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裴安 > ⓡⓞūsんūωū➋.ⓒⓞм 第二章

ⓡⓞūsんūωū➋.ⓒⓞм 第二章

    她的爱情,折了。
    赵裴安叹气,眯眼看灰扑扑的天。
    生于2009年10月11日的她的爱情,卒于2011年4月10日。
    怎么也想不到,早死早超生,竟像是句吉利话。
    从小卖部回来,赵裴安一手提一瓶冰可乐。
    “给我的?”
    唐小麦自然伸手去接:“冰的,那我不喝。”
    “不,买给我自己喝的。”
    四月的天,不算太冷,反正是没有她的心冷。
    “又疯了?这么冷的天,少喝点。”
    赵裴安伤心趴在桌子上:“不要劝了,我心好痛……”
    不知道还以为买的是酒,前排的林涛和沉衍齐齐转过头看一眼桌上成对的可乐瓶。
    唐小麦瞄了一眼她桌上红彤彤的48,以及旁边硕大的两个感叹号。
    林涛看一眼:“厉害啊裴安,考个试把人批卷的批出火气来了。”
    下午刚发下来的卷子,滚烫热辣,正是最难消化的时候,平均分118的考试,到她这打了差不多四折,换谁谁能不心痛。
    唐小麦:“这个……一次考试也不能说明什么……”
    “是的,”沉衍加入扶贫队伍:“考试结果还是有偶然性的。”
    “多考几次嘛,”沉衍的同桌林涛感受到组织的号召,积极开展帮扶:“总不至于回回考48,说不定下次就进步考50了呢。”
    “林涛。”沉衍低声阻断他的安慰。
    啊!啊!啊!χτfΓèè⒈cōм(xtfree1.com)
    赵裴安伤心欲绝地看眼沉衍那张日夜霸占她心头的脸。
    下一秒,当着他的面麻利地打开可乐瓶对瓶吹。
    好一张至美至善的脸!
    虚伪!丑陋!呸!
    赵裴安喝可乐充分端出了喝白酒的架势。
    唐小麦摇摇头,和组织的两位同志叁面相觑,一致决定,不理她。
    夜深人静,距离晚自习结束还有五分钟,教室内唯一的声响还是写字的沙沙声。
    大家都在专心写作业,赵裴安一会儿拿起笔,一会儿又放下,她感觉胃中不断有一股气逆势上涌,憋得她难受。
    终于在最后一分钟,位于教室的第二列第五排的赵裴安,喉腔发出一声振聋发聩的“嗝”。
    声音之大,地动山摇,惊动了一片人回头看,包括沉衍。
    教室内一共五十个人,四十九道视线密密麻麻汇聚到一处,像箭矢上带着洁白羽毛的四十九柄箭,精准无误地扎在她的身上,从脑袋到脚底心一字排开,并且沉衍深邃的目光扎得比一般人都深一些。
    好在“叮铃铃”的下课铃声及时响起,赶在哄笑声攒聚前救下她的狗命。
    赵裴安努力想动下僵硬的嘴角,太沉了拉不动,索性埋首于自己的双臂间,久久不能抬头。
    “喂,下课了,走了。”
    唐小麦强忍笑意,推推她。
    “你先走吧。”赵裴安发出嗡嗡声:“我无颜面对大家。”
    “哎呀,有什么呀!”
    赵裴安仍旧不敢抬头,鹌鹑似的:“你先走,我的嗝还剩几个没打……”
    “神经病,”唐小麦笑骂:“那你趴着吧。”
    赵裴安又趴了一会儿,合计着时间差不多,所有人都应该走了。
    她方才盯得牢,确定以及肯定沉衍没有看到她塞在物理书内的情书。
    这下教室的人都走光了,自己的东西自己找。
    慢腾腾抬起头,前方已经空无一人,赵裴安起身,上前迈一步,两腿分开成弓步,做贼一样,脑袋恨不得贴在在沉衍桌面上一大摞的课本中一本本搜。
    “声音是通过介质,包括空气、液体或固体传播的,但在真空中不能传播。”
    “嗯?”
    “物理知识点。”
    赵裴安猛地回过头,吓得叁魂丢了七魄。
    沉衍倚在后门,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做贼。
    完了……
    赵裴安尴尬笑笑:“这句话的意思,我听得懂。”
    不就是说她打嗝的事么,可生理反应又不是她想控制就能控制的。
    “找什么呢?”
    所以她是找什么好呢……
    赵裴安甩一下头发:“我想起来有道题不会做,想找你的借鉴一下。”
    她一个学渣,抄作业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借口。
    沉衍走近:“哪题啊,我教你。”
    赵裴安随手抓起一张卷子,正反面翻一下,是张物理卷,随手指向一道大题:“这道,可难了,想半天没想明白。”
    沉衍瞟了眼:“这题啊,教材上有道例题和这个差不多。”
    眼看着他的手就要够到课本,赵裴安猛地扑向自己的课桌,从高高的书堆中抽出自己的物理课本:“用我的吧,我的笔记全。”
    沉衍无所谓,接过翻了翻:“是挺全的。”
    抄的比印的多,能听进去才叫稀罕。
    “这一题。”
    沉衍把书摊开:“你写的太满了,看得不太清楚,还是看我的。”
    “看得清!看得清!”赵裴安拦在他和桌子之间,笑一下:“我的字我还能看不清,我的书我看着还能……亲切点。”
    “原来是这样。”
    沉衍接受她的说辞:“那你慢慢看,有不懂的问我。”
    嗯?
    赵裴安谢绝他的好意:“你回宿舍吧,我看得懂!”
    沉衍坚持:“我还是等你做完吧。”
    “真的不用了……”
    换做平时,她巴不得和他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意淫下怎么个干柴烈火法也好,但眼下……
    沉衍压根看不上她,她何必自取其辱。
    赵裴安撇撇嘴,人都有自尊心的嘛。
    “你还是回去吧。”
    赵裴安灵机一动:“万一巡查的老师看到了,误会我和你搞对象怎么办,那我岂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她说得振振有词:“早恋是违反校纪的,传出去对大家的名声也不好听,君德可是重点高中,百年名校……”
    沉衍耐着性子听了一会儿:“你还有这个觉悟。”
    “那当然!”
    赵裴安顺着他对自己的肯定:“我除了成绩差点,其他各方面都还是可以的。”
    沉衍静静看她不说话。
    赵裴安想起正事:“你快回宿舍吧,我学习的时候不能被打扰,我习惯独自钻研。”
    “期盼着偶尔你也能为我分心。”
    说着从口袋里拿出蓝色的信封,夹在两根手指间:“这封信上是这么写的。”
    所以他是要分心帮她巩固知识点么。
    赵裴安的脸被自己打肿,想死的心都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