的往回收了收手,无意间碰到了沈江河的手,她竟然有些心脏乱跳的感觉。
    nbspnbspnbspnbsp  这么多年都没有过这种感觉了,久违的让人害怕,她努力压制住自己的小心思,不在乱想。
    nbspnbspnbspnbsp  沈江河这边只是碰了一下胡美兰的手便已经激动到不行,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冲动,说来真是不好意思。
    nbspnbspnbspnbsp  他甚至感觉有些害羞,如果不是胡清清沈寄周二人的的助攻,他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出手。
    nbspnbspnbspnbsp  虽然心动的感觉很强烈,但是他还是有些胆怯,之前他已经明里暗里约了胡美兰那么多次,可是都被她拒绝了。
    nbspnbspnbspnbsp  最后甚至都没有回他发的消息,今天他来的突然,生怕因为自己一个不慎的举动,就会引起胡美兰的反感。
    nbspnbspnbspnbsp  可以暂时没有进展,但是不能退步!
    nbspnbspnbspnbsp  否则媳妇儿这辈子都追不到了。
    nbspnbspnbspnbsp  几局下来,每把都是沈江河给她放牌,她再看不出来就是傻子了。
    nbspnbspnbspnbsp  哪有这么巧每次都打她想要的牌的?
    nbspnbspnbspnbsp  胡美兰正犹豫着如何让开口婉拒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nbspnbspnbspnbsp  开门一看来者是邻居老陈。
    nbspnbspnbspnbsp  “这么热闹啊,难怪我在门外听到有牌声响,我还以为你门打牌不带我呢!”
    nbspnbspnbspnbsp  “没有没有,是我女儿女婿回来了,非要陪我解解闷,孩子的一片心。”
    nbspnbspnbspnbsp  “哦这是清清男朋友啊,小伙子长得真帅啊,这位是?”
    nbspnbspnbspnbsp  老陈视线扫向了一旁的沈江河,发出了疑问。
    nbspnbspnbspnbsp  “这是……”
    nbspnbspnbspnbsp  还没等胡美兰的话说完,沈江河便抢先回答了。
    nbspnbspnbspnbsp  “你好,我是沈江河,你是美兰的邻居吧?美兰平时多亏你们照顾了。”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第54章 情敌见面
    nbspnbspnbspnbsp  这霸道的宣言让人分不明他们之间的关系,仿佛给人一种暧昧的感觉。
    nbspnbspnbspnbsp  老陈仿佛听懂了这话里有话,而且意味颇深啊。
    nbspnbspnbspnbsp  胡美兰只觉得尴尬,连忙在一旁解释着:“这是我们女婿的二叔,今天和孩子一起顺路过来了。”
    nbspnbspnbspnbsp  这看似再寻常不过的解释,此刻在沈江河耳朵里却是格外刺耳。
    nbspnbspnbspnbsp  解释的这么清楚明白做什么?
    nbspnbspnbspnbsp  这是想赶紧和他分清关系?
    nbspnbspnbspnbsp  这老陈到底来者何人?美兰这么着急是故意解释给他听的吗?
    nbspnbspnbspnbsp  还是美兰和这个老陈的关系不一般所以才这么紧张?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