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裴安 > Γⓞūsんūωū➋.ⓒⓞм 第叁十五章

Γⓞūsんūωū➋.ⓒⓞм 第叁十五章

    接连两天,沉衍没有找上门,赵裴安几次把车开到他家楼下,几次从包里拿出小熊钥匙扣,最后还是原路返回。
    如果沉衍不找她了,算了就算了。
    他没有来找他,自然也不会把要去北京学习一个月的事告诉她,还是谢淼告诉她才知道的。
    “你不知道吗?徐思远也要一起去,好像是晚上七点的班机。”
    赵裴安佯装不在意:“他又不是我男朋友,当然不用跟我交待。”
    谢淼诧异:“不是做过几次深入交流了嘛。”
    “谁说交流就一定能产生结果的?洒脱点好不好。”
    “好吧,但上次在你家吃饭不还好好的么?”
    赵裴安不想再聊下去,起身:“我要去医院看一个私银客户,你要不一起吧。”
    谢淼微微挑眉:“是我想的那家医院嘛,洒脱的赵经理?”
    赵经理不作声,提包走人。
    她的小熊钥匙派上用场,一拧,一转,门开了。
    “这几本书能借我吗?”χτfΓèè⒈cōм(xtfree1.com)
    是记忆中那个讨人厌的女声,赵裴安拔钥匙的动作一滞。
    又是温璟,讨人厌的温璟。
    温璟正坐在沙发上翻书,看见她也是一愣。
    “看完记得还回来。”
    沉衍从卧室出来,手上拿着几件迭好的衣服,一抬头:“你怎么来了?”
    所以是因为温璟回来了的缘故?
    赵裴安深吸一口气,压下眼底的酸涩,一晃这么多年了,她还是蠢而不自知,稀里糊涂和他又滚到一张床上,稀里糊涂又对他动了真心。
    她以为高嵩能把沉衍介绍给谢淼,他大概率是单身。
    她以为沉衍说的那些话,想必也是想和她重新开始的。
    以为,想必,大概率……
    赵裴安重把胸腔内的浊气呼出来,她好像经历过类似场景的,可惜吃一堑怎么就不能长一智呢。
    温璟打破沉默:“裴安,我们好久不见了。”
    赵裴安把门打得更开:“温璟,你能先出去吗?”
    就算是拿到一样的剧本,她却不是以前的赵裴安。
    温璟疑惑:“为什么?”
    赵裴安克制着:“我有话要和沉衍讲,麻烦你出去一下。”
    沉衍把手里的车钥匙给温璟:“你开我的车,你先去医院吧。”
    温璟起身接过钥匙:“那我去医院等你。”
    沉衍把衣服塞到敞开的行李箱:“找我什么事?”
    赵裴安关上门,连带着多年前的怒气走近他。
    “你站起来。”
    沉衍不明所以,听话地起身。
    赵裴安的双手揽上他的脖子,沉衍愣归愣,下意识去搂她的腰。
    她的右脚轻轻抬起,向后微微蹬,借着一股冲力,和十年前的怨气,膝盖对准他的小腹,蓄足力狠狠一击。
    “渣男!”
    沉衍痛得躬下身子:“你再,再说一遍!”
    “再说十遍都行!”
    赵裴安揍完他,解气不少:“渣男!渣男!渣男!渣……”
    她停下来,突如其来地哽咽:“渣男……渣男!”
    赵裴安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她应该漂亮转身的,但她控制不住自己,越骂越哭得厉害,最后一个“渣男”简直就是哭着嚎出来的。
    哪有她这样的人,不分青红皂白打了他,骂完一句接一句,到头来最委屈的还是她。
    她哭得撕心裂肺,伤心欲绝,沉衍被她痛苦的情绪撕扯着,想问又不知道从何问起。
    赵裴安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哪怕再想想打他哪里呢。
    这么多年过去,她早就不是那个一碰到事情就只会哭鼻子的赵裴安,她有不错的事业,有很好的交际能力,还有很多很多的追求者……
    她遇到麻烦不再需要别人替她解围,甚至于她已经是那个帮别人忙的人……
    她很多次设想过岁月冗长,保不齐会在哪里遇到他,所以她拼命努力,从不敢随便松懈,为的就是要他知道,没有他她一样可以过得很好,甚至更好……
    根本就不需要沉衍充当“救世主”拯救她的糟糕,她靠自己可以做得到。
    可这一刻,她却丧失了理智,丢弃了颜面,在他面前不顾形象地大哭。
    从再见到他的第一面开始,她就努力维持着自己“没有他也很好”的形象,她要证明给他看,她不在乎他,她过得很好很自在,她已经彻底告别了过去那个笨蛋赵裴安。
    都是假的……
    赵裴安对眼下的一切,对这个只会哭的自己感到失望极了,她根本没有变,依然是那个笨蛋赵裴安。
    她忍不住掩面哭泣:“我不想再变回原来的赵裴安了……”
    沉衍伸手欲抱她,被她用力甩开。
    “我是,是没出息……”
    赵裴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可你,你怎么能……一次又一次,这么伤害我……”
    沉衍又无辜又心疼:“把话说清楚好不好,我可以改。”
    赵裴安一把推开他的怀抱,竖起浑身的刺,呵住他:“别碰我!”
    沉衍忽然想起很多年以前,也是这样,什么话也不说清楚,一副恨他入骨的模样。
    赵裴安转身朝门口跑去,沉衍快步上前,一把将她按在怀里。
    好不容易才能再在一起,好不容易才能重新开始,无论如何不能再分开一次。
    沉衍死死抱住她:“你怎么样都行,别再离开我!”
    赵裴安哭肿了双眼,绝望极了:“为什么你总是选她不选我……”
    沉衍多聪明的人:“你以为我和温璟在一起?”
    “你还要骗我!”
    明明像癞皮狗一样缠着她的人是他,怎么温璟一出现,他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差点忘了,他的的确确按照高考志愿做了医生,也的的确确和温璟一起出现在唐小麦的生日会上。
    “猪都没你这么笨!”
    赵裴安气极:“你再说一次!”
    沉衍怒不可遏:“温璟手上戴着戒指你瞎了吗?”
    赵裴安被这一声怒吼吼懵:“她结婚了?跟谁啊?”
    “还用得着问,不是跟我吗?”
    赵裴安急得跳脚:“你他妈好好说话!”
    沉衍彻底败下阵来,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地像只讨不到骨头的大狗:“裴安啊裴安,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