绪,让我日思夜想,食不能安寝不能寐。”
    nbspnbspnbspnbsp  刚刚还沉浸在沈寄周好可怜我要抱抱他的情绪中,现在胡清清简直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捡都捡不起来。
    nbspnbspnbspnbsp  沈寄周接下来的一句话让胡清清从头红到脚趾。
    nbspnbspnbspnbsp  他伏在她耳畔轻吹着气:“你就是我命中注定栽到你手里的那个磨人的小妖精。”
    nbspnbspnbspnbsp  “你你你流氓。”
    nbspnbspnbspnbsp  慌乱间语句都变得不连贯了,这个人还真是正经不了太长时间呢。
    nbspnbspnbspnbsp  “流氓也只对你流氓,谁让你是我医我的药呢,遇见你之前我从来都对男女之事不感兴趣,可是见到你那一刻起,就好像是收到了什么刺激似的,想念的心一发不可收拾。”
    nbspnbspnbspnbsp  “你别说了。”
    nbspnbspnbspnbsp  再说下去胡清清只怕已经用尴尬的脚趾抠出地洞钻进去了。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你是世间唯一能够医我的药,我的身我的心都离不开你,所以你这辈子都逃离不开我身边。
    nbspnbspnbspnbsp  看吧,这就是沈寄周,一会让人怜惜的要死,一会儿又让人羞愧的难当,这会儿又霸道的让人猝不及防,有时候真的怀疑他有多重人格。
    nbspnbspnbspnbsp  该怎么才能转移这个男人的思绪呢!
    nbspnbspnbspnbsp  “沈寄周,我们来看看陈佳佳过的怎么样了吧?好不好?”
    nbspnbspnbspnbsp  沈寄周闻言立即就听出了这个小女人是在转移话题啊。
    nbspnbspnbspnbsp  “看她做什么?我们还有事没做完呢!”
    nbspnbspnbspnbsp  “哎呀我想看陈佳佳在那边糗糗的样子嘛,行不行啊!”
    nbspnbspnbspnbsp  沈寄周面对胡清清的撒娇大法真是一点辙也没有啊,谁让他对这个女人没有任何抵抗力呢。
    nbspnbspnbspnbsp  自己媳妇儿吩咐的事情必须立刻做到,这不胡清清就被沈寄周抱着跟看电视剧似的,看陈佳佳野外历险记呢。
    nbspnbspnbspnbsp  陈佳佳这边正是正午时分,经过这几天和部落人的相处,她也像是懂了一些语言似的。
    nbspnbspnbspnbsp  “喔喔喔,阿里佳佳。”
    nbspnbspnbspnbsp  “好的知道了马上就过去。”
    nbspnbspnbspnbsp  虽然不能完全听懂,但是大概意思是喊她过去吃饭了,在这边的饭菜无疑就是烤的肉类或者鱼类,又或者是生吃野果子和新鲜的蔬菜水果。
    nbspnbspnbspnbsp  如果今天没有打到猎物或者捕到鱼,那么全部落人就只能靠野果子充饥了。
    nbspnbspnbspnbsp  长此以往没有热量续航,身体就会受不了,今天吃完最后一点库存的肉类食物,全部落男女老少就该集体出动搜寻热量食物了。
    nbspnbspnbspnbsp  陈佳佳打猎时一窍不通,索性就加入了捕鱼的行列,寻摸了很久才找到一根像样的树枝,学着部落人的样子对树枝修剪了一番,还真的变锋利了。
    nbspnbspnbspnbsp  这里根本就没有鞋子一说,足底唯一的鞋子也在这段时间被磨烂了,现在的陈佳佳和部落人一样赤足而生。
    nbspnbspnbspnbsp  光着脚更方便进入河内,河水冰凉冰凉的,可是为了食物也得下去,不下去就没有饭吃,不参加集体劳动的话,怕是连野果子也分不得。
    nbspnbspnbspnbsp  陈佳佳嘴里骂骂咧咧的不情不愿的下河捕鱼,看着越来越多的人赤脚进入河内,越发觉得这条河如此眼熟。
    nbspnbspnbspnbsp  这不是平时他们喝水时打水的那条河嘛?
    nbspnbspnbspnbsp  难不成都是洗脚水?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第35章 盖高楼啦
    nbspnbspnbspnbsp  发现端倪的她一阵干呕,但也顾不得这么多了,这个鬼地方有的吃喝就不错了。
    nbspnbspnbspnbsp  陈佳佳一直以为自己是穿越了,其实并不然,她那里知道其实自己是得罪了沈总的夫人,被沈大总裁流放了呢。
    nbspnbspnbspnbsp  见鬼了,这些鱼像是不存在一般,树枝插下去根本没得踪影,从水里提出树枝,那些鱼又好像都冒了出来,真是精的很。
    nbspnbspnbspnbsp  一下两下三下……已经数不清多少次了,弯腰曲背的动作持续了将近一个下午,还是毫无所获。
    nbspnbspnbspnbsp  怎么捕个鱼就这么难呢,没有了有钱老爸的照应,陈大小姐自力更生才懂得了一丝做人的不易。
    nbspnbspnbspnbsp  手里的动作是越来越快,逐渐变得看不清,一个使劲陈佳佳便用手里的树枝戳伤了自己的脚。
    nbspnbspnbspnbsp  血瞬间从喝水里散开,旁边的人发现了陈佳佳受伤,赶紧呼叫部落里的人过来帮忙。
    nbspnbspnbspnbsp  “喔喔喔。”
    nbspnbspnbspnbsp  该死,怎么会鬼使神差的戳到自己脚上了,这个鬼地方又没有医院。
    nbspnbspnbspnbsp  部落里的一个老者迈着沉重的步伐缓慢的走过来,手里还提着几片叶子,只见老者缓缓蹲下,将那几片叶子放在嘴里嚼了嚼,直到汁液从嘴里溢出才停止了动作。
    nbspnbspnbspnbsp  将嘴里咀嚼好的草药碎渣都吐出来,然后全部护在了陈佳佳是脚上。
    nbspnbspnbspnbsp  明明是为她治病,陈佳佳还一副恶心的不得了的样子。
    nbspnbspnbspnbsp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上一秒还血流不止血肉模糊的脚,此刻已被草药治疗的不流血了。
    nbspnbspnbspnbsp  “喔喔喔。”
    nbspnbspnbspnbsp  陈佳佳猜测这是说这草药可以消炎止血,大概这个地方所有人都是用这个法子治病的吧。
    nbspnbspnbspnbsp  虽然嫌弃有点恶心,但是比起让她血流不止来说,这个状况是再好不过了。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看到陈佳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