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裴安 > ⓡⓞūsんūωū➋.ⓒⓞм 第二十叁章

ⓡⓞūsんūωū➋.ⓒⓞм 第二十叁章

    那天晚上赵裴安没有承沉衍的情,第二天赶了个早跑去医院报到。
    她烧得晕晕乎乎,东西掉了也不知道。
    沉衍捡起她的医保卡,快步跟过去。
    “赵裴安。”
    “怎么又是你?”
    “我也奇怪,怎么总是你。”
    赵裴安没力气和他抬杠。
    她问得不耐烦,半点不识好人心。
    沉衍把手一摊,手心躺着她的医保卡,正面朝上:“你的卡掉了。”
    赵裴安一把抽过:“我发烧了,所以语气有点冲。”
    沉衍挑眉看他:“因果关系真是顺畅极了。”
    赵裴安自认是明白事理的:“谢过好人。”
    虽然不怎么情愿,但比刚才懂事多了。
    嘴上不饶她:“昨天不还把我当坏人么,还真是阴晴不定。”
    十月的天,赵裴安缩在羽绒服里,病得发怂:“因为你今天长得比昨天善良点。”χτfΓèè⒈cōм(xtfree1.com)
    又不想推翻自己昨天的话,把大拇指指尖和食指指尖贴一块,一比:“一点点。”
    她确实是一脸病容,头发也乱糟糟的,刘海遮住额头,只露出一双眼睛,和昨天看到的都市丽人的形象判若两人。
    沉衍环顾四周:“你一个人?”
    赵裴安学他装模做样看看四周,认真回答:“你瞎了吧,我可带了有一排人。”
    离上班还有半小时,沉衍劝自己,他索性把这声“好人”坐坐实。
    “39度,沉医生你女朋友啊?”
    量体温的护士认得沉衍,小手捏着体温计巴巴望着他。
    搞什么?忙正事呢!
    眼看着她就要烧成白痴了,这两人没有半点紧迫感的?
    沉衍正要否认,赵裴安先一步把他挤到一旁:“我是他表妹,美女妹妹我的号能不能加急啊?”
    这话一出口,小护士对她的态度瞬间好了很多:“您稍微坐一会儿吧,马上到您了。”
    沉衍安顿好她,想起什么:“加个微信。”
    也对,她在这医院孤零零人生地不熟的,赵裴安扫好码,看看一脸诧异的小护士,解释:“昨天刚相认的,远方表哥。”
    沉衍懒得拆穿她:“我上班去了。“
    赵裴安乖巧道别:“再见表哥,表哥工作要紧。”
    约莫一个小时以后,沉衍的手机震了震。
    他打开微信,收到来自输液区的一张照片,白皙的手背上插着静脉输液针,手底下有一个鼓鼓的毛茸茸的电热水袋。
    图片配文:谢谢表哥。
    沉衍退出微信,谎话张口就来,谁要有她这么个表妹。
    沉衍看完最后一个病人,准备去食堂吃饭,忽而想起收到的那句谢谢,顺道拐个弯去输液区看一眼。
    赵裴安正在还热水袋,背对着门口,还是小姑娘先看到沉衍。
    “沉医生,接你妹妹去吃饭啊。”
    赵裴安早上什么都没吃,胃里空落落的,能现成吃点是最好不过。
    这提议这么好,不能给沉衍留下任何拒绝的空间。
    “我们去吃饭,要一起吗?”
    瞎子都看得出来,小姑娘对这位冷漠的沉医生,怕是早就芳心暗许了。
    小姑娘脸上快速升起两朵红霞,解释得磕磕巴巴:“不了,我约好人了,那个,是我一个同学,很久没见,所以,那个……”
    沉衍侧身静静看向赵裴安,眼神又变得不怎么良善。
    赵裴安毫不惧怕:“那下次吧,有机会让沉医生请你去外面吃哈。沉医生看着人不怎么样,实际上还算和气的。”
    日行一善,今日指标达成。
    小护士快速答应:“好啊!”
    赵裴安:“嗯!”
    沉衍没好气地瞪她一眼,她这声“嗯”回得那叫一个荡气回肠。
    在食堂遇到很多同事,看向沉衍和赵裴安的眼神带着几分探究几分暧昧。
    赵裴安发出疑问:“你看上去很喜欢我吗?”
    “你说什么?”
    再问一次就显得用心可疑了。
    “啊?”
    赵裴安决定专心挑菜,随口一啊,意图打发他。
    沉衍是个执着的人:“你刚刚说什么?”
    赵裴安对食堂大妈指指盘子里的叁杯鸡:“我没说话啊,你刚刚是不是幻听了。”
    很快有人把疑惑的表达方式从眼神升级为语言。
    “沉医生,带女朋友来吃饭啊?”
    “这位是赵裴安,”说完他看一眼赵裴安:“这是我们科的赵主任。”
    “主任好。”赵裴安露出乖巧的笑容。
    “你好,”主任对赵裴安点点头,走到沉衍身侧,压低嗓音:“这姑娘看着不错。”说完笑眯眯走远了。
    赵裴安一字不漏听进耳朵,摇摇头。
    他俩合不合适,还有谁能比她更清楚。
    “你的同事都有点那个啊。”
    “哪个?”
    赵裴安不理他,偏要在他心里种下疑问的种子。
    这家医院做的叁杯鸡还挺好吃,赵裴安用筷子夹起一块,开启手动剔鸡皮模式。
    在他面前,一会儿吃鸡皮,一会儿不吃鸡皮,赵裴安知道沉衍很有可能没好话,索性抢在他前面:“我阴晴不定嘛,你说的。”
    往年赵裴安总以“不能浪费粮食”为由,把不爱吃的东西往他碗里扔,什么鸡皮,胡萝卜,洋葱,他都没少吃。
    他也不厚道,有时候会故意在吃了洋葱后把人拉进怀里亲一通,亲完再笑眯眯看她跳脚。
    赵裴安一开始会气得鼓起腮帮子骂他人间渣滓,最后总被他按着亲到老实,慢慢的,这也成为两人之间玩闹的情趣。
    想到这,沉衍抬头,原想问她什么,动动嘴皮作罢。
    正吃着饭,又有一个人过来了解情况。
    赵裴安被当成观赏性动物当得有点烦,抬头看一眼,这回来人的年纪轻得多,顶着张人畜无害的娃娃脸,要不是穿着白大褂,光看脸还以为是个高中生。
    长得像高中生,约等于可以欺负。
    “坏人!你什么时候背着我交的女朋友!”
    沉衍拍开他的手:“吃你的饭去。”
    对方讨了个没趣,转向赵裴安:“姑娘好,我是徐思远,怎么称呼?”
    若是换作旁人,她还要展开丰富的联想,但对象是沉衍,她可太清楚了,沉衍可不搞基。
    “赵裴安,沉医生的病人。”
    她强调了“病人”这一身份,徐思远才不吃这套:“角色扮演?”
    “噗,”赵裴安差点喷他满脸,这真不是故意,她脑子里东西比较多,又有着丰富的联想能力,一听到这四个字,快速对应到沉衍挥着小皮鞭的模样。
    “不好意思。”
    徐思远用手抹去脸上的饭黏子:“你这打招呼的方式也蛮特别的,跟我们沉医生的品味很好地契合起来了,是吧,沉医生?”
    “不用管他,他有点……那个。”
    一时想不到什么贴切的形容词,借用了赵裴安的话。
    “那个是哪个啊?”
    徐思远看看赵裴安再看看沉衍。
    多么纯真的高中生。
    赵裴安大概看出这位的性子,越说越要问,干脆对他摆出“嘘”的动作:“秘密。”
    敷衍之心,大大的有。
    徐思远看过来,沉衍同样是一本正经:“大人的事情,小朋友少过问。”
    啊,多么浓郁的酸臭味!
    徐思远按住额头,开启积极的自我反省之路:“到这一步我才幡然醒悟,认识你就是个错误。”
    赵裴安摇摇头,埋头吃自己的饭,这家医院的医生都不太正常,医院怕是要倒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