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不要,我……”她太天真了,王婶哪里会给她解释的机会呢,没说完就把她堵回去了。
    nbspnbspnbspnbsp  “是不是隔壁村的不想要啊?你们小年轻的怀上不好好珍惜,你不知道二虎她媳妇当初为了生这个孩子看了多少大夫,有多不容易啊……”
    nbspnbspnbspnbsp  王婶噼里啪啦的一顿输出让胡清清明白,她该避避风头了。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看着大屏上那个退出的按钮想了许久,决定趁沈寄舟不在,再试一试。她随意碰了一下,转眼竟真的回到现实了。
    nbspnbspnbspnbsp  既然封印解除了,她索性又回到游戏里,准备把事先存好的白酒都搬到现实卖。没有工人只能自己几瓶几瓶的慢慢搬。
    nbspnbspnbspnbsp  合法经营要先办理证件,幸好现在有一站式服务,短短两个小时就把所有证件都申请完成了。
    nbspnbspnbspnbsp  她这边忙事业,却不知道沈寄舟那边可气疯了。
    nbspnbspnbspnbsp  沈寄舟忙完第一件事就是回去看她,谁知村里花边新闻满天飞,几个头条已经不够劲爆了,最新新闻是清清村村长虽委身富豪却心有所属,为了心中所爱打胎了!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只顾着来回的搬酒,一心搞钱对她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nbspnbspnbspnbsp  恼羞成怒的沈寄舟以为她真的回到现实去打胎了,派人各大医院的找,于是胡清清再次荣登了现实版头条。
    nbspnbspnbspnbsp  “沈氏集团总裁未婚妻胡清清小姐,如果你正在收看我们的节目,请与24小时之内与我们联系,沈总想对你说。”
    nbspnbspnbspnbsp  镜头突然转向沈寄舟:“胡清清,我不许你打掉我们的孩子!”
    nbspnbspnbspnbsp  正在打麻将的胡女士飘了眼电视心里还想着叫胡清清的可真多,压根不知道霸道总裁通缉的带球跑未婚妻就是自己的女儿。
    nbspnbspnbspnbsp  找遍了所有医院都没有,难不成她已经做完手术回到家了?
    nbspnbspnbspnbsp  沈寄舟黑着脸在胡清清家门前咚咚咚的敲门,胡清清来回的搬酒累的头晕眼花的,便出来喝口水休息休息,刚好听到了敲门声。
    nbspnbspnbspnbsp  他终于找到她了!沈寄舟两眼充血的看着胡清清,他要抓狂了。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第7章 两个村长官宣啦
    nbspnbspnbspnbsp  一个跨步上前反手把门一带,顺势把胡清清压在门上,此刻空气似乎都凝固了几秒。
    nbspnbspnbspnbsp  沈寄舟的手掌抚上她平坦的小腹,高挺的鼻子刮蹭着胡清清的鼻尖,喷洒的温度似乎要把她灼烧一般。
    nbspnbspnbspnbsp  良久,才缓缓开口:“为什么要这么做?”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以为是自己偷卖酒被发现了。
    nbspnbspnbspnbsp  “那我以后尽量减少次数行不行。”
    nbspnbspnbspnbsp  “你还想有下次?!”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见沈寄舟眼神逐渐变得可怕,支支吾吾的回答:“不……不能有下次吗?”
    nbspnbspnbspnbsp  她还想着靠这酒发家致富呢!
    nbspnbspnbspnbsp  沈寄舟哑然片刻,眼里交织着气愤焦急甚至带有一丝寒意的光,如刀锋一般。
    nbspnbspnbspnbsp  他不自觉的将指骨握出了声响,胡清清打了个冷颤,顷刻间身体腾空而起被沈寄舟扛起来扔在了沙发上。
    nbspnbspnbspnbsp  钟表指针移动的声音清晰在耳,过了一会儿厕所传来一阵水流声,胡清清擦了擦嘴边的水渍怒目微斜的瞪着沈寄舟,此时的他像个做了错事被家长训斥的孩子,讨好似的拉着胡清清的手臂微微晃动。
    nbspnbspnbspnbsp  “是我不该写,写啥都违规。我不对,别生气了,嗯?”
    nbspnbspnbspnbsp  “你走开!”
    nbspnbspnbspnbsp  “你要不是不要我们的孩子,我能舍得这么对你嘛。”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不敢置信的看着沈寄舟:“孩子?我们什么时候有孩子了?”
    nbspnbspnbspnbsp  “现在应该没有了吧。”沈寄舟的手掌抚上她的肚子,眼色有些黯然。
    nbspnbspnbspnbsp  “从来就没有,你想什么呢!这才多久啊,而且我后来有吃药。”说完有些脸红的转头岔开了沈寄舟的视线。
    nbspnbspnbspnbsp  “可那些村民们说……”他顿了顿忽然明白是他被愤怒冲昏了头,一向理智的他只要碰上胡清清就变得像个偏执的疯子。
    nbspnbspnbspnbsp  “就算真的没有,那你为什么要吃药。”她就这么不想怀上他的孩子吗。
    nbspnbspnbspnbsp  “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吃药,还不是因为你……没那个什么吗。”胡清清说着脑中竟然闪现了一下当时的场景,沈寄舟精实的腹肌……
    nbspnbspnbspnbsp  “以后不许再吃了。”
    nbspnbspnbspnbsp  胡清清眼瞅着把自己压在床上的沈寄舟:“你不是刚……唔……”一切都倾覆在温柔里。
    nbspnbspnbspnbsp  暮色时分,沈寄舟被指挥着搬酒,一旁的胡清清正翘着二郎腿坐着晃动着小脚丫。
    nbspnbspnbspnbsp  “放那边放那边,你动作能不能快一点,太慢了。”
    nbspnbspnbspnbsp  沈寄舟听到这话直起身看着胡清清说:“你刚才可不是让我快一点啊。”还特别把快字突出。
    nbspnbspnbspnbsp  “你变态。”
    nbspnbspnbspnbsp  沈寄舟见她实在羞的不行便不再逗她,只是好奇这小丫头要这么多酒做什么。
    nbspnbspnbspnbsp  “这些酒是用来卖的?”
    nbspnbspnbspnbsp  “对呀,这可是我的专利,我后半辈子能不能走上人生巅峰就靠她了。”说着还用小胳膊握着袖子擦了擦酒瓶。
    nbspnbspnbspnbsp  “何必这么麻烦,我难道养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