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裴安 > 第叁十叁章
    赵裴安由于纵欲过度,整个人状态不佳。次日下班时她脚步虚浮,心神不宁,一个不留意从台阶上滚了下来,谢淼火急火燎地将人送去医院。
    沉衍闻讯而至。
    谢淼转交医生的叮嘱给他:“没什么大碍,休息两天就行了。”
    赵裴安脸颊红肿,手肘处有刮擦,膝盖上一片青紫,看见沉衍没什么好脸色。
    谢淼早就从她脖子上轻轻重重的数枚吻痕看出端倪,送她来医院的路上损了她一路。
    徐思远也下了班,换下白大褂,一身运动服,肩上背个包,双手插裤兜。
    “走了吧,踢球去了。”
    他走近才看到赵裴安:“怎么回事?你被人打了?”
    赵裴安恨恨看向沉衍,要不是他泰迪上身,她至于连台阶都踩不稳么。
    谢淼把人往沉衍怀里一推:“稍微节制一点啊沉医生。”
    徐思远没听懂:“什么意思,沉衍你打的?”
    谢淼算是服了:“徐思远,也一把年纪了,还处男啊?”
    徐思远像猫被踩到尾巴,急得炸了:“叁点水你歧视大龄处男啊!”
    他这一吼,走廊上的人齐齐看过来,其他叁人顿觉颜面无光,默默转过身,背对他。
    徐思远不依不饶:“我那是洁身自好,哪像你们一个两个……”
    谢淼对付他小意思:“所以你阴阳不调只能满球场跑啊,边跑边嗷嗷,以为自己是球王。”
    徐思远“啊”一声,气极。
    “好了好了!”赵裴安阻止这两个人斗嘴:“你们去踢球吧。”
    沉衍手还扶着她:“我不去,嗷不动。”
    太坏了,赵裴安摇摇头:“别理他们。”
    徐思远更气,挨紧赵裴安:“就你还算是个人,我们不跟那两只禽兽玩,我请你吃饭去。”
    赵裴安稍稍拉开与他的距离:“那算了,我宁可做只禽兽。”
    谢淼笑出牙龈:“哈哈哈,徐思远你人缘烂到家了!”
    沉衍把赵裴安送回家,转身就要走。
    忽然想起什么:“把你的钥匙给我。”
    嗯?
    “凭什么,别以为你给了我把破钥匙,我就得还一把给你。”
    沉衍无所谓:“那你先别洗澡,等会给我开门。”
    赵裴安皱眉:“我今天不想做。”
    她就是有那个心也没那个力,再做还了得,活不活了。
    “你放心,”沉衍深深看她一眼:“你今天这个样子,我也硬不起来。”
    “……”
    “我下去买点东西。”
    赵裴安可不觉得他能安什么好心,但还是把钥匙给他了。
    等洗完澡出来,沉衍正在把东西从塑料袋往外拿。
    赵裴安凑近瞄了眼,什么拖鞋,浴巾,剃须刀……基本只有一个特征,都是他用的。
    “要去哪里露营啊?”
    “你今天受伤了,又是因为我,我理应留下来照顾你的。”
    啧啧,说得多么大义凛然。
    赵裴安踢一脚他的袋子:“解释下这几盒避孕套,无聊的时候给我表演吹气球?”
    “不是口香糖吗?”沉衍拿起来看一下:“买错了。”
    他捞出一盒又一盒:“不过你的提议也不错,提高肺活量。”
    这种鬼话都能说得出来!
    赵裴安弯下腰,再掐一把他的脸:“几年不见,你这脸皮厚了不少啊!”
    沉衍抓住她的手指亲一口,心痒痒:“都是花钱买的,什么时候能用了,通知一声。”
    从台阶上滚下来伤到了肋骨,赵裴安一翻身就痛,睡得不怎么踏实。
    沉衍睡得迷迷糊糊间:“疼么?”
    “有点。”
    他旋开床头灯坐起身:“我看看。”
    她已经吃了止痛药,但还是疼,把衣服往上撩起来给他看。
    “肋骨这,还有胸口这。”
    她今天看的是个男医生,有些敏感部位他没有用力按。
    “疼么?”
    沉衍手按在她的胸上,往下按。
    “有点疼。”
    她没穿内衣,睡裙撩高至胸上,在他面前光着两个奶子。
    “这里呢?”
    沉衍手指的薄茧划过她的乳头,赵裴安身子一缩。
    “不疼。”
    她有点羞涩,明明是在给她检查疼不疼,她的乳头却在他手指下立了起来。
    “骨头伤到了,没大碍。”
    沉衍声音带着没睡醒的鼻音,眼里没有丝毫情欲,头发卷在一起乱糟糟的。
    他替她拉下睡裙,又用被子盖住她,在她额头轻轻一吻:“睡吧。”
    赵裴安心头一软,这样的沉衍叫她心动。
    她睡不好,但只要她一动,沉衍便会跟着醒过来。
    如此几次下来,赵裴安信了他的话,他还真是来照顾她的。
    最后一次是她要下床喝水,沉衍知道后便下床倒了水过来,看着她喝。
    赵裴安感到难为情:“谢谢啊。”
    沉衍收了杯子:“记得下次在床上卖力点就行。”
    叁句不离那事,赵裴安渐渐习惯了这样的沉衍,她和他真正相处不过几个月,确实来不及看到他这么骚气的一面。
    骚点也不是不行,如果只对她的话。
    赵裴安伏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渐渐有了睡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