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裴安 > ⓡⓞūsんūωū➋.ⓒⓞм 第十五章

ⓡⓞūsんūωū➋.ⓒⓞм 第十五章

    体育课结束,赵裴安和沉衍一块去小卖部买汽水,回来的路上遇到温璟。
    赵裴安笑容一僵,怎么每次她和沉衍甜蜜蜜的时候都要撞见她。
    “沉衍,”温璟径直走向他:“夏令营的表格我替你交上去了。”
    赵裴安全程被无视,不过她眼睛朝天上看,不在乎得很外露。
    沉衍掰过她的头:“她走了。”
    “你要去参加夏令营?”
    “还没决定去不去。”
    “当然要去啊,”赵裴安自打有了这么个男朋友后,对和他有关的事情都上心很多,本来没资格操心的事情也一块操心了。
    这种由多家名校组织的夏令营,会面向全国各地优秀的高中生,表现好的很有可能高考报志愿有加分。
    “干嘛不去,一般人想去还去不了。”
    “要去一个多月。”
    赵裴安忽然想起什么,提高警惕:“温璟去吗?”
    “去的。”
    一个多月不能见面,情敌还要和他朝夕相处,赵裴安经历一番深思。
    “你可以去,但一定要守身如玉啊!”χτfΓèè⒈cōм(xtfree1.com)
    毕竟以后沉衍是要挑起养家的重担的。
    沉衍故意逗她:“那可不一定,朝夕相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赵裴安狠狠掐一把他的腰:“狗男人!”
    北京天气热,又干燥,赵裴安买了一塑料袋东西,趁没人注意塞到沉衍抽屉。
    沉衍按照短信的指示打开抽屉,顿觉眼花缭乱。
    满满当当一抽屉,他随意翻了翻,有防中暑的藿香正气水,感冒灵,止泻药,晕车片,雨具,连遮阳帽都有。
    沉衍心头一暖,自从他有记忆以来,无论是学校组织的春游,还是去国外的旅行,从来没人给他准备过这些。
    手机一震,赵裴安的短信发过来:“不准乱搞!”
    沉衍动动手指:“不敢。”
    他不止是不敢,他压根不打算去。与其用这一个月的时间去参加这种活动,倒不如想办法把裴安的分提一提。
    这天的晚自习很是反常,沉衍和温璟的位置都空着,赵裴安发短信给他,没有回。
    她感到不安,晚自习一结束她便去找唐小麦。
    话绕了一圈:“你同桌怎么不在啊?”
    唐小麦没好气:“和沉衍约会去了,你没看沉衍位置也空着吗?”
    赵裴安愈发担忧,掺杂着部分焦躁不安,她信沉衍,他说不喜欢温璟那就是不喜欢,但这两人怎么会一块出去呢。
    “不会是……温璟的身体又出状况了吧?”
    “我看她好得很,”唐小麦撇撇嘴,收拾桌面:“她马上要和沉衍一块去北京了,开心着呢。”
    赵裴安松了口气,可能是一起去赵老师谈夏令营的事。
    “连那么难搞的未来婆婆都搞定了,真是……”唐小麦感慨:“爽啊。”
    赵裴安生气地推一把她:“瞎说什么。”
    唐小麦一惊:“我哪有瞎说,我刚刚去交作业,沉衍和他妈都在办公室,温璟也在啊!”
    “不过沉衍他妈看着可真年轻,主要是贵气,看着就难搞得很……”
    赵裴安“腾”一下起身:“还好你提醒我,我作业也没交呢。”
    她不该去的,但她控制不住。
    赵裴安埋头跑了一路,心里充满未知的恐慌,温璟肯定把沉衍和她的事情告诉他妈了吧,否则什么事情能说道这么久。
    如果沉衍的妈妈因此责怪他,如果班主任因此难为他,至少她要承担一半的责任啊。
    哪怕叫她退学呢,不要影响沉衍,不要让沉衍为此收到任何处分。
    赵裴安那满腔为爱牺牲的决然,在转弯处来了个急刹车。
    距离她不到一米的距离,是沉衍和一个短发女人,两人面对面站在走廊上,应该就是他妈。
    “我去你房间看过了,你房间里那一抽屉是什么。”
    他妈背对着她看不见脸,光线阴暗,一样看不见沉衍的表情。
    但听得清,赵裴安脸一热,那一抽屉的东西是什么她可太清楚了。
    “你们才多大就做这种事,你几时变得这么不知所谓。”
    赵裴安担忧地望向沉衍站立的方向,他一言不发,想必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问过温璟,这个女生是走后门进来的,这种虚荣又不自爱的女生,你还要为了她放弃去夏令营,沉衍,你脑子里在想什么东西。”
    赵裴安心头一紧,不是为了他妈嘴里对她的评价,而是沉衍为了她不去夏令营。
    沉衍的声音传过来:“她不是你说的那样。”
    女人的声音不怒自威:“你自己听听你在说什么!你忘了怎么和我们说的话了么,你自己说以后会和温璟结婚,还需要我提醒你吗。”
    赵裴安心里“咯噔”一下,她是不是听错了。
    “我没忘,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句话的冲击太大,赵裴安登时手脚冰凉,浑身的血液都被一根巨大的名字叫做“自欺欺人”的针管抽走。
    女人的声音宽慰下来:“你知道就行,你爸还不知道这件事。”
    顿了顿:“夏令营你必须去,回来以后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处理好和那个女孩的关系,知道了吗?”
    沉衍极力忍耐:“知道了。”
    “还有,我们也商量过了,你以后要读医也可以,你能有这个心想着怎么把温璟治好,我们也很支持。”
    赵裴安闻言大恸,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原来她真的是个天大的笑话!
    她死死盯着沉衍,原来他说过以后要和温璟结婚,怪不得他从来不和她说以后,也从来不在她设想以后的时候回应她。
    怪不得,他只承认过她是他的女朋友,可从来没主动说过喜欢她。
    怪不得,温璟总用不屑的眼神看着她,不仅仅是因为她差吧,还是因为笃定啊,笃定她仅仅是他们这对青梅竹马之间的跳梁小丑。
    赵裴安的牙齿开始打颤,他连以后学什么都想好了。
    他要学医,因为温璟有心脏病。他设想好了和温璟的未来,不知道是用什么样的心情看她这个笨蛋剃头挑子一头热。
    他怎么可以这么伤害她……难道和她谈恋爱是为了练手么,既然想好了以后要娶温璟,为什么要答应和她在一起,为什么要和她上床,难道是因为温璟的身体不好?
    沉衍这个王八蛋,该死的王八蛋,她是全班成绩最差的,所以在他眼里是最好戏弄的吧。
    他对她的温柔,对她的好,是出于喜欢,还是出于补偿……
    她一早就知道他不是看上去那么好的人,怎么还是蠢到一头扎进去。
    赵裴安无声痛苦,她不知道沉衍的心是用什么做的,他理智聪颖,好像什么都能计算清楚,他助人为乐,天天操心她烂到家的成绩,可他不应该教她课本上那些公式,他最应该教的,是她对他那毫无保留的爱慕和喜欢,该拿什么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