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裴安 > ⓡⓞūsんūωū➋.ⓒⓞм 第叁章

ⓡⓞūsんūωū➋.ⓒⓞм 第叁章

    赵裴安想象自己此刻置身在战场上,战事胶着,两方阵营对垒,耳边净是劈里啪啦的刀剑撞击声,她区区一个小兵,技能和经验值都是0,面对的却是敌人队伍中赫赫有名的铁血战将,沉霸道。
    沉霸道步步逼近,赵裴安脚不动心狂动,内心早早开始下结论,完了完了,我方阵营节节溃败,剩下就是小兵献人头。
    她的声音细若蚊鸣:“你能……还给我吗?”
    无论如何,她总不能做拔腿就跑的逃兵吧。
    能力有高低,气节不能丢。
    “送出去的东西,哪有要回来的道理。”
    大家明明都是未成年,怎么他的气势就能拔得那么高?
    赵裴安暗暗给自己加油鼓劲,张嘴又是囫囵话。
    “因为那个,我拿回去……再改改。”
    沉衍给出肯定:“我看写得挺好的,文笔优美,情真意切。”
    赵裴安捏着他的桌角,克制住逃跑的冲动。
    “因为我记得沉同学以前说过,现阶段要学习为重……”
    沉衍站在离她不足半臂的地方,低头看她发亮的眼睛此刻正上下左右乱瞟,总之就是不看他。
    “你记性挺好。”χτfΓèè⒈cōм(xtfree1.com)
    唐小麦替朋友送过情书,沉衍没有收,当时问他为什么,他便是这样讲的。
    他温热的鼻息扑在她的脸上,混合着她的,再分不清是谁的,赵裴安心跳如擂鼓,她努力调整自己呼吸的节奏,转眼想起他和丁启辰说的话,一盆凉水直浇头。
    他说她是笨蛋,说她怎么能和温璟比。
    可每一次她向他请教做题,他哪一回不是不厌其烦地列公式,画图形,亲切友善到她很难不去多想,谁会想到这一切都是假的呢。
    “沉衍,”赵裴安终于敢对上他的视线:“情……那个你留着吧,我不要了。”
    沉衍突然伸手,赵裴安来不及后退,诧异地看向他。沉衍抬手,用手指按按她耳畔一缕上翘的头发。
    “很丑。”
    赵裴安站在原地,心头有如火烧,一阵压过一阵。
    说完她是笨蛋,又开始嫌弃她丑,尽管她确实是没有温璟生得好看。
    读书第一名又怎么样,还不是跟她一样是单相思。
    “谁要你看了……”
    她的声音闷闷的,带着几分恼意几分窘迫和沮丧,不是没想过会面对难堪的场景,但此刻还是陷入了深深的后悔。如果没有送出去该多好,不会暴露对他的觊觎,不会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多差劲。
    沉衍似是没听到:“走吧。”
    沉衍朝门口走了两步,见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还不走?”
    赵裴安说不清自己在别扭什么,怂到尽头就是狂:“我再问你一次,东西还不还我。”
    什么狗屁情书,摆明了是她丢脸的铁证。
    “不还。”
    赵裴安索性耍无赖:“那你做我男朋友。”
    “不行。”
    她有多理直气壮,沉衍就有多斩钉截铁。
    赵裴安不服气:“你收了人家的东西,怎么一点道理都不懂,你既然要收我的信,凭什么不做我男朋友呢?”
    她笃定沉衍不愿意做他男朋友,千方百计要把东西要回来。
    赵裴安狂够了开始阴阳怪气:“真有意思,那么大个人了,不懂做人的道理。”
    “道理我有。”沉衍不上当:“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你。”
    赵裴安被噎住,她怎么会喜欢这种人……
    当天夜里,赵裴安生平第一次陷入失眠。
    她喜欢的沉衍,其实并不是真实的沉衍。
    所以她这到底算不算是求爱未遂呢……
    不算吧,毕竟她喜欢的是她想象出来的完美的他。
    但怎么能叫不算呢,最多是掺了水份没发现……
    赵裴安盘算了一晚上,天微微亮时才悄然入睡。
    失眠最直观的影响是上课犯困,尤其是胡德川的数学课,本身就没几句听得懂,赵裴安强打精神撑了10分钟,连掐胳膊掐大腿这样的招数都使上了,最后还是扛不住铺天盖地的沉沉睡意。
    “赵裴安!”
    耳边传来胡德川气急败坏的叫唤。
    赵裴安猛地惊醒,胡德川正铁青着脸鬼魅般站在她的身旁。
    “你给我站起来!”
    胡德川这尖细的叫声莫名有一种凄厉感,噩梦成为现实,赵裴安盼望着要是此刻她能眼前一黑该多好。
    “我不指望你像沉衍一样给我长脸,但你丢脸都丢到哪去了?”
    又是沉衍。
    胡德川不知道什么心态老拿沉衍跟她相提并论,搞得她不知道沉衍好似的,一时间都不知道是谁不配跟谁比。
    赵裴安忿忿盯着沉衍的后脑勺,又不是每个人都能考150分的。
    “一百五十分的试卷你考四十八!这试卷很难吗?我随便从马路上找个初中生都不止这么点分!”
    真要怪起来,赵裴安气鼓鼓地想,谁拖后腿还不一定呢。要不是因为沉衍,她也不至于考48吧。
    “气死我了!”胡德川又摆出兰花指:“赵裴安,你真是气死我了!你还有脸睡觉!你知不知道羞耻!我都不知道你还有什么脸面坐在这里……”
    胡德川站在旁边骂,沉衍的耳膜也是重灾区。
    他听见后方传来吸鼻声,回过头,视线牢牢定在赵裴安泪涔涔的脸上:“胡老师,咱们先上课吧。”
    “不要因为一个人,耽误大家上课。”
    胡德川看一眼得意门生,情绪稍稍好转:“是的,总不能因为她一块扶不上墙的烂泥耽误了大家。”
    赵裴安坐下,用手背擦眼角的泪花。
    她实在是好委屈,同样交了学费,这待遇也差忒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