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裴安 > 第五章
    经过唐小麦的悉心计算,赵裴安每做一道题,平均叹9.2次气。
    今天的形势再度升级。
    “好难啊,好难啊。”
    一个字的叹词升级成叁个字的短句,唐小麦乐了:“难就难吧,你念叨啥。”
    “我做着烫嘴行不行。”
    林涛笑着回过头:“裴安,你喝点水,可别把嘴烫坏了。”
    赵裴安不理睬这两人,给自己加油鼓劲:“相信相信的力量,赵裴安你可以的。”
    唐小麦托腮看她做题,脑汁都快绞尽了,卷子上还是那个熟悉的“答”字。
    “省点力气吧,我们和他们不一样。”
    他们这几个走后门进来的,跟人家考进来的本身就差好几个层次。
    就像小学生和高中生做同一套卷子,费的力气能是一样么。
    赵裴安放下笔,好生郁闷:“没脑子就要被骂,可我们为什么这么没脑子呢。”
    每次胡德川骂她的时候,她也很委屈好吧,又不是她不想学好,这里的老师讲课飞快,她第一个步骤还没听明白呢,连叁四五都出来了,解题思路比沉衍还难追,她倒是想追,怎么追。
    赵裴安重重叹一声气:“难搞啊这日子。”
    吃完晚饭回来,桌上摊着一张写着沉衍名字的数学试卷。
    她用笔戳戳前面:“你的试卷。”
    沉衍没有收:“上面写了每一道题目的解法,你好好看看。”
    赵裴安定睛一看,喜上眉梢,果然是今天的作业。
    “你不是不用做这个的吗?”
    胡德川给所有竞赛组学生的特权,不需要做这些基础性的作业,他们只需要做竞赛题。
    试卷上密密麻麻写了满满一页,无论是选择题还是填空题,正确的选项还是错误的选项,旁边都注满了知识点。
    显然是为她写的。
    “字有点潦草,不懂问我。”
    赵裴安脸上飞起两朵红霞:“哦……”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她这情书的性价比可真高啊。
    老赵还给她报什么辅导班啊,刷刷一写,百来字的情书比钱这样的硬通货还硬。
    唐小麦见赵裴安这次作业写得格外顺畅,反常地没制造出任何“唉”“啊”等多余音效。
    唐小麦扒她的卷子:“抄谁的呢?”
    赵裴安大方分享半页标准答案给她。
    “沉衍的?”
    赵裴安点头:“胡德川看到我今天的作业估计要跟我道歉了,但他想的美,我不会原谅他的。”
    唐小麦翻个白眼:“沉衍不是不用写的么……来,给我也来点。”
    不抄白不抄,唐小麦把眼镜往上一推,抄作业的预备动作做的相当到位。
    赵裴安嫌弃:“这不是拿来抄的,你得学习,学解法。”
    唐小麦扯过卷子,目瞪口呆:“哎,沉衍你人也太好了吧……”
    沉衍侧身:“有不懂的可以问我。”
    假的。
    赵裴安眼睛眯起来,细细观察沉衍的微表情,指不定现在人家心里正在骂她们两个傻逼成双。
    课间十分钟,沉衍回头关怀她的作业进度。
    “都能看懂么。”
    “能,当然能!”
    也不是每道都懂,但她不愿意做沉衍眼里傻子中的傻子。
    “真的?”
    赵裴安指指自己的心口:“我这个人从来不骗好人。”
    至于沉衍算不算好人,另说。
    正聊着,唐小麦拍拍赵裴安:“我朋友去不了了,那票你还要吗,转让给你。”
    “真的?”
    见赵裴安一脸兴奋,沉衍好奇:“什么票?”
    唐小麦环顾四周,偷偷把手机藏好:“演唱会的啊。”
    沉衍:“什么时候?”
    唐小麦犯难:“就是这周末,明天晚上的,你俩要是都想要的话,不好意思票只有一张……”
    “赵裴安去不了,”沉衍视线转向赵裴安:“她要补课,没空去看。”
    赵裴安一脸懵,她要补课?当事人怎么不知道?
    唐小麦从她的神情看出一点端倪:“你俩不太对劲啊,是不是瞒着我……”
    绝对不能让唐小麦知道情书的事!
    赵裴安赶紧把话题接过来:“没有的事儿,我和沉衍之间清清白白,就是纯粹的,友好互助的,同学关系。”
    沉衍索性把大半个身子都转过来面向赵裴安,静静看她表演。
    “你们真的没在谈恋爱?”
    “怎么可能啊,”赵裴安矢口否认:“我俩压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好吧。”
    她不希望有看客评价她是痴心妄想,更不想看到沉衍当着旁观者的面来拒绝她,拿着她的真心当玩笑?想也别想。
    最重要的是……沉衍喜欢别人啊。
    “我喜欢谁也不会喜欢他啊,胡德川能同意么,吃了我都有可能!”
    “想想也是,”唐小麦选择采信这个说法:“根本不搭嘛!”
    赵裴安松弛下来,她正想为成功骗过唐小麦对沉衍笑,对方却报以冷冷一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