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裴安 > 第叁十章
    赵裴安随便找了个由头推了沉衍约的晚饭。
    掀开帘子,徐思远和谢淼正端坐着点菜,见她来了,冲她招个手。
    她找谢淼蹭饭,没想到是谢淼和徐思远的局,这两人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谢淼:“你停车的时候看到沉衍没?”
    赵裴安差点喷对面一脸水:“他也要来?”
    徐思远:“说是快到了,怎么这么慢。”
    赵裴安的心头开始打鼓,她明明跟人说要加班,怎么一回头在这撞上了。
    谢淼把菜单递过来:“不管了,我们先点菜。”
    帘子又一掀,沉衍到了。
    徐思远幽怨:“你再来晚点,我们就要饿死在这了。”
    他自然而然坐到赵裴安身旁。
    “她怎么了?”
    赵裴安胸腔剧烈起伏,小脸涨成猪肝色,咳得嗓子眼都要钻出火来。饶是如此,仍执着向谢淼使劲摆手。
    谢淼发善心:“吃东西进气管了。”
    徐思远铁石心肠得多,把手一摊:“给我50块,我告诉你为什么。”
    沉衍掏出手机:“给你转100。”
    没出息的男人,谢淼暗暗嫌弃,一点眼力见也没有,好歹让沉衍多加个零。
    徐思远收得痛快,答得更痛快。
    “人谢淼说了,让裴安赶紧找个男人!”
    说到这,徐思远猥琐一笑:“说是年纪大了叫床容易卡痰哈哈哈!”
    赵裴安缓过劲,以右手掩面,头发挡住半边脸颊。
    沉衍看过来,只当她是害羞,眼底带着丝丝笑意,在桌底下伸手握她住随意搭在腿上的左手,用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手心。
    徐思远还在兴头上:“结果你猜裴安怎么说,比卡痰更烦恼的事是什么你知道么?”
    “咳,”谢淼干咳一声,用手推推这个傻子,半点分寸没有,后半句也能讲的么。
    徐思远毫不在意,回忆起赵裴安原原本本的话:“这要走肾的遇上走心的,比连卡十次还烦,说完就这样了。”
    沉衍扭头看她,原来是报应,怎么不咳得再厉害点。
    赵裴安把头埋得更深,她分明感到沉衍握着她的手一紧,而后松开了。
    她不知道用什么样的面目去面对他,不管怎么说,人家昨天在床上伺候她那么多次,事情又是她先挑起的。
    沉衍的声音透过耳膜,落在她心上的时候趔趄了一下,撞得她又麻又痛:“你真这么说。”
    赵裴安握紧被他握过的手,她不敢看他,却又逼迫自己看向他。
    与其说是质问,倒不如说是伤心……
    沉衍会伤心?长得完全不像会伤心的样子。
    赵裴安再看一次,真是见了鬼了,不就是昨天晚上搞了几次么,至于这么看着她……
    最后还是犯了怂:“我说着玩的。”
    谢淼看出不对劲,低头给赵裴安发微信:“你俩昨天做过了。”
    赵裴安瞄一眼,不打算否认,打字回应:“做做更健康。”
    谢淼的眼神在两人之间转悠,继续:“沉医生的手术刀怎么样,好用吗?”
    赵裴安低咳一声,掩饰自己的表情,快速打字:“仪器先进,技术过硬。”
    谢淼用一个羡慕的表情结束来了这个话题。
    一餐饭在嘻嘻哈哈中度过,赵裴安看眼时间:“我走江南路,谢淼我带你一程?”
    她急于拖一个人上车,免得又剩下她和沉衍,她都不知道万一沉衍又要睡她,她是从还是不从好。
    她一早给谢淼发了微信,要她假意答应坐自己的车,完全不知道谢淼已经把方才的对话截图发给沉衍。
    沉衍识做,转了个大红包给她。
    谢淼拿人手短,当即叛变:“我和徐思远都开车来了啊,沉医生,你呢?”
    “没有。”
    赵裴安反应够快:“那你刚还问我停车的时候看没看到他?”
    谢淼被问住,沉衍补上逻辑漏洞:“所以你才没看到我,我打车来的。”
    谢淼:“对对对,那要不谁送下?”
    沉衍睁眼说瞎话:“不用麻烦了,我和裴安顺路。”
    这两人一来二去顺溜极了,赵裴安笑容牵强:“我都不知道你住哪儿……”
    沉衍把手一摊:“车钥匙给我,我来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