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感张口呼吸的唇瓣有些微抖,想要出声辩解些什么,却被来者将所有都堵在了未尽的柔情中。
    nbspnbspnbspnbsp  “你什么时候能真的听话呢小坏蛋,总是让我提心吊胆的。”
    nbspnbspnbspnbsp  沈寄周的妒火在熊熊燃烧着,男人的占有欲在不断的向胡清清宣告着,你是我的女人,我不许别人男人碰你一根汗毛。
    nbspnbspnbspnbsp  “他,他真的只是纠正了一下我胳膊的位置而已,沈寄周你相信我。”
    nbspnbspnbspnbsp  “一个手指头都不可以!你的一切都是我一个人的,不管外面还是里面。”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第33章 他的惩罚
    nbspnbspnbspnbsp  一室温存未完,曲中胡清清半梦半醒间恍惚看见那抹人影。
    nbspnbspnbspnbsp  热度未减,许久过后才渐渐退为余温但并未冷却。
    nbspnbspnbspnbsp  浑身都红斑泥泞不堪,有的已经变为青紫,凌乱的秀发丝线缠绕,仿佛也在回味着刚才的一幕幕场景。
    nbspnbspnbspnbsp  沈寄周轻点了一下胡清清的鼻尖,敏感的肌肤现在触碰一下都会泛红。
    nbspnbspnbspnbsp  “女人,到底怎么样你才能让我安心?和你在一起后,我开始会变得害怕了。我会害怕你突然不喜欢我,突然有一天你会爱上别人,原来这种不安全感男人也会有啊。
    nbspnbspnbspnbsp  我甚至已经感觉到我最近变了,强烈的占有欲充斥着我的内心,你和别人多说一句话我都会嫉妒。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小傻瓜……”
    nbspnbspnbspnbsp  沈寄周突然的改变让胡清清措手不及,他的占有欲越来越可怕了。
    nbspnbspnbspnbsp  第二次醒来已是傍晚时分,身侧无人,胡清清裹着被子在床的周围四处寻找着衣物,衣柜里那些沈寄周往常给她准备的衣物也都不见踪影,只剩下几个性感风的内衣在那挂着。
    nbspnbspnbspnbsp  双腿的酸软让胡清清差点跌倒,好在沈寄周正巧进来,一把护住了被他折腾够呛的女人。
    nbspnbspnbspnbsp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我的乖清清。”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翻了个白眼,她这么不小心是谁造成的原因呢。还好意思问她!
    nbspnbspnbspnbsp  “我的衣服呢沈寄周?你不会学习小说里那些男主角不给我衣服穿,把我困起来吧?”
    nbspnbspnbspnbsp  沈寄周邪魅一笑,拍了拍胡清清的小脑瓜:“怎么会呢!我这不是给你拿衣服来了吗?”
    nbspnbspnbspnbsp  说着从身后拿出了一件粉红色的吊带长裙,看起来还算正常。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刚放下的心,在衣服转过面的那一刻扑腾一下又悬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  只见那衣服正面重要之处都被做了挖空设计,这明显是被人拿剪刀将原本完好的衣服,剪裁成这样的。
    nbspnbspnbspnbsp  那这人能是谁呢,必然是沈寄周这个大变态无疑啊!
    nbspnbspnbspnbsp  “喜欢吗?”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见沈寄周那副流氓的笑容就窝火,咧着嘴笑的如此肆意。
    nbspnbspnbspnbsp  “你说变态吗,这种衣服你让我怎么穿?穿出去被人满大街追着看吗?”
    nbspnbspnbspnbsp  “谁说让你穿出去了?就在家穿给我一个人看。”
    nbspnbspnbspnbsp  苍天呐!胡清清此刻真的好想喊一句,你没事吧大哥?
    nbspnbspnbspnbsp  气的胡清清火冒三丈,急忙说出了情急之下的气话。
    nbspnbspnbspnbsp  “那我干脆直接不穿了好吧?”
    nbspnbspnbspnbsp  沈寄周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说了句:“你如果想的话,也可以。”
    nbspnbspnbspnbsp  作势就要把手里的连衣裙扔掉,胡清清将拦住那双罪恶的手。
    nbspnbspnbspnbsp  心里忍住了一万句脏话,一直默念着人在屋檐下,人在屋檐下胡清清,冷静!
    nbspnbspnbspnbsp  努力的挤出了一个标准式假笑,那牙齿咬的好想要把沈寄周的肉咬一口下来似的。
    nbspnbspnbspnbsp  “我穿!我穿还不行吗!”有的穿总比没有强得多不是吗。
    nbspnbspnbspnbsp  “乖,我去给你饭好补充体力。”
    nbspnbspnbspnbsp  这话里的暗示着实让胡清清又抖了一抖。
    nbspnbspnbspnbsp  换好衣服出来,胡清清大摇大摆的走向了桌上已经摆好的牛排,正等着欣赏风景的沈寄周看到眼前的一幕怀疑胡清清会变魔术了?
    nbspnbspnbspnbsp  不是应该有三个窟窿吗?怎么都不见了?他精心剪裁好的衣服竟然这么一会儿功夫就会恢复原样了吗?
    nbspnbspnbspnbsp  沈寄周不禁上前想要细细查看一番,可他围绕着胡清清转圈的时候,胡清清总是保持着一副正面面对他的样子。
    nbspnbspnbspnbsp  他转一个角度,她也随着转一个角度,他进一步,她也随着进一步,频率默契又相同。
    nbspnbspnbspnbsp  终于沈寄走发现了端倪,双手抑制住她的双肩,使劲一扭,背后的风景真是令人窒息。
    nbspnbspnbspnbsp  这个小丫头竟然把衣服反过来穿了!怪不得前面应该有的破损处都不见了,原来是移到了背后啊。
    nbspnbspnbspnbsp  沈寄周被这个女人给可爱到了,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儿啊!居然这样也行。
    nbspnbspnbspnbsp  沈寄周笑着把娇妻搂在了怀里坐了下来,端起一份手中的牛排便切了起来,一小口一小口的喂着她吃,就连水也是如此。
    nbspnbspnbspnbsp  像个宝宝似的胡清清终于吃饱了,便准备起身却被喂食之人拎住了。
    nbspnbspnbspnbsp  “吃饱了就想跑吗?”
    nbspnbspnbspnbsp  “没,哪能呢!我等你,你吃吧!”
    nbspnbspnbspnbsp  沈寄周坏坏的笑了一下,这一笑让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