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忍,窘迫的她只能跑到一个稍有遮挡的地方解决一下了。
    nbspnbspnbspnbsp  一阵唏嘘……
    nbspnbspnbspnbsp  重要的事妥善的得到了解决,尽管解决的方法有些不尽人意,但胡清清的身心总算是得到了解脱。
    nbspnbspnbspnbsp  她神清气爽的往回走着,再也不是刚才夹着腿走路的那个人了,刚才是谁?她不认识!
    nbspnbspnbspnbsp  不远处帐篷边上的沈寄舟站在那里,手指着一个方向似乎在看什么东西。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好奇的走了过去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转身抓着沈寄舟的衣领焦急的问:“那是什么,沈寄周你千万不要告诉我……那个小房子不是厕所对吧,对不对?”
    nbspnbspnbspnbsp  “是厕所啊。”
    nbspnbspnbspnbsp  沈寄周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虽然他故意的没造房子,但是厕所这种生活必需设施,还是要建造的,毕竟他也是需要解决的不是吗!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大惊失色,眼睛瞪的像铜铃一般……沈寄周这个家伙根本就是故意的啊!
    nbspnbspnbspnbsp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告诉我?”
    nbspnbspnbspnbsp  “你跑的太快,我没来得及告诉你啊!”沈寄舟撇了撇嘴一脸委屈的回答。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火冒三丈,撇下沈寄周自己回到车里坐着,没过一会儿就睡着了。
    nbspnbspnbspnbsp  睁开眼睛发现天已经黑了,沈寄舟去哪了?车外一片漆黑,喊了半天也没见他回应。
    nbspnbspnbspnbsp  沈寄舟不会真的把她丢下自己走了吧!
    nbspnbspnbspnbsp  不会吧?真的这么狗?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第18章 喝多的后果
    nbspnbspnbspnbsp  她正出神咒骂着沈寄周,忽然瞧见不远处似乎闪着那么一点光亮,胡清清小心翼翼的向着唯一的光源走去。
    nbspnbspnbspnbsp  走到目的地她停住了脚步,胡清清的手有些颤抖的捂住了自己的略微张开嘴巴,此刻她的眼里似乎已经含满了感动的泪水。
    nbspnbspnbspnbsp  只见海边一排排的小蜡烛迎风闪烁着,它们排列成了一个大大的爱心,爱心内摆着几个大字“胡清清,我爱你。”
    nbspnbspnbspnbsp  此时沈寄舟已经在身后抱住了怀中的人,他低下头去,喷洒着灼热的鼻息,轻蹭了蹭她的脸,低沉的嗓音似乎还着些期盼感:“喜欢吗?我不知道该怎么追女孩,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这样,都说女人爱浪漫,希望你爱我这个浪漫。”
    nbspnbspnbspnbsp  情场呆手沈寄周可是计划了好久,这个法子还是他综合了网上的攻略和好兄弟的各种建议,抉择了好多天的结果。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娇羞的点了点头,她很喜欢,非常喜欢,特别喜欢!
    nbspnbspnbspnbsp  真的想不到沈寄周还有这么浪漫的一面,他问她喜不喜欢那种试探性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啊。
    nbspnbspnbspnbsp  好像她如果不喜欢他就要哭出来似的,这和他平时霸道的那个啥的时候完全是两个人嘛!
    nbspnbspnbspnbsp  一轮明月在海上缓缓升起,月光下的两人就这么依偎着。过了许久,古清清的肚子有些咕咕叫了,才打破了两人之间的静谧。
    nbspnbspnbspnbsp  沈寄周轻轻的牵起她的手,在准备好的烛光晚餐前坐下,大手一挥将桌上等待已久的惊喜揭开。
    nbspnbspnbspnbsp  他居然还准备了牛排?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忍不住低头品尝了一口,味道好像还不错嘛!
    nbspnbspnbspnbsp  “沈寄周,这是你变的还是做的啊?”
    nbspnbspnbspnbsp  沈寄周剑眉微立:“这叫什么话,当然是你男人我做的啦,我只是平时不泄露而已,我可是五好男人,拥有我是你的福气知道吗胡清清,你千万不要想着抛弃我!”
    nbspnbspnbspnbsp  这确实是他做的,为了给她这个惊喜,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牛儿遭了殃。
    nbspnbspnbspnbsp  不过他也不浪费食物,失败了就拿给好兄弟和李秘书他们吃,稍微有点成色的就拿给员工餐厅师傅加加工,也不知道是那个幸运儿吃到了总裁做的牛排。
    nbspnbspnbspnbsp  李秘书就没那么幸运了,现在听到牛排两个字就反胃。
    nbspnbspnbspnbsp  海风微微的吹动着,有些微醺的胡清清慵懒的半躺在沈寄舟怀中,就这么静静的享受着二人时光。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你知道我从什么时候喜欢你的吗?”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清澈的眼眸不解的望着他摇了摇头。
    nbspnbspnbspnbsp  沈寄舟接着说:“那年你们学校的的校庆晚会,当时我是嘉宾,你还跳了一段开场舞……”
    nbspnbspnbspnbsp  沈寄周自顾自的告白着,丝毫没发现怀里的小人儿开始变得不对劲儿了。
    nbspnbspnbspnbsp  惊悚的一幕出现了!
    nbspnbspnbspnbsp  酒壮怂人胆,上头的胡清清伸出食指挑起沈寄舟的下巴,带着一丝魅惑的说:“那你是被妲己的舞姿征服了吗?纣王!”
    nbspnbspnbspnbsp  被挑逗的沈寄舟不禁感叹酒精的力量,看来她真的是喝醉了,起身想把胡清清抱起。
    nbspnbspnbspnbsp  “乖,咱们回帐篷睡觉好吗?喝多了吹风明天会头疼的。”
    nbspnbspnbspnbsp  “我不要。”说着小手还使劲推了一下沈寄舟,害得他踉跄的后退了两步才站住脚。
    nbspnbspnbspnbsp  小家伙儿怎么今天劲儿这么大!
    nbspnbspnbspnbsp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躁动的小人儿又开始了:“唉,小美人,这么晚了,你为啥一个人在这里啊?”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眼神骤变,边说边搓弄着双手,仿佛连性别都换了一样。
    nbspnbspnbspnbsp  沈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