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裴安 > 第十叁章
    很快又到了周末,赵裴安给家里打电话。
    “我要陪同学过生日,对,所以今天住她家。”
    沉衍刚洗完澡,身上套着宽松的白T恤和黑短裤,看着又清爽又居家,见她正在打电话,自动消音。
    赵裴安挂了电话:“你要不要给家里打一个。”
    “不用。”
    赵裴安身上穿着他的大T恤,长发披在肩上,发尾还带着湿意,在后背氤出一摊水渍,两条光洁白皙的长腿露在外面。
    “也是哈,品学兼优的沉同学,谁能想到你背地里对女同学做这种事呢。”
    她正在喝水,手一抬,露出只穿着内裤的紧实翘臀。
    “我对你做什么了?”
    赵裴安被他理直气壮的反问噎到,放下水杯,转身就要谴责他。
    她胸前的两颗红点被布料摩挲挺立着,随着她的脚步一晃一晃。
    面对这么活色生香的画面,沉衍的小腹蓦地一热。
    “以后别穿热裤出门。”
    她的腿细直白嫩,前后交叉着走路,没几个男人受得了。
    赵裴安喃喃:“封建糟粕大男子主义。”
    说着伸手摸摸他的头发:“你这么短的头发怎么也不吹干?”
    沉衍的视线从她嫩生生的脚趾一路上移,视线停留在她胸前姣好的曲线上。
    “为什么不穿内衣?”
    赵裴安被他看得脸红:“穿了还怎么勾引你。”
    沉衍隔着衣服揉她的胸,指尖在顶端用力揉搓。
    赵裴安吃痛,一巴掌拍在他身上:“疼的啊!”
    她嚎了一嗓子把旖旎的气氛嚎没了,沉衍放过她,去桌上的几个塑料袋里翻吃的。
    沉衍从塑料袋里翻出一盒避孕套:“你放的?”
    赵裴安走到他身边,圈起他的手揽住自己:“你是不是该反省一下,这种东西居然还要我考虑。”
    虽然没有弄在里面,但万一呢。
    沉衍扔在桌上:“怎么不多拿两盒。”
    裴安考虑不周,他可囤了一抽屉。
    说起这个,赵裴安从旁边的小袋子里拿出一盒东西,郑重其事地放到沉衍手里。
    “六味地黄丸?”
    “对啊!”赵裴安贴心地替他打开包装:“买来给你补肾的。”
    沉衍嘴角一抽:“谢谢了,你自己吃吧。”
    “哎……行吧。”
    她还真有点需要,上次做完她背上都发虚汗了,纵欲真的要不得。
    吃完饭,赵裴安把电视打开,正在播一部时装偶像剧。
    剧情很烂俗,一点也不影响她看得津津有味。
    她趴在沙发上,手肘撑着上半身,身上仍旧只穿一件大T恤和一条内裤,竖着纤细的小腿一晃一晃,沉衍的目光被她晃得迷醉,一把捞过她的腰。
    说来就来,赵裴安还没来得及吃完嘴里的草莓,沉衍的舌头钻进来,说不上是草莓甜还是她比较甜,艳红的汁液在两人的口腔间满溢,唇舌纠缠着搅在里面,从两人的嘴角淌下来。
    赵裴安顺着流出的汁液去舔他的嘴角,小猫一样。
    沉衍被她舔得心痒痒,扯下她的内裤,用腿挤进她的腿心,举起她的一条腿搭在左肩,重又压上去。
    赵裴安早就被蹭得有了反应,沉衍的手指一探进去没两下,她便不争气地哆嗦着瘫软下来。
    她早早到了,他还忍得辛苦。
    沉衍趁她还在回味,拆开包装套上,将欲望一举顶入,深深浅浅地动起来。
    赵裴安头顶在沙发的扶手上,随着身子被撞得一下又一下,沉衍的舌头卷着她的,手指搓面团似的搓着她的一对雪乳,她的快感却集中在和沉衍的交媾处。
    她大张着腿,腿心早就是一片泥泞,沉衍的力度越来越大节奏越来越快,她内壁每一条褶皱都被撑满,赵裴安觉得自己被沉衍贯穿了一次又一次,她快死了。
    第二天是周六,赵裴安被铃声吵醒。
    狠狠搡一下隔壁:“谁的闹钟啊!”
    沉衍差点被推下床,赵裴安不光力气大,起床气更大。
    “你爸的电话。”
    赵裴安被这句话叫得睁开眼,她看看赤身裸体的自己,再看看同样不着寸缕的沉衍,吓得背板绷直。
    “你在哪个同学那啊,爸爸去接你。”
    沉衍坐直身子,不敢出声。
    “不用了,我还要跟她们一起吃饭,吃完饭我自己坐公交回来。”
    赵裴安随口编瞎话:“也可能再晚点,说好一起逛街的。”
    她可舍不得这么早和沉衍分开。
    沉衍也舍不得她,电话一关上,他就扑了上来。
    “雅美蝶……”赵裴安阻止他,正色:“我好饿。”
    昨天傍晚到现在,一盒套用得七七八八,赵裴安后背又开始发凉,找个借口赶紧死了他这条淫心。
    赵裴安穿戴整齐走出房间,捂得那叫一个严实:“外卖到了没?”
    “快了。”
    她身上穿着他的卫衣和运动裤,袖子和裤脚都卷起来,沉衍挑眉:“防我?”
    赵裴安笑一下:“怎么会,主要是防淫贼。”
    沉衍手一伸,从身后抱住她,赵裴安以为他又要来,赶紧讨饶:“少侠请饶小女子一命,小女子身子骨弱,禁不起一再折腾。”
    沉衍笑:“不动你,抱一会儿。”
    他的头发埋在她的颈间,扎得她脖子痒。赵裴安摸摸他的头发:“沉衍,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啊?”
    沉衍把下巴枕在她肩上:“你不是问过了么。”
    赵裴安拖长尾音,“哦”一声。
    沉衍哪里聪明了,完全听不懂她的深意,每次都是她代他说喜欢她,他能不能自己说一次。
    “那你什么时候注意到我的啊?”
    沉衍仔仔细细回忆,第一次见面他就对她印象深刻。
    “从你第一次当着我的面哭的时候。”
    赵裴安想起来,她被胡德川骂哭,沉衍替她解的围。
    “那次那么丢脸!”她十分地惋惜:“不过要是早知道你吃这套,开学第一天我就该拉着你哭的。”
    赵裴安好不惋惜,沉衍亲亲她的脸颊,她忘了那天在电话亭的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