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在车窗边,晚风拂面就这么淡淡的吹着格外入神。
    nbspnbspnbspnbsp  额间的刺痛将她迅速拉回现实,胡清清捂着自己的额头喊道:“沈寄舟你干嘛!疼!”
    nbspnbspnbspnbsp  这个男人不好好开车居然还伸出罪恶之手来弹她的脑瓜崩。
    nbspnbspnbspnbsp  “你这是想哪个野男人呢这么痴迷?”
    nbspnbspnbspnbsp  “我哪里有想野男人!”沈寄舟他自己算不算野男人呢?
    nbspnbspnbspnbsp  “刚才你在病房对我说的那些话,是不是认真的?”沈寄舟作势清了清喉咙轻咳了两声,想要借此来掩饰自己的略显紧张的语气。
    nbspnbspnbspnbsp  “那个啊那是我当时误会了嘛,我还以为你因为这个病自卑要……事实证明是我想多了嘛。”
    nbspnbspnbspnbsp  “就是说你当时说的那些话全都是真心的对吧,不是为了哄我开心?”
    nbspnbspnbspnbsp  “当然是真心的啊!你的病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且我一搞起事业来就把你晾在一边了,都没有时间好好关心你照顾你。”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仔细地想了想,自己说的那些话确实都是发自内心的啊!
    nbspnbspnbspnbsp  就算真的治不好她也愿意陪着他,男女之事嘛有没有也无所谓啊,当个好姐妹其实也不错。
    nbspnbspnbspnbsp  车子突然被停在了路边,沈寄舟侧过身双手紧紧捏住她的双肩,锐利的双眸带着一丝严肃之意与她对视着:“胡清清,如果抛开游戏世界,此时此刻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做我的女人,老婆,孩子他妈!一辈子都呆在我身边。”
    nbspnbspnbspnbsp  那目光灼灼似乎要把她燃尽一般,似乎还带着一丝祈求和渴望。
    nbspnbspnbspnbsp  她甚至感觉到那双紧紧掮住自己的手掌在微微颤抖着,期待着她的回答,是她的错觉吗?
    nbspnbspnbspnbsp  “沈寄舟,我能不能考虑一下?”
    nbspnbspnbspnbsp  沈寄舟的双手顿时松开她的肩膀,身体顺势向后倾,浓密的眉毛因为怒火而有些微立:“你还考虑什么?我不管,我就当你答应了,反正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看你往哪跑。”
    nbspnbspnbspnbsp  “你都没有追过我,你还好意思说,哪有人谈恋爱是这样的,每天就知道那个那个。”
    nbspnbspnbspnbsp  沈寄舟听完胡清清的回答,开始责怪自己确实没有好好给过胡清清恋爱的感觉,他暗自坚定这次一定要加倍补偿她。
    nbspnbspnbspnbsp  恰逢沈寄舟要帮二叔处理一些事务,于是在两人的友好协商下决定,那不如就趁着这段时间以两人现实中的身份好好谈一场恋爱。
    nbspnbspnbspnbsp  好吧,其实是沈寄舟霸道的决定,因为他想早日拐得娇妻领证,然后光明正大合法的那个啥。
    nbspnbspnbspnbsp  翌日,回归公司正常工作的第一天,胡清清向往常一样的走进公司大楼,身边没有村民的第一天还真有点不习惯呢,环顾四周莫名觉得同事们的眼神仿佛都有些怪异。
    nbspnbspnbspnbsp  “清清!”一个同事一把抓住胡清清准备按电梯的手,另一个同事连忙接力按下了电梯按钮。
    nbspnbspnbspnbsp  “哎呀清清呀!怎么能让你亲自按电梯呢,这按钮上好多灰尘,来赶紧擦一擦。”这个女同事说着从包里掏出了一张湿巾轻轻的蹭了蹭她的指尖。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怔了怔,俯下身子仔细看了看电梯按钮,挺干净的啊!她怎么没看到灰尘呢?
    nbspnbspnbspnbsp  而且这两个同事和她好像并不是很熟悉的样子吧?怎么有一种殷勤的感觉?
    nbspnbspnbspnbsp  砰——的一声巨响
    nbspnbspnbspnbsp  几个花瓣小礼炮刹那间从胡清清头顶上空飘洒下来,紧接着原本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同事们齐刷刷的都从办公桌下钻了出来。
    nbspnbspnbspnbsp  这一场景让刚走进部门准备坐下的胡清清着实被吓了一跳,伴随着雷鸣般的掌声,总监迈着一路小碎步走了出来,紧紧握着她的手情绪略带着些激动的说道:“清清啊,我的好清清你可算是回来了,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这些天啊,没有你这个得力干将,我的天都塌了呢。”
    nbspnbspnbspnbsp  “谢谢总监!谢谢大家!其实真的不用这么麻烦的,真的。”胡清清尴尬的两只小手在胸前飞快的挥动着,这阵仗未免有些太大了吧!
    nbspnbspnbspnbsp  得力干将?确定是说她吗?总监以前可不是这么说她的,她才刚来公司没多久,一直以来都是小透明的状态。
    nbspnbspnbspnbsp  平日里做得最多的事就是帮这个同事干这个,帮那个同事做那个。
    nbspnbspnbspnbsp  反正同事们不想做的嫌麻烦的工作全都丢给她来做,她也从不嫌烦反而通过这些学到了不少东西。
    nbspnbspnbspnbsp  为啥大家突然间都这么热情了?甚至热情的让人有些头皮发麻,胡清清只感到受宠若惊到尴尬。
    nbspnbspnbspnbsp  这一上午,胡清清都在办公桌赋闲,巴掌大的小脸呆呆的盯在电脑前,竟然没有一个同事让她帮忙。
    nbspnbspnbspnbsp  与衣冠禽兽沈寄舟聊天中……
    nbspnbspnbspnbsp  “今天怎么样?还习惯吗?”——来自衣冠禽兽沈寄舟。
    nbspnbspnbspnbsp  “我好像有时差了似的,而且同事们的举动似乎都有点奇怪,但我又说不上来哪不对劲。”
    nbspnbspnbspnbsp  “饿不饿?中午想吃什么?”——来自衣冠禽兽沈寄舟。
    nbspnbspnbspnbsp  “别了吧,中午我们各吃各的吧,被公司人看到就不好了。”
    nbspnbspnbspnbsp  沈寄舟吃瘪,她就那么害怕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吗?
    nbspnbspnbspnbsp  好久没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