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裴安 > 第叁十四章
    赵裴安请了两天病假,躺着。
    沉衍下了班准时报道,在楼下遇到谢淼。
    “你们已经同居啦?”
    沉衍点点头:“来找裴安,什么事?”
    谢淼指指后边的一个人:“裴安没跟我说你也在,我们买了点东西来火锅,哦,那是向阳。”
    后边瘦高的男人提着两袋塑料袋,夹着一束花,走两步跟上他们:“这位是?”
    “他就是裴安的男朋友啊,亲眼看到总能死心了吧!”
    向阳上下打量一番,男朋友怎么了,不还没结婚嘛!
    沉衍草草看他一眼,在心里冷哼,不自量力。
    叁人一块来到门前,谢淼双手插在口袋里,向阳提着满满两个袋子和一束花:“按门铃啊。”
    谢淼:“按什么,人家有钥匙。”
    沉衍长臂一伸,按下门铃,无中生有:“钥匙落车上了。”
    赵裴安开门,看着眼前一字排开的叁个人愣了愣。
    “你怎么来了?”
    她知道谢淼和向阳要上来吃火锅,没想打沉衍也跟来了。
    谢淼侧首看向沉衍,好似听到“啪”的打脸声。
    向阳一个人拿了这么重的两个袋子,还拿了一束花,赵裴安连忙接过花:“快进来吧。”
    沉衍先进一步,特意换上昨天刚买的拖鞋。
    “不用换鞋了,进来吧。”
    统共两双鞋,给谁换啊。
    赵裴安早在10分钟前桌子椅子都摆好了,圆形的一张桌,叁把椅子,叁副碗筷,沉衍默默地搬了椅子,又默默去厨房找了半天碗。
    谢淼同情地看着找碗的背影,啧啧,还不如她熟悉。
    谢淼自动请缨:“我去洗菜吧。”
    赵裴安还在低头研究她簇新的锅,对此没意见。
    谢淼进了厨房,打开上面的柜门:“她的碗都放这。”
    沉衍接过:“那个向阳,谁啊?”
    “我们同事,刚毕业,裴安算他师傅吧。”
    赵裴安不是第一眼就让人惊艳的明艳美女,但胜在皮肤白,五官耐看,气质清冷,笑起来暖到让人移不开眼,再加上身材的优势,在行里美女如云的礼仪队中也足够出挑。
    “不止向阳,好多男同事都喜欢裴安,长得好看,性格又好”谢淼边洗菜边透露:“除了男同事,追她的客户也很多。”
    沉衍不自觉帮手洗菜。
    “这么多人追,我一直以为她有男朋友,没想到啊没想到……”
    谢淼在水槽里甩甩菜沥水,故意卖关子。
    “没想到什么?”
    “沉衍,你身边有没有跟你差不多质素的朋友啊?”
    沉衍秒懂:“差不多有什么意思,比我好的才行啊。”
    和聪明人讲话就是痛快,不像徐思远那个白痴。
    谢淼把菜放到盘子里:“裴安很重情,她被一个人伤得蛮重的,我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你。”
    “怎么说。”
    谢淼略作沉吟:“那个人的妈妈很不喜欢裴安,最后那个男的也选择了别的女人,好像是这样。”
    沉衍陷入沉默,他从未和她聊起过自己的父母,选择之说更是无从谈起。
    一餐饭下来,沉衍宣誓主权的意图明显。
    赵裴安想着能让向阳死心,也就由着沉衍去了。
    向阳的积极性被打趴,出门的时候完全没了最初的意气风发。
    沉衍揽着她的肩送客,客人才走到拐角处,搭在肩上的手被一掌拍下。
    “你还不走?”
    沉衍语气冷下来:“这会儿走什么,被你的小徒弟看到了,明天又要缠上来。”
    赵裴安不理他,他还要接着找她的不痛快:“还是你在玩欲擒故纵,巴不得人家贴上来。”
    她砸过去一个抱枕:“你乱说什么!”
    沉衍接住又往沙发上随手一扔:“没说什么,坐会儿再走。”
    赵裴安折身便走,为了招待谢淼她们,她特意换了条裙子,这会儿吃饱了饭,要换回舒适的家居服。
    等她换好衣服出来,沙发上不见身影,赵裴安说不上是失落还是旁的什么,打开电视弄点声响出来,不然总觉得空荡荡的。
    电视上播着很早以前的电视剧,她还记得在沉衍家看过半集,没看几分钟就被他按身下了。
    没来由的委屈水汽一样从鼻腔往上钻,浸湿了她的眼眶。
    她的心突然像被撕扯一样难受,沉衍的那句欲擒故纵说的是什么,她不会听不出来。
    她有必要对他玩欲擒故纵么,他沉衍是这么好被擒的么,她的气力都花在不要对他心动上,哪还有多余的用来擒他?
    赵裴安抽出纸巾拭干眼泪,此刻她无比清晰无比悲哀地意识到,那些气力都白花了,沉衍一句话一个转身离开就能让她没出息地掉眼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