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超级无敌冷酷的霸道总裁,因为惧内此时正在被逼着练习贯口。
    nbspnbspnbspnbsp  画面之精彩,怕是他们想也不敢想。
    nbspnbspnbspnbsp  作为总导演的胡清清一下子忙了起来,一边设计布置场地,另一边带着村民们编排节目,忙得不亦乐乎,浑然把沈寄舟忘在脑后。
    nbspnbspnbspnbsp  时间就这么来到了大年三十那天,佑大的室内场馆经过精心设计改造,绚丽的舞美堪比演唱会。
    nbspnbspnbspnbsp  专门为今天搭建的厨房里,一排排大家伙儿刚包好的饺子,只等着下锅儿。
    nbspnbspnbspnbsp  “五、四、三、二、一,开场舞进场,主持人准备。”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边指挥着边催促下面的演员就位,沈寄舟一看这开场舞可有点熟悉啊,这小丫头是把当年校庆她跳的那只舞搬到这里了。
    nbspnbspnbspnbsp  舞蹈,歌舞,甚至还有杂技,大爷大妈获奖的广场舞表演也在其中。
    nbspnbspnbspnbsp  大家伙儿各显本领,一个接一个的节目让大家伙笑不拢嘴,这个春节热闹非凡。
    nbspnbspnbspnbsp  沈寄舟作为万众最期待的节目最后一个登场,只见沈寄舟站在舞台中央,灯光瞬间熄灭,下一秒沈寄舟飞快的脱下外面的长袍。
    nbspnbspnbspnbsp  舞台重新恢复光彩,此时的沈寄舟身着洁白的衬衣,袖口高高挽起,领口的扣子也解开了两颗,似乎还带着 一点野性。他深深的吸了气然后迷人的喉咙发出了颤动。
    nbspnbspnbspnbsp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那年校庆,我见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你虽然有时候笨笨的不怎么聪明,但我就是觉得你可爱。
    nbspnbspnbspnbsp  你虽然有时候爱闹些小脾气,小脑袋瓜里还会打我的歪主意,但我恰恰喜欢你的这些小情趣。慢慢的我发现我好像爱上你了,爱的不可自拔。”
    nbspnbspnbspnbsp  沈寄舟走向舞台一端早已备好的钢琴,缓缓坐下手指抚上钢琴琴键。
    nbspnbspnbspnbsp  “嘿!胡清清,接下来这首歌是送给你的。”一阵欢呼声之下,后台的胡清清被簇拥着推上了舞台。
    nbspnbspnbspnbsp  修长的手指弹奏着黑白的琴键,缓缓的演奏着一首深情的旋律。
    nbspnbspnbspnbsp  《都是你》;
    nbspnbspnbspnbsp  谁,改变了我的世界
    nbspnbspnbspnbsp  没有方向,没有日夜
    nbspnbspnbspnbsp  我,看着天这一刻在想你,是否会对我一样思念,你曾说我们有一个梦,等到那天我们来实现,我望着天在心中默默念,下一秒你出现在眼前,想念的心装满的都是你,我的钢琴弹奏的都是你,我的日记写满的都是你的名,才发现又另一个黎明。
    nbspnbspnbspnbsp  这是我对你爱的累积。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心头忽的有股灼热感,这感觉来的异样强烈,而她确定这感觉是因为沈寄舟而生的。
    nbspnbspnbspnbsp  晚会的重头环节吃饺子来临,大家伙儿开心的一起吃着饺子,胡清清吃到了红枣莲子馅。
    nbspnbspnbspnbsp  “哎呀,这是早生贵子的意思。”听大家意味深长的道出这里面的含义,胡清清一阵脸颊通红。倒是沈寄舟听到这话仿佛来了精神,足足发了好多大红包。
    nbspnbspnbspnbsp  众人散去,胡清清略有些尴尬的不知道怎么面对沈寄舟,通常都是他坏坏的样子,今天经历过这么正经的表白,还真有点不习惯。
    nbspnbspnbspnbsp  “我们散散步吧?”沈寄舟小心翼翼的将胡清清的手揣在口袋里。两人就这么走着,嘴上都没有说话,但心却越来越近。
    nbspnbspnbspnbsp  到了家门口胡清清想要关门被沈寄舟一掌抵住,那视线灼灼让她不敢抬头看,只能低着头任由着火一般的气息越来越近。
    nbspnbspnbspnbsp  “我今晚不走了好不好。”说罢不等回答便俯身一口衔住了她的柔软。
    nbspnbspnbspnbsp  又是一夜旖旎,睡梦中的胡清清感觉写啥也不让写,伸手一抓猛的惊醒了,惊弓之鸟一般的赶紧缩回手。
    nbspnbspnbspnbsp  “天亮了,我们又可以开工了。”说着向胡清清飞了一个wink,便要开始行动。
    nbspnbspnbspnbsp  “等等,你不回公司看看吗?”
    nbspnbspnbspnbsp  “放心我都安排好了,我们的时间还很多很多。”指尖抚过脸颊,挽了一丝她的长发,作势就要开始。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使劲膝盖一顶,沈寄舟表情狰狞的翻倒在地,双手紧紧护住那要命之处。
    nbspnbspnbspnbsp  “你不要紧吧?”
    nbspnbspnbspnbsp  “你说呢?”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见沈寄舟额头冒出了汗珠,直觉大事不妙。于是乎大年初一的清晨,被急忙叫来的大夫打着哈欠目光撇了撇两人:“大年初一就这么激烈啊。”
    nbspnbspnbspnbsp  沈寄舟铁青着脸跟着大夫进了检查室,胡清清在门外听着两人似乎在对话,但说了什么听不清,过了好久才出来。
    nbspnbspnbspnbsp  “大夫,他不要紧吧?”这要是真出了问题,她会愧疚终身的。
    nbspnbspnbspnbsp  “你说呢!很严重。”
    nbspnbspnbspnbsp  “那,那还能好起来吗?”
    nbspnbspnbspnbsp  大夫挑起眉毛看了她一眼说:“能不能好起来,多久能好起来,这个就看你的耐心了。要是不抓紧治疗的话,大事不妙大事不妙啊。”
    nbspnbspnbspnbsp  大夫的话仿佛一盆冷水浇在了胡清清头顶,完了,沈寄舟一定会杀了她的。
    nbspnbspnbspnbsp  “大夫,这意思是能好。还是说以后都好不了了?”
    nbspnbspnbspnbsp  “你要是愿意的话,问题应该不大。”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