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上陌生的她吗?
    nbspnbspnbspnbsp  “乖!乖!”
    nbspnbspnbspnbsp  沈爷爷笑的合不拢嘴,完全忘了是来探望生病的孙子的,真是有了孙媳妇儿忘了孙子。
    nbspnbspnbspnbsp  “乖孙媳妇儿,你叫什么名字呀?”
    nbspnbspnbspnbsp  刚才还疾言厉色的沈爷爷此刻温柔的像个幼儿园哄孩子的老师一样。
    nbspnbspnbspnbsp  “爷爷我叫胡清清,胡是清胡的胡,清是清胡的清。”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详细的介绍着自己名字的由来,众所周知她的名字是妈妈打麻将时取得。
    nbspnbspnbspnbsp  “哎哟你这个名字好有意思呀哈哈哈,好听又好记,寓意还好。不像沈寄周取名的时候那么繁琐,他爸爸翻了好多诗词,麻烦的要死。
    nbspnbspnbspnbsp  我还记得是这样一句诗「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爷爷还是喜欢你名字的寓意,吉祥!”
    nbspnbspnbspnbsp  沈寄周不禁咋舌,爷爷的彩虹屁吹起来真是不是盖的,反正就是孙媳妇儿的哪哪都好呗。
    nbspnbspnbspnbsp  这下子沈寄周和李又一都开始吃味了。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感到有些意外和手足无措,沈寄周不是不认识她了吗?为什么现在爷爷开口喊她孙媳妇儿也没见他反驳呢?
    nbspnbspnbspnbsp  “爸咱们走吧,给他们小两口留点单独相处的时间,咱们在这怪碍事的。”
    nbspnbspnbspnbsp  沈爷爷觉得沈江河说的很对,便主动站了起来作势就要出门,李又一赶紧将地上的拐杖捡起,恭恭敬敬的双手递给了爷爷。
    nbspnbspnbspnbsp  沈爷爷瞥了一眼,缓缓接过李又一递过来的拐杖,似有似无的语气让人琢磨不透。
    nbspnbspnbspnbsp  “你也一起走吧,正好让你二叔送你。”
    nbspnbspnbspnbsp  李又一哪敢推辞啊,简直求之不得,即使知道自己的车就在楼下,但能和爷爷二叔单独相处一阵,这个机会可不能错过。
    nbspnbspnbspnbsp  众人离去后,整个病房内只剩下彼此二人,气氛略微有些尴尬。
    nbspnbspnbspnbsp  待了一会儿,胡清清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nbspnbspnbspnbsp  “沈寄周,你到底是真不记得我还是假不记得我?我是谁你真忘了吗?”
    nbspnbspnbspnbsp  “刚才二叔不是说了,你是我的未婚妻,他之前见过,二叔肯定不会骗我的。至于你的名字,你刚刚已经详细的介绍过了,你叫胡清清。”
    nbspnbspnbspnbsp  “那其他的事情呢?我之间发生过的事呢?一点都不记得了?”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惊觉不妙,看沈寄周应对这么从容的样子,仿佛真的不记得她的存在了。
    nbspnbspnbspnbsp  沈寄周看着一旁大惊失色的胡清清,一把将他揽了过来坐在自己的腿上,将手中刚刚热过的餐食拿出,这已经可以算是晚餐了。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对沈寄周这一举动感到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这个温暖的怀抱,陌生的是这次他没有以往的坏坏的笑了。
    nbspnbspnbspnbsp  取而代之的是一本正经的喂她吃饭,胡清清没有挣扎,任由沈寄周就这么一勺一勺的喂着。
    nbspnbspnbspnbsp  吃了不知道第几勺,胡清清对伸到嘴边的勺子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想吃了。
    nbspnbspnbspnbsp  沈寄周便一口将勺子含在嘴里,将食物吃了进去。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竟然对此举动感到莫名的脸红心跳,这对于往常的沈寄周来说是常规操作。
    nbspnbspnbspnbsp  可是现在的沈寄周是失去有她记忆的男人,这个举动他不觉得太亲密了吗?
    nbspnbspnbspnbsp  “那是我用过的……”
    nbspnbspnbspnbsp  沈寄周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将怀中的人抱的更紧。
    nbspnbspnbspnbsp  “怎么?你用过的我不可以用吗?我们不是情侣吗?又不是没亲过。”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这下闻到了熟悉的气息,这是属于沈寄周的霸道气息,是啊不止亲过还睡过呢不是!
    nbspnbspnbspnbsp  医生的敲门声打断了暧昧的气氛,胡清清一把挣脱了魔鬼的怀抱。
    nbspnbspnbspnbsp  “沈总我来为您做个检查,夫人也醒了,那我顺便一起查了吧。”
    nbspnbspnbspnbsp  医生为二人做了简单的检查:“没什么问题,不过以防意外,还是要住院观察一下,那我就不打扰了,有时您喊我就好。”
    nbspnbspnbspnbsp  “医生等等,我也要住院观察?”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追了上去,她只是累晕了而已,现在已经恢复过来了,难道还要住院?
    nbspnbspnbspnbsp  “夫人,这也是以防意外发生,您还是安心住下吧。”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愣愣的看着关上的门,久久不能回神。
    nbspnbspnbspnbsp  这病房虽然是个套间,可里面的是双人床,客厅则是一张沙发。现在沈寄周又不记得她了,那谁睡床谁睡沙发呢?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灵机一动连忙跑向了洗手间,简单的冲洗了一下便占据了大床。
    nbspnbspnbspnbsp  这下沈寄周只能自己主动去睡沙发了,看他的身体也没问题了,睡睡沙发应该也没什么事。
    nbspnbspnbspnbsp  谁抢到算谁的呗,这几天太累的,落入柔软的大床就开始打上了瞌睡,明明才刚睡醒不久。
    nbspnbspnbspnbsp  不一会儿床上传来了一阵均匀的呼吸声,沈寄周走进房间一看,床上的美人正睡的香甜,看着则是那么的可口。
    nbspnbspnbspnbsp  睡梦中的胡清清感到床的另一侧微微沉下去了,像是什么重物压了上来。
    nbspnbspnbspnbsp  惺忪的睡眼睁开一条缝,沈寄周的脸正对着她的脸,彼此的距离近的唇就要贴上唇。
    nbspnbspnbsp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