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裴安 > 第二十八章
    喝到散场,谢淼作为唯一滴酒不沾的人,晃晃手里的车钥匙。
    “怎么说?我挨个送还是你们叫代驾?”
    徐思远半点不跟她客气,报出一串地址。
    “哎,我说你这人,能不能怕个生啊!”
    赵裴安用力按太阳穴,勉强保持清醒:“我离这没几步路,我走回去就行。”
    谢淼知道她那点酒量:“这么厉害的?”
    赵裴安九十度鞠躬:“谢谢表扬。”
    谢淼扶额,转向沉衍:“她住白杨小区11幢803,麻烦你送一下。”
    沉衍点头,他记得清清楚楚,赵裴安满打满喝足八杯,明明说狠话的是她,到头来喝得醉醺醺的还是她。
    赵裴安原地转了个圈:“我住哪来着?”
    沉衍牵起她的手,满脸无奈:“走了。”
    沉衍看看门上的门牌号803,从赵裴安的包里翻出钥匙。
    “咔哒”一声,门开了。
    她的手还乖乖任他牵着,沉衍松开手:“进去吧。”
    赵裴安往里走一步,回过头眯着眼看了一会儿:“你是……沉衍?”
    “是我。”
    “是我那个王八蛋前男友?”
    “……“
    赵裴安醉得糊涂,一把掐上他的脸:“你个王八蛋,越来越帅了还。”
    沉衍脸上一痛,醉就醉吧,力气还大。
    赵裴安收回手,把头轻轻靠在门框上,委委屈屈:“你不是说不想再见到我吗。”
    她的双眼带着水汽,眨两下眼睛,水汽更重:“你不知道,我好伤心的……”
    沉衍正准备把钥匙塞回去,闻言一顿,眼底缠绕着各种情绪:“那好,你现在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他问得忐忑,赵裴安眯眼看他,忽然干呕一声:“呕……你……你嗦什么……”
    沉衍莫名紧张,再问一次:“我再问你一次,你还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说他不甘也好,说他念旧也罢,他只知道重遇赵裴安以后,他舍不得错过任何一次再见到她的机会。
    那天的爬山是这样,今天讲座还是这样。
    “赵裴安,我最后再问……”
    耳边又一次传来“咔哒”声,她把门关了。
    赵裴安晃了两步就着沙发扶手躺下,头晕乎乎的,双脚使不上力气,她不该喝这么多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一杯接一杯,喝得完全停不下来。
    她又眯了一会儿,沙发垫硬邦邦的,硌得她脸疼,到底是不如床舒服,她一手撑着靠垫借力,挣扎着起身。
    恼人的门铃声还在继续,持续了有一会儿了。
    她和左邻右舍关系尚可,不知道是哪家的访客这么不识相,按个门铃这么不依不饶扰人休息,难道不知道打电话么。
    突然手边的手机震了震,赵裴安定睛一看,屏幕上跳出“沉衍”二字,再细一听,这扰民的访客竟然是她家的!
    沉衍在门口愈发焦急,他是个医生,竟然忘了醉酒的人万一在熟睡中呕吐,万一赵裴安被她的呕吐物给噎死了……
    “赵裴安!”
    “裴安!”
    沉衍在门口心焦难耐,按门铃不开,打电话不接,万一中的万一……
    “鬼叫什么!”
    赵裴安被叫得更加头痛,气呼呼打开门:“好吵啊你!”
    沉衍经历了强烈的心慌不安,见她安然无恙,面色仍微微发白。
    “怎么这么晚开门?”
    赵裴安时而清醒时而不清醒:“你来干什么?”
    全然忘了他送她回家那一茬儿。
    沉衍悬着的心放下,继而涌上一阵无名火。
    他在门口担心得像失智了一般大吼大叫,她倒好,不识好歹,反过来还嫌弃他吵。
    对面的邻居开门探出脑袋张望。
    沉衍拉着赵裴安进门。
    他松松领口,无法解释自己的理智为何会在一瞬间被一个简单的假设肆意摆布,他的心慌,他的恐惧,和再见到她站在面前的欣喜,和面对她不领情的愤懑和憋屈,以及,听到她轻描淡写地说“到后面不喜欢了”……
    写情书想要在一起的人是她,好端端谈到一半一定要分开的也是她,许下承诺的是她,毁掉承诺说不喜欢了的还是她,这中间这么多事,怎么全叫她一个人说了算了?
    顷刻间所有迸发的情绪如山崩海啸,而在这一层又一层的掩盖下,压着一个沉衍不愿正视的事实。
    他早该意识到的,从他拒绝留京选择回宁城工作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期盼着能再见到她。
    宁城自是比不上北京,但胜在一点,这里有裴安在,她在便赢过了所有理性的考量。
    原来四季更迭,岁月往复,他不曾忘记她,他始终爱着她。
    见他不吭声,赵裴安火上加火:“你到底来干嘛!”
    各种情绪交织着在他体内横冲直撞找不到出口,沉衍气极:“我来向你讨个说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