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裴安 > Γⓞūsんūωū➋.ⓒⓞм 第二十九章

Γⓞūsんūωū➋.ⓒⓞм 第二十九章

    沉衍的吻既强势又霸道,赵裴安被抵在墙上,一边的肩膀被他按着,她的手脚本就使不上太大力气,这会儿推一推他,反倒像是欲拒还迎。
    沉衍的口腔湿热,舌尖柔韧湿滑,他用舌头灵活地撬开她的齿关,用力扫进来,赵裴安除了懵还是懵,酒精令她反应迟钝,她的舌尖躲不过缠弄,唯有仰面任他又吸又吮,直亲得她骨头缝里发痒。
    早在多年前,赵裴安就领教过沉衍的吻技,唇舌交缠间,本就发软的手脚更加无力,赵裴安下意识揽上他的脖子。
    沉衍一愣,从她的嘴唇上微微分开,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火,含着她的嘴唇又亲又咬,以为她是不情愿的。
    赵裴安嘴上的口红被亲得糊成一团,沉衍冷静下来,用手指在她嘴边拭了拭。
    “你喝醉了。”
    话虽这么说,手指仍细细摩梭着她的脸颊。
    “嗯……”
    也许事酒精催化了她的情欲,也许是沉衍了得的吻技成功地挑逗了她的身体,也许是过往和他在床上的经历叫人印象深刻。
    赵裴安发出哼唧声:“沉衍……我湿了。”
    沉衍眸色一深,手在她的腰际处下滑,手指往裙底探去。
    声音带着被情欲灼热的沙哑:“我看看。”
    他的手指才刚触到那里动了动,她便打了个激灵,入口处收缩着夹住他的手指。χτfΓèè⒈cōм(xtfree1.com)
    沉衍的气息逐渐变得不稳:“多久没做了?”
    “很久了。”
    准确的说法是,她只在很多年前和他做过。
    赵裴安难耐得扭动柔软的腰肢:“沉衍,你听说过一件事么?”
    “什么?”
    沉衍的手指退出来给她看,指头上泛着湿亮的水光,透明的体液黏在两根手指尖。
    赵裴安不满足:“情侣分手了再见面,很容易又搞到床上去。”
    她给足暗示,沉衍的悟性却不足够高:“听着做人都有点问题。”
    赵裴安咬紧唇,难受极了。
    发出控诉:“你先亲我的……”
    沉衍再低头,亲下去,赵裴安张嘴迎接这个吻,上半身紧紧贴着他的胸口。
    沉衍不再浪费时间逗她,拉开裤链,掏出自己昂扬的欲望,一点点对准她的穴口。
    “啊……”
    他才挤进去头部,赵裴安白嫩的手指从他的领口伸进去,学着他以前对她那样,在他的胸口掐了又掐。
    赵裴安的视线投向门口的穿衣镜,画面淫靡,她的后背被顶在墙上,一条腿被沉衍的手抬起盘在他的腰上,一条腿虚站着,胸前的扣子都松了,她的一对软玉随着他的动作一颠一颠。
    从镜子里面看,沉衍还穿戴整齐,她却袒胸露乳,裙子堆在腰间,大张着腿任他操弄。
    怎么看都是他在干她。
    赵裴安伸手去扒他的上衣,扒干净,在他的喉结上舔了舔:“裤子……裤子脱了……”
    沉衍放慢节奏,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镜子里的画面过于香艳。
    “你要看着镜子做?”
    “嗯……”
    沉衍索性把人抱到玄关处,对准镜子展露两人的相交的部位。
    “啊……”
    沉衍赶紧吻上她的嘴唇:“小点声。”
    赵裴安反应过来,小声:“好舒服啊沉衍……”
    沉衍用力抓着她的胸,有些话想问却问不出口。
    和他分开的日子里,她也和别的男人这么亲密过吗。
    沉衍的动作渐渐变得粗暴起来,赵裴安承受不住:“慢,慢点……”
    他们的身体是那么地契合,赵裴安很快有了灭顶的快感。
    高潮过后,她软下身子,趴在沉衍的肩头:“去床上……”
    赵裴安赶在闹钟响前及时醒了过来。
    她清晰地记得昨夜发生的事情,记得沉衍在门口的问题,更清晰地记得自己是怎么先说出那句挑逗性十足的话的。
    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耳里,这句话都等同于求欢。
    酒后乱性!酒后真的会乱性!
    赵裴安小心翼翼地看眼身旁熟睡的男人,掀开被子轻手轻脚地起身。
    醉意早就褪去,脑子仍旧一片混乱,她在沉衍面前言辞凿凿地划清了二者的界限,转眼就把人睡了。
    赵裴安忍不住在心中暗骂离谱,苦于如何收场。
    “醒了?”
    赵裴安脚尖才刚触碰到地面,心下一惊,背后已经有一只手将她圈住。
    “我去洗个澡。”
    她拍拍他的手臂,示意他松开,下身一片泥泞,提醒她是如何在欢愉和疲惫之间反复横跳了一个晚上。
    赵裴安打开淋浴花洒,旋至最大,仰面感受着水压带来的微微刺痛感,紧绷的神经瞬间得到松弛。
    她没有刻意锁门,尽管她一点也不希望沉衍这个时候进来。
    身体得到餍足以后,她似乎更希望两人能保持距离,如果沉衍因此而嘲讽她,赵裴安毫不怀疑自己会痛快承认。
    赵裴安洗了有一个世纪那般漫长,用吹风机吹干脑袋上每一缕发丝,推开门,床上摊着卷得乱七八糟的被子,原本散落在地上的衣物也被人捡起来挂在椅背上,没有沉衍的。
    “呼……”
    这一刻她是那么地如释重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