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裴安 > 第十七章
    唐小麦十八岁的生日会恰好是过年前几天,散落在天南地北的同学们都放寒假回来,电话一打,大家都响应得很积极。
    基本上都成年了,但对成年人的作派仍模仿得不够娴熟,寒暄中多带着几分做作。
    赵裴安听一个同学吹嘘自己怎么破格坐上大学外联部部长的交椅,厌烦至极。
    她讨厌这些变化,从一个符号被驯化成另一个符号。
    “你能不能来得再迟一点。”
    唐小麦身上是浅色的刺绣网纱公主裙,一头飘逸的黑发齐腰,更衬得面如桃色肤如雪,每走一步,发尾随着裙摆在空中荡漾起来。
    “哇!”赵裴安捂嘴惊叹:“仙女啊!”
    “装屁啊你!”仙女张口就骂:“瞎站着干什么,帮我一起招呼。”
    赵裴安快速瞟了一眼,光她们班就来了不下十号人,更多的是没见过的,打扮更成熟些。
    “还有谁没来啊,这么不识相。”
    “我男神啊。”唐小麦伸长脖子,人怎么还没到。
    赵裴安从来没听过这茬,笑容渐渐猥琐:“穿成这样,果然是为了男人,出息了啊唐小麦……”
    “想多了,我有自知之明。”
    唐小麦声音突然降了好几个调:“喏,女朋友也一块来了。”
    赵裴安转过身,就像是谁把她的心生拉硬拽从胸口扯出来了,又不负责任地丢弃到一旁。
    一年多不见,沉衍比以前还要出挑得多,印象中的他好似总穿着白衬衫,要不就是高中学校的制服,总带着一丝书卷气。
    此刻的沉衍多出几分洒脱,他的头发比之前稍微长些,自带微卷的纹理感,浅色的衬衣袖子闲散地卷了起来,搭配卡其色的工装裤,简单清爽的搭配,却没有了以往克制的学生气,反而增加了一丝距离感。
    他身边的温璟倒没有怎么变,依然像一朵生长在深谷中挺拔而清雅的兰花,有别于“兰生幽谷无人识”,这朵兰花正倚在心上人的身边粲然绽放。
    “唉,”唐小麦叹气:“比不过,确实是比不过啊。”
    赵裴安的眼前快速出现一个画面,那是一年前他们剧烈争吵,互相撂下狠话,沉衍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说,“赵裴安,你以为你是什么。”
    在那个当下,她不知道怎么回击,只有默默转身离开。
    可那以后,无论是白日里清醒的她,还是午夜梦回意识朦胧的她,除了不可遏制的心痛,她依然没有想到任何可以回击的话。
    她是什么,她算是什么,这难道不该由他告诉她么。
    时间把伤痕拉长,最后一定会淡去吧。
    如果这一刻还觉得痛,那一定是时间还不够久啊。
    “谢谢你们过来!”
    “生日快乐。”
    唐小麦上前几步表示欢迎,她欢欢喜喜地接过沉衍手里的生日礼物,一扭头,赵裴安不知道去了哪里。
    唐小麦家的别墅是有名的富人区,依山傍水,环境清幽,设施齐全,最要紧是面积足够大,不想见的人转个身就行。
    赵裴安在小花园的秋千上晒太阳,一直晒到浑身上下的毛细孔都舒服地张开。
    “你不进去坐会儿吗?”
    赵裴安眯眼看向来人:“我在这坐得挺好的。”
    温璟走近她:“你是怕见到沉衍吧。”
    赵裴安懒得理会她话里的挑衅,脚一蹬,秋千在空中荡起来。
    “其实没有必要躲着他,他早就翻篇了。”
    有完没完,炫耀个鬼啊。
    赵裴安起身拍拍自己的裤子:“行啊,我这就去跟我前男友交流下,顺便增进下感情。”
    赵裴安大步走开,下垂的嘴角泄露着她的心事。
    整整一年半,她极少有不梦到沉衍的时候。
    昨天的梦是什么呢,她又一次被胡德川当众难堪,羞辱她处处不如沉衍,可她怎么能跟他比,谁能跟沉衍比。
    梦里的她颤抖着嘴唇,想要辩驳却发不出声音。教室所有人的视线都定在她身上,多数是看热闹,她找呀找,找到了唐小麦,找到了林涛,和许许多多其他人,可这么多双眼睛里却没有一双是沉衍的。
    最后她的视线定格在温璟身上。
    她看着她,带着一贯恬静的笑颜,好似知道她在找谁一般,拍了拍身边男生的肩膀。
    她从梦中惊醒,后背早已汗涔涔。
    沉衍明明是她的男朋友,在她无数个梦境中,他坐在另一个人的身边。
    对他的思念在日复一日的梦中野蛮生长,他熟悉的打扮,熟悉的笑容,还有熟悉的吻。
    但就在不到一个小时前,她看到了一个崭新的,陌生的,全然不同于梦境中的形象的沉衍。
    她算什么,她的梦又算什么。
    这数百个梦迭加在一起,像是小时候玩过的肥皂水,一串又一串,数量多到掸都掸不开,五彩斑斓的泡泡漂浮在空中,散发着虚幻的美感,一眨眼的工夫,便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梦中的沉衍还是过去的模样,才不是现在这个“一早翻篇”的他啊。
    裴安觉得自己没劲透了,没劲到好想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