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纨妓【1v1H】 > ⓣīмīχs.∁ǒⅯ 白浊,滚烫,宫口

ⓣīмīχs.∁ǒⅯ 白浊,滚烫,宫口

    啊——!好痛”
    楚明萧虚弱的尖叫痛呼,被肏弄一夜的穴口早已红肿不堪,明明酥痒蚀骨,被抽打但只有火辣辣的痛感。
    她无助的用手捂住自己的穴口,朝后面躲去,却被男人拎着脚踝拽了回去,整个人被拽的倒在床上。
    男人抽打的力道不算重,却次次抽到她肿胀的花核已经穴口,一连抽了好几下,他才淡淡的问道:“现在知道疼了?”
    楚明萧疼的身子都软了,她觉得穴儿都被男人打烂了。
    小巧的鼻子翁动着尝试嗅着男人的气息,只是空气中只有浓重到令人作呕的香薰味,楚明萧这次后知后觉的察觉到。
    ——秦延生气了,他在惩罚自己。
    这个想法突兀让她格外委屈,自己一直都在为他着想,他凭什么惩罚自己?
    堆积在身体里的快感出不来,小穴又被男人打烂了,楚明萧委屈的要命,蜷缩着身子在床上淌眼泪,哭的无声无息的。
    秦延看她这副模样,抽打不由自己的改成了爱抚。
    “哭什么?”连冷硬的声音都软了几分。
    楚明萧委屈的撇嘴,哭的抽抽噎噎,泪珠还在她腮帮子挂着,话都说不囫囵了。
    “我一直都好难过”
    “你都不知道我刚才睁开眼睛看见你有多开心”
    “我明明都是为了你”
    “我也不想这样”
    “我也想跟你结婚生子,可是我不行啊”
    “老鸨还逼我下跪”fùτаχs.∁δм(futaxs.com)
    “我都这么惨了,你还打我呜呜”
    秦延听明白了,被她哭的心里直冒酸泡泡,弯腰把人哭的浑身都在颤抖的女人搂在怀里。
    安抚似的亲她湿漉漉的脸,吮吸着她脸上的泪珠,温柔的道:“她敢逼你下跪?让桃夭馆干不下去好不好?”
    他这么一温柔,楚明萧哭的更厉害了,红肿的唇瓣颤拎拎的,委屈巴巴的道:“我都被养坏了”
    她仿佛要把这几天的委屈全部哭出来,秦延耐心的哄了半天,直到最后哭的险些都喘不上气。
    男人温柔的攥取她的红唇,往她嘴里渡气,熟悉的气息终于突破浓重的香味,灌满她的鼻腔。
    深埋在身体的媚药借着男人的气息悉数挥发,楚明萧脸上还流着泪,浑身却已经燥热的厉害。
    被抽打肿的老高的花穴无助张合,滋滋的往外溢水,期待着滚烫的硬物插入。
    她娴熟的双腿绞住男人的腰,整个人完全变成被药效支配了,红肿不堪的穴口吊的高高的,宛如母猫般蹭弄着男人的衣裤。
    突然她的身子猛地一颤,穴口处就宛如尿液般喷射出半透明的汁水。
    “——啊!好爽”
    楚明萧浪荡的发出绵长的娇啼,高潮的余韵过去,嫩穴处就火辣辣的抽痛感,又痛又爽的令人浑身汗毛战栗
    她颤着手指去抓男人的手,将那粗粝的大掌按在自己湿泞的穴口,媚色横生的吐息道:“秦延这里好烫好疼啊”
    “那我给你冰冰”两条腿突然被高高吊起,绑在床柱上,楚明萧还没嘘一口气,穴口处突然插进一个冰冷的实物。
    “啊哈要坏了啊啊”
    手指长由细到粗的壶嘴全部插进女人的水穴里,秦延抬高茶壶,冰冷的茶水便源源不断穴腔里灌,楚明萧平坦的小腹已经高高隆起。
    “不许让水流出来。”秦延拍了拍她的屁股,把壶嘴拔出来,一小汪水就顺着穴口滋了出来,楚明萧瞪着红红的眼睛,赶忙把小穴绞紧。
    不安分的茶水随着她的动作,在小腹里乱晃,这快感太过诡异,楚明萧不敢再动,只能抱着高高隆起的肚子婉转娇啼。
    穴口从滚烫变得冰冷,男人在楚明萧的视线中,脱掉自己的衣服,粗壮的性器笔挺的从裤子里弹出来,顶端还滴着半透明的液体,看的楚明萧口干舌燥。
    男人在楚明萧瞪大的眼神中,用自己的性器顶弄那努力收缩,宛如一朵紧闭的羞涩小花,被残忍的戳弄着。
    那又软又硬的顶端戳弄着后穴,顶弄这敏感会阴,操弄的怀里的人不停尖叫。
    “啊哈不要水水泄出去了啊啊啊啊”楚明萧扭动着自己的腰肢,想躲开这令人痛苦的快感。
    她的花穴被滚烫性器顶弄的被迫翁张着,被灌满的小肚子慢慢小了一圈。
    男人却在茶水倾泄时,将整个性器强悍的捅了进来,穴腔里的水顷刻间被粗长的性器堵了回去。
    穴道被水波撞击,楚明萧承受不住的哀啼一声,甜美的过头的快感令她浑身痉挛,口中的津液顺着嘴角滴落,陷入漫长的高潮。
    “宝贝,你里面又凉又热的。”男人在她耳边轻笑着,顶端抵在花蕊最深处,一下轻一下重研磨着。
    女人娇吟着,花穴里涨的厉害,挤压的水一股股的往外流,她虚软无力的腿还高高的吊着,只能浪荡的晃动小屁股,“插进来,秦延肏死我啊啊啊啊!”
    秦延随手将她的腿放下,如她所愿,性器一下顶开层层媚肉,撞开她的宫口,插进她温暖如水却紧致异常的子宫里。
    随即他将绵软的楚明萧抱坐在怀里,楚明萧被迫跪坐在床上,将那粗长的性器吃的更深。
    楚明萧恍惚间觉得几乎要顶到她的胃,秦延像抱着一个性爱娃娃,掐着楚明萧的细腰将她抬起落下,宛如她在主动套弄着男人的粗长。
    穴腔暖热的茶水不断的浇撒在男人的顶端,床单已经被她打湿大片,收缩嚅动媚肉被男人强硬的顶开,穴口已经被撑到极致。
    她的花唇被顶的发麻,滑腻的臀部被他撞啪啪作响,嫣红的宛如两瓣粉桃。
    楚明萧被他顶的乱颤,一只手却还不怕死的掰开自己的臀瓣,那收缩的后穴被汁水泡粉嫩,她攀附在男人肩膀上,媚声媚气的呻吟着:“嗯哼这里也好痒啊!”
    秦延早就看她嫩桃似的臀沟眼馋,猛地将女人按到在床上,性器从穴腔中抽出,嵌进女人紧闭的臀沟里,顶弄这那被汁水泡的发软,却更加紧窒的后穴穴口。
    被操弄的正舒爽的小穴无助滴着汁水,楚明萧声音都哑了,喊不出来,仰着头无声的张着小嘴喘息着。
    粗壮的性器就狠狠碾着她的前面的穴口,滚烫的棒身操弄着她收紧的臀沟,每一下顶端都浅浅的戳入肠穴口,后穴就好像小嘴般吮吸着他的龟头。
    那壮硕的物什被臀沟夹得抖动,秦延闷哼一声,重新将粗长塞进女人的穴腔中,大开大合的操弄着水汪汪的软穴。
    楚明萧觉得她就像大海中颠簸的小船,被秦延卷入无止境的高潮,圆润的脚趾勾着床单,在男人又一次碾过肿胀不堪的敏感点时,喷洒出一股股潮液。
    秦延将抖动的壮硕从子宫里抽出,抵在被肏弄的软烂肿胀的穴壁上,喷射而出。
    大量精液灌满楚明萧的穴腔,穴腔中被精液击打着地方,仿佛都成了楚明萧的敏感点。
    她被男人的精液烫坏了,已经射不出来潮液来,浑身都变成了快感的提线木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抽搐着,穴口上方的小孔喷溅着滚烫的淡黄色液体。
    秦延着迷的看着她被自己肏尿,脸上是高潮迭起又羞愤的妖媚表情,绵软的壮硕还塞在她的体内,居然又一次硬了起来。
    知道女人承受不住再来一次,秦延将肿胀的性器从她穴腔抽出,合不拢的小口不断的往外吐着精水。
    楚明萧脑袋已经埋进男人怀里,小巧可爱的鼻子翁动着,嗅着男人的气息无知无觉的昏睡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