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裴安 > Γⓞūsんūωū➋.ⓒⓞм 第十四章

Γⓞūsんūωū➋.ⓒⓞм 第十四章

    亲昵又温存的时光叫一声门铃打破。
    赵裴安拍拍他的手臂:“快去拿外卖!”
    等她拿完碗碟出来,沉衍还驻足门口。
    她走上前:“怎么了?”
    四目相对,她和温璟俱是一惊。
    温璟手上提着一个纸袋子,满脸震惊,她知道沉衍对赵裴安不一样,却从未想到会不一样到这种地步。
    赵裴安快速闪到沉衍身后,她这副模样,任谁看了都知道发生过什么。毕竟年纪小,怕家长和老师知道。
    “赵裴安……你怎么在这?”
    赵裴安紧张地咬唇,面色酡红,一点点探出头:“我那个……我衣服脏了……”
    沉衍握住她的手:“裴安是我的女朋友。”
    温璟难以置信:“你和她?你疯了吗!”
    她忙了一大早,做了他喜欢吃的菜,不是为了看到这一幕的!
    沉衍冷冷开口:“你别管我的事情。”χτfΓèè⒈cōм(xtfree1.com)
    “是么,”温璟把手里的纸袋往他怀里一塞:“那不打扰两位了。”
    沉衍没有接,纸袋从他怀里滑落,重重跌在地上,里面的保鲜盒摔得七零八落,酱汁溅了他一身。
    地上有嫩绿的菜叶,有煎得金黄的鱼,还有浓稠的酱汁和汤,乱七八糟散了一地。
    赵裴安本能地后退一步,她被眼前的状况搞得混乱了,温璟为什么会知道这的地址,还给他拿饭来,不对,连她都还没搞清楚他喜欢吃什么,温璟是怎么知道的?
    还有,不是说沉衍喜欢温璟么,怎么温璟看到她会那么伤心。
    她有太多的问题,还不知道要不要问。
    沉衍先开了口:“她心脏不好,我下去一下。”
    赵裴安难以抑制地心一凉:“去吧。”
    在男朋友面前做个傻子,和在情敌面前做个傻子,完全是两码事。
    赵裴安收拾了门口的狼藉,又拖了地,沉衍还没有回来。
    他出去的时候没有带手机,应该也没有带钥匙,赵裴安坐立难安,不知道要不要等下去。
    温璟不屑的质问还在眼前,赵裴安不明白自己到底差在哪里,是成绩么,还是长得不如她漂亮。
    赵裴安不觉开始自我审视,继而开启自我批判,她就算没有优秀到可以和沉衍比肩,但难道不是沉衍选择的她么,这种事逼又逼不来的。
    她总有可取的地方啊,赵裴安深呼一口气,等待让她变得焦灼,这可取的地方在哪,她找不到。
    赵裴安那天一直等到傍晚,不知道自己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情把衣服换下整整齐齐迭好,更不知道温璟的心脏怎么样了,能把沉衍说的“下去一下”拉长成几百上千次。
    在这延伸出的一分一秒里,赵裴安想象了许多个版本描绘沉衍和温璟的关系,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胃一整天没有进食,难受得嗓子眼发紧。
    沉衍担心温璟的心脏不好,可他要她等了这么久,有没有想过她的心脏也会痛。
    都说她不怎么聪明,但其实她是个有先见之明的人,从温璟出现的第一眼,她心里早早预演过沉衍丢下她的场景的。
    周一,沉衍和温璟相偕来到教室。
    四周都是起哄声,赵裴安抠抠手心,避开沉衍略带歉疚的眼神。
    她没有怪他,她只是疑惑,为什么喜欢沉衍,和沉衍谈恋爱,会变成一件让她感到痛苦的事情。
    这痛苦叫她不愿再和沉衍继续,但一想到要分开,她却更加痛苦。
    失眠和焦虑叫她在数学课上又闯了祸。
    胡德川的兰花指近得快点上她的鼻尖。
    “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笨还这么不努力的学生!”
    “你简直就是这个班级的害群之马!你这么喜欢混日子,留级算了,别影响咱们班的升学率!”
    辱骂声还在继续,赵裴安陷入惊慌无措,谁来救救她……
    “胡老师,”
    一个好听的女声响起:“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想去趟校医室。”
    胡德川知道温璟的情况,关切询问:“怎么了,要不要直接去医院。”
    “那不用,”温璟的视线绕过胡德川,和赵裴安对视一眼,掺杂不屑,讥讽和挑衅:“胡老师,能不能让沉衍陪我去一下。”
    她太了解沉衍了,与其让沉衍收场,不如由她开口。
    “那沉衍你陪温璟去一下。”
    胡德川回过头,又变成急火攻心的一张脸:“赵裴安!坐下!”
    没什么比来自情敌的施舍更能羞辱她的,赵裴安迅速掂量了自己的斤两,她太差了,连别人的叁分之一都不如,她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被拽下,变成生产车间流水线上一件没有达标的瑕疵品,被人一把抓起随意往筐中一扔,留待集中毁灭。
    所有人都觉得她是差生,谁都觉得老师骂差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可到底是谁给他们的权力,要在学生前面安上“优”、“差”这样色彩鲜明的字眼。
    佟莉莉察觉到她面色惨白,悄悄递来一块巧克力,赵裴安恍恍惚惚接过,前所未有的迷茫。
    下一节是体育课,趁着自由活动的时间,沉衍找到坐在树底下的她。
    阳光透过树叶在他的衣服上投下一片斑驳的影子,他一动,影子跟着晃一晃,倏地碎开来。
    “又被骂哭了。”
    他在陈述一个客观的事实,赵裴安拍拍旁边的位置,示意他坐下。
    “温璟怎么样?”
    “她没事。”
    赵裴安鼓起勇气:“你好像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你们是什么关系。”
    沉衍在她身边坐下:“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赵裴安点点头,这个她看得出来。
    “几年前她爸爸也去世了,从那时候起,她一直住在我家。”
    赵裴安小心翼翼开口:“也?”
    “嗯。”
    赵裴安瞬间对温璟有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慨,可温璟比她更惨,连爸爸也没有了。
    “她是不是喜欢你。”
    沉衍既不承认也不否认:“重点是我不喜欢她,你才是我女朋友。”
    赵裴安心头一甜,闷头薅了两根草,忽然抬头:“你会嫌弃我笨吗?”
    沉衍看一圈周围,没人注意他们。
    他伸手握住她的手,捏捏她的手指:“不会。”
    赵裴安扁扁嘴:“那些题目真的很难啊……他上课我又听不懂,讲两句我就困,我掐大腿也没用啊……”
    沉衍还真看到过她大腿上的痕迹,叹口气:“你能不能答应我,好好用心学。”
    赵裴安忍不住委屈:“你让我学了么,我也得有体力学啊。”
    沉衍登时被问住。
    “你为什么要占用我学习的时间呢,我都出虚汗了,背上都起湿疹子了,你一晚上要搞几回你自己算过没,老胡还这么骂我,我独自背了几口锅啊我。”
    “……”
    赵裴安有恃无恐,撒娇:“你必须得把你女朋友的成绩提上去的啊,不然跟你自己考不好有什么区别,你的脑子长了不能白长,不能只想床上那些事情,得有利于你女朋友,我的发展。”
    面对赵裴安这种典型窝里横的行径,沉衍应下来:“好,之前是我考虑不周,以后我会好好改正的。”
    赵裴安心情阴转晴,不管她比温璟差多少,沉衍会帮她一起追就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