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裴安 > 第十二章
    星期一一大早,唐小麦秘兮兮地凑过来。
    “你听说了吗,那个温璟休完病假回来了。”
    赵裴安佯装不认得这个人:“谁啊?”
    “校花啊,”唐小麦嫌弃:“本来比我们大一届,休了一年病假的那个。”
    赵裴安眼看着沉衍进了教室,赶紧结束这个话题。
    她看着他,毫不掩饰眼里对他的爱意,经历了这个周末,他俩……嗯……
    沉衍却没有看她,他好看的眉毛微蹙,嘴角收紧,往前走两步,一直走到讲台上。
    赵裴安这才发现他身后跟着一个人,和她一样是简单的白衬衣和格子裙,自带白皮滤镜,身材高挑,五官明丽,初看便是摄人心魂的美貌。
    赵裴安心里“咯噔”一下,是温璟。
    “大家好,我是温璟。”
    唐小麦托腮看美女,感慨不已:“这身段,这五官,奏是真人版白雪公主啦。”
    “难怪传闻说沉衍喜欢她,我要是男的我也喜欢啊。不对,我作为一个女人也喜欢大美女。”
    赵裴安耳边的赞扬声还在继续,台上两位金童玉女俯瞰众生也有一会儿了。
    她一直觉得,自己配不上沉衍,但同时也有一丝庆幸,因为放眼他身边,的确没有和他一样出挑的女生。但这一刻他和温璟并肩站在讲台上,她忽然想明白一件事,从来都不是没有人,那个最好的人一直都在。
    她感到自卑,又为自己感到可怜。
    好像有另一个她从她的身体里钻出来,漂浮在空中向下俯瞰,不用说是唐小麦,谁会撇低温璟去选择她呢。
    “温璟,你就坐在沉衍后面吧,赵裴安,你坐到佟莉莉旁边。”
    班主任发了话,唐小麦悄悄用手拉她衣服:“你怎么了?”
    赵裴安怔在那里,她想问班主任为什么温璟一来她就要换座,但这话要怎么问出口。
    “你别不舍得我啊,”唐小麦帮忙整书本:“放心,下了课我会去找你玩的。”
    赵裴安呆呆应两声,她想起前天晚上,沉衍和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画面,又想起很早以前沉衍和丁启辰的对话,她的心像是在浇了沸油的平底锅上煎完这面换另一面,而那个握着锅柄的人,长着和她一样的脸。
    她为什么要和他好呢,在明知道温璟存在的情况下。
    第一节课上课铃响,沉衍的短信跟在铃声后。
    他约她中午去食堂二楼吃饭,赵裴安把手机收起来,头一次没有回。
    这个上午她共收到沉衍两条短信,除去第一条,第二条同样言简意赅,问她怎么了。
    赵裴安趴在课桌上,无法不留意沉衍和温璟的方向。
    沉衍有时间和温璟聊天,怎么就没空走过来关心下趴桌子的她呢,发短信算什么,应酬吗。
    “你也觉得温璟很漂亮吧?”
    佟莉莉递过来一块巧克力:“我觉得她比电视上的女明星还要好看,难怪别人说沉衍喜欢她。”
    “你怎么知道的?”
    怎么谁都知道这件事,可她是沉衍的女朋友就没人知道呢。
    佟莉莉也是同款震惊脸:“啊,难道你不知道吗?”
    赵裴安用嘴叼住巧克力,闷闷不乐:“我知道啊……”
    她不仅知道,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上午最后一节课的铃声一响,赵裴安先行一步,叫上唐小麦和佟莉莉结伴去了食堂。
    依她对温璟的观察,什么事都要问沉衍,吃饭肯定也要和他一起去。
    虽然不甘愿把沉衍的吃饭时间让出去,但要她和温璟坐到一起吃饭,再那么一对比,成什么了?小姐和丫鬟吗,那沉衍是什么,他的相貌是不适合做小厮的,姑爷么?
    赵裴安快速出了教室,回头一看,沉衍果然和温璟站在一块。
    呸!
    当着沉衍,她为自己的才疏学浅而感到自卑,当着温璟,她又开始为自己姿色平平而感到自卑,横也伤心竖也伤心。
    “你疯了?”
    唐小麦总觉得她哪里不对:“平时你连半碗饭都吃不完,今天吃两碗?”
    沉衍和温璟就坐在隔壁桌上,他看过来,赵裴安正在埋头往嘴里塞白米饭。
    佟莉莉:“裴安可真能吃啊……”
    唐小麦夹了块肉到她碗里:“快赶上生产队的猪了。”
    她瞪一眼对面,这叫化悲愤为食欲,唐小麦这种未经人事的小屁孩懂什么。
    饭还没吃完,沉衍不知道哪里弄来的山楂茶,一人分了一杯:“叫多了,大家分一下。”
    赵裴安的气顺了点。
    唐小麦一脸羡慕:“你们发现了没,温璟一来,沉衍都细心多了。”
    “是的是的,”佟莉莉点头:“沉衍也太好了吧,好羡慕温璟啊。”
    佟莉莉:“但温璟的身体好像不是很好,也不知道沉衍照顾不照顾得来。”
    唐小麦:“沉衍家那个条件,不会照顾不来的。”
    说完又转向她:“裴安你说是不是,以前我们和他一块吃饭哪有这待遇,沉衍真的很喜欢温璟啊。”
    赵裴安一团无名火又拱起来,一时也不知道这火该朝谁冒。
    沉衍这个中央空调,渣男!
    赵裴安重新拿起碗,恨恨地扒两口。
    上完晚自习,赵裴安又去了上回去的实验楼。
    沉衍一早等在那里:“你今天怎么了?”
    他还有脸问。
    赵裴安背对着沉衍,斟酌怎么找根言语上的柱子把他钉起来。
    “是不是还疼?”
    他能察觉到赵裴安在跟自己置气,又想不通其他理由。
    赵裴安脸一热:“假惺惺。”
    沉衍低头亲她:“那你在气什么?”
    赵裴安分开和他黏在一起的唇:“我问你啊,你喜欢我什么。”
    美丽大方,聪明伶俐,温柔体贴……赵裴安自问一个都没有,所以沉衍究竟喜欢她什么呢,连她自己都感到费解。
    但是反过来,沉衍在她心里却是完美的,她喜欢他自然也就变得合情合理。
    赵裴安抿紧唇,忐忑得等待着他的回答。
    “你很简单,直率,最重要的是有你在的地方,总是很热闹。”
    这算哪门子的表白,简单直率确定不是头脑简单?哪怕说她美丽呢,情人眼里出西施,夸她好看他能死。
    还有热闹算是什么好词啊,赵裴安一阵心淡。
    沉衍用手勾住她的下巴,重新吻上去,他从小和理智到近乎冷漠的双亲生活,又因为一些事情改变了个性,第一次这么依赖一个人带给他的感觉。
    热闹在他这从来不是平平无奇的词汇,他情感上缺失的部分在她身上得以重塑,他渴望每天见到她,更渴望与她融为一体。
    他用嘴唇细密舔舐着她的唇瓣,手指顺着她的后背往前,隔着校服在她的柔软上捏了捏。另一只手则顺着她的腿向上,探入她的裙底。
    “这是在学校……”
    赵裴安小声阻止他。
    “我知道。”
    沉衍竭力压下心头的欲念,手指还是不依不饶地刺进去。
    “先满足它,我等周末再进去。”
    巨大的快感很快席卷了她的四肢百骸,沉衍的吻吞下她细碎的呻吟,一并吞下她没来得及问出口的疑问。
    温璟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