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裴安 > 第叁十一章
    怎么也没想到沉衍会把车开到这,周围的景观已经大变样,唯一能清楚辨认的是隔壁的市图书馆,字样应该是翻新过,比记忆中要鲜亮些。
    赵裴安深吸一口气:“你就在这下吧,我开回去。”
    “不上去喝杯茶吗?”
    赵裴安解开安全带要下车:“不了,我明天还有早会要开。”
    沉衍先一步落了锁:“为什么撒谎说加班。”
    “没有骗你啊,”赵裴安搬出酝酿好的措辞:“本来约的客户放我鸽子了。”
    赵裴安看着外面的建筑物,浑身难受:“我明天真的有早会,不信你看我微信群里的通知。”
    沉衍看也不看:“发生的事情就是发生了,装没发生可不行。”
    “……”
    沉衍继续跟她讲道理:“我觉得你需要给我个交待,我清清白白做人惯了,心里过不去这一关。”
    赵裴安默默抓狂,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沉衍拉拉她的手:“这样吧,我给你几天时间。但人这一辈子,该负的责任还是得负。”
    赵裴安自知说不过他:“那,我再想,想想。”
    沉衍静静看着她,忽然俯身凑过去,在她唇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裴安。”
    她忽然被偷袭,脑子还有些转不过来:“什,什么?”
    身体语言比她嘴里的话要诚实,他亲过去的时候,她没有躲。
    沉衍替她解开安全带:“我也很久没来了,你陪我上去看看吧。”
    “就只是看看?”
    这可是他们昔日的炮房,赵裴安怎么也不信他只是想看看。
    “你放心,”沉衍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患者要是不同意,医生可动不了手术。”
    “……”
    赵裴安一进门,沉衍就扔给她一把钥匙:“拿着。”
    她哪敢要,急忙塞回去:“不合适,不合适。”
    这钥匙上还缠着她的小熊钥匙扣,往事像潮水一般,在她的心上边涌边撞击着。
    “你别多想,我马上要换锁了,这熊给你留个纪念。”
    不要的东西给她做什么,她是废品收容所吗。
    赵裴安没好气:“都看过了,不好看,下去了。”
    房子内的陈设基本没怎么变,家具颇有年代感,这屋子怕是好些年没住人了。
    沉衍摸摸下巴,自言自语:“我们的第一次就是在这里。”
    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赵裴安忍住不捶他,但忍不住要骂他。
    “你无聊不无聊,精虫上脑了?把我骗上来就是听你讲这个?”
    “你想的话,欢迎你上个床再走。”
    赵裴安被他没皮没脸的话噎住,又看不惯他占上风。
    “求我啊,哭着求。”
    沉衍走近她,鼻尖距离她的不到一公分“昨天求的人可不是我。”
    赵裴安脸一烫,想起昨天她是怎么扭着腰求他进来……
    又想起那一阵高过一阵的酥麻感,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她挺直背,眼神盯着他薄薄的嘴唇:“昨天我喝醉了,才被你占了便宜。”
    沉衍的鼻尖已经碰上她的,嘴唇贴过来:“那今天呢,还有没有便宜占……”
    他的吻印在她的嘴角,赵裴安顿时觉得自己整个人烧起来,浑身滚烫。
    她痛恨自己这幅身子不争气,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面对沉衍早早瘫软下来。
    “你想,想得倒挺好。”
    沉衍搂住她的细腰,手掌探入她的裤腰,揉着她的臀部下滑:“我不光想的好,做起来更厉害。”
    不知道是被他的骚话搅得,还是被他的手揉的,赵裴安更觉难耐,嘴上还是逞强:“没觉得啊……”
    她的尾音又娇又媚。沉衍的手指滑到两腿中心,挑开布料,竖着手掌在细缝上来回刮,手心很快蓄了一滩水。
    赵裴安死死咬着嘴唇,强忍着不要喊出来。
    沉衍这会儿却抽出手:“既然你没觉得,那我也不好意思再继续了。”
    王八蛋!
    被他揉过的地方一跳一跳还在收缩,这种人也有的?
    “沉衍!”
    赵裴安被欲望憋红了眼眶:“你不是人!”
    沉衍低头亲她一下:“昨天怎么求来着,再求一次”
    赵裴安的理智被欲望之火烧成片,她亲亲他的嘴唇,勉强撑住:“不求……有几把了不起啊……”
    沉衍的手覆上她的绵软,用力捻胸上的红点:“我的几把现在想插你,你表个态。”
    赵裴安伸出舌头上下舔他的喉结:“憋坏了可不行,你要是不举了,我也罪过的。”
    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沉衍一把扯下她的裙子和丝袜,把人按在桌上,手一摸,内裤湿得能拧出水来。
    沉衍同样忍得辛苦,抓着她的手往自己的裤裆按:“自己掏出来。”
    赵裴安急忙撑起身,拉开他的拉链,一根又长又粗的肉棒弹出来打在她的手上。
    “沉衍你也太能忍了……”她的手指握着套弄两下:“你一进门就想操我了吧……”
    沉衍扒了她的内裤,在她面前晃一晃:“这布料挺吸水啊。”
    赵裴安一把扯过证据:“我体质好行不行!”
    沉衍的粗硬在她的细缝上来回操弄,他控制得好,只顶进去一个头,在入口处浅浅挺动,就是不给个痛快。
    赵裴安的指甲死死抠着手心,太贱了,这个时候还这样真是太贱了。
    她夹紧箍在他腰上的腿,装作害怕掉下来的样子抬着屁股贴紧他,狭窄紧致的甬道分泌了充足的爱液,她抬抬屁股,沉衍的粗硬滑进去几分。
    沉衍索性直起身抱起她,边朝卧室走边动两下:“吩咐一声就行了,做个爱别伤了你的脑细胞。”
    太过分了!
    赵裴安啊呜一声,咬上他的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