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裴安 > 第叁十六章
    赵裴安盘腿坐在沙发上,四周散落着一团团纸巾,手里还拿着一张正在擤鼻涕。
    擤完一扔:“你肯定是被温璟甩了,才说这种话来骗我的!”
    她刚才哭得梨花带雨,整张脸还红扑扑的。
    沉衍酝酿了半天怎么表忠心,被这句话浇出一团火,踢一脚她成堆的纸团:“自己用的纸自己扫干净。”
    赵裴安伸脚够他:“刚刚还说想和我在一起,现在就这个态度。”
    沉衍坐到她的身边,小心翼翼地用手揽她的肩,见她乖乖把头靠过来,心定下来。
    “温璟也要去北京开会,刚好上周回来看我妈,所以一块去医院集合。”
    赵裴安靠在他的肩上:“那她来这干嘛?”
    “徐思远也一起来的,只不过他先走了,不信你问他。”
    说完他亲亲她的额头,又亲亲她的脸颊。
    赵裴安微微仰起头,闭上眼睛,等待他的吻落在她的唇上。
    半晌过去了,她睁开眼,沉衍静静地看着她:“你先跟我解释一下,什么叫总是选她不选你。”
    沉衍坐直身体,扳过她的双肩和她面对面:“我从来没有喜欢过温璟。”
    赵裴安摆明了不信:“你和她上过床吗?”
    “神经病,我又不喜欢她,怎么跟她上床。”
    赵裴安见他回答得坦荡,姑且信一下。
    但她是个执着于细节的人:“那边……边缘性行为?”
    沉衍忍不住白她一眼:“没有,我的清白只被你糟蹋过。”
    “那为什么你说要和她结婚。”
    “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要和她结婚?”
    沉衍想起来:“你说唐小麦生日那天?我听到你说交男朋友了,把我气的。”
    可不是这个点。
    赵裴安伸出一双手掐他的脸,向外一拉,变形了。
    “高二你参加夏令营之前,我听到你妈和你的对话了。”
    赵裴安眼里泛着水光,一眨眼,滚下来一行。
    时至今日,再想起当年那一幕仍觉得心如刀绞。
    赵裴安的眼眶里不断滚落一行行热泪,她无助地抿紧嘴唇:“你妈说你自己说要和温璟结婚的……为了她才学医……你没有反驳……”
    电光石火之间,当年的对话重新出现在沉衍的面前。
    原来如此!
    这个傻子躲在拐角处偷听了他们的对话,脑补了所有的戏码,连个申辩的机会都不曾给他,判下他的死刑。
    沉衍用力拍开她的手,头一回用她的方法回敬她。
    他的手指狠狠地掐在她的脸上,脸上的表情阴云密布:“赵裴安啊赵裴安,你真是人头猪脑,你听到什么你就信什么,这世上有四个字叫缓兵之计,你脑子里装的都是浆糊?”
    赵裴安被掐得疼,用脚踹他:“放屁!你妈说你亲口说和她结婚的!”
    沉衍顺势压过来,把人彻底压制住:“那是我13岁的时候说的,你真要跟我计较这个?”
    赵裴安避开他的视线,所以只是毛头小子对漂亮姐姐的戏言?
    如果是这么儿戏的原因,她岂不是很蠢。
    “可你还是选了学医……”
    沉衍用手指拭去她的眼泪:“无论你信不信,我不爱温璟,我只爱你。”
    赵裴安扑簌簌又是两行热泪:“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
    她陷入心虚愧疚:“你的小腹还疼不疼……”
    沉衍忍住欲念,一把将她拉起来:“周末有会要开吗?”
    “没有。”
    沉衍在手机上搜了搜,晚上九点多的班机还有票。
    “身份证号码发给我,给你订机票。”
    “去哪?”
    “跟我去北京。”
    “你去开会,我跟着去干嘛?”
    沉衍叹气,抽过一张纸巾,对准她两颊未干的泪痕揉了揉。
    “还债。”
    沉衍临时改签,赵裴安听他给徐思远打电话,心里隐隐感到不安。
    “要不你的别改了,你们领导会有想法么。”
    “晚上没什么事,就办个入住。”
    “但你突然带我去,影响不好吧?”
    沉衍看过来:“我又不跟你乱搞男女关系,你担心什么。”
    赵裴安当真:“真不搞?”
    她还是有点想的。
    沉衍见她一脸失落,忍无可忍:“不是乱搞,正经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