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纨妓【1v1H】 > gan涩,湿泞,肏她
    昏暗的房间里,女人的啜泣和男人的喘息交织在一起。
    楚明萧的眼前像朦了层半透明的纱,晶莹的泪珠朔朔的往下落,小嘴里是期期艾艾的啜泣。
    男人在咬她,浑身上下哪里都咬,不是调情似的轻咬,而是咬的又凶又狠。
    像极了惩罚,又像野狼在圈地盘。
    楚明萧皮肤本就细嫩,男人力道把控的极好,没有咬破,每一口都留下淤紫的痕迹,疼的床上醉酒的人儿打着颤。
    她控制不住的往后躲,男人就扯着她的脚踝,将她圈住自己身下,随后咬的更狠。
    楚明萧疼的抽气,整个雪乳都泛着都疼的厉害,她觉得自己的乳尖都要被男人咬破了。
    这人不是秦延,她手脚虚软的推拒着男人。
    秦延对她一直很温柔。
    楚明萧此刻混沌的脑子全被秦延占据,难过的不行,男人比牙齿柔软不知多少的唇蜿蜒向下,落在她抽动的小腹处。
    温热粗粝的舌头在舔她,顺着平坦的小腹,舔舐到她的侧腰,流连在那一处。
    他又要咬她了。
    她哭的更厉害,低下头,也只能看到男人埋在她小腹处毛茸茸的头。
    女人整张脸都是湿漉漉的,抽泣的呜咽着。
    “......不要。”声线颤巍巍的,可怜极了。
    “那人摸这儿了。”男人在她侧腰上吐息,却丝毫没有心软,牙齿就钳进她的腰间,激的她浑身掀起战栗。
    牙齿研磨着楚明萧腰腹处白皙的软肉,落下一串咬痕。
    不知道是不是疼习惯了,楚明萧迷糊间觉得男人似乎咬的轻了些。
    可还是很痛,她浑身已经汗津津的,只能无助的抻直细白的脖子,赫赫的喘息,承受着男人的噬咬。
    腰腹处被摸过没被摸过的地方,都被男人或轻或浅的咬过,他的唇紧接着朝下去,漫过她的小腹,目的地不言而喻。
    楚明萧心像被一直大手猛地攥住般,随着男人的动作惊恐的睁大了眼睛,那里也要被咬吗?
    男人咬的力道,她会死的……楚明萧身子已经哆嗦起来,细白的腿腿踹着男人,却被用手攥住,朝两边打开。
    她的腿心已经敞开,细密的汗珠顺着她的额角滴落,楚明萧浑身上下颤拎拎,虚软无力的哭啼着摇头。
    "不要.......呜呜......"
    秦延鼻息已经嗅到淡淡的腥甜,干净粉嫩的花唇因为害怕瑟缩着,包裹着女人窄小的穴口。
    干涩的,完全没有想象中的湿泞,除了楚明萧刚开始沁出点湿意,此刻居然已经开始干涸。
    秦延伸手拨开那娇小的花唇,拇指已经娴熟的抵在女人的花核上,像往日般挑动她的情欲。
    女人的啜泣声小了很多,随之是低低的呻吟。
    可那窄小的穴口甚至都没有瓮动,更别提有汁水溢出,完全不同于平日碰一碰就汁水肆流的模样。
    “这里没被别的男人碰过吗?”他将唇附在上面,舌头挑弄着花唇。
    楚明萧被男人问的狠狠的一颤,却说不出没被男人碰过这种话。
    她浑身上下都被秦延碰过了,下面的小嘴都是被他一点点开发的,她被秦延肏透了,身子也只记得秦延。
    这是不能抹去这个事实,她也不想抹去。
    她不知道身上陌生男人这莫须有的占有欲从何而来,却还是满脸泪花的坚持点头。
    “呜呜.....被碰过了……”她哭的脑子嗡嗡的,只觉得浑身都痛,花唇突然一阵剧痛,男人居然真的咬了上去。
    那力道轻很多,牙齿细致研磨着,似乎要把她吃下去。
    楚明萧还是哀啼一声,浑身都在哆嗦,破罐子破摔的喊道:“我浑身都被秦延碰过了,你舔的地方早被他肏透了!”
    预想中被疼痛感并没有传来,男人居然将牙齿彻开,用舌头温柔舔弄着她肿大的花唇,像是爱抚般,舔弄了许久。
    紧跟着那灵活温热的舌头就想往她穴眼里钻,紧到窒息的穴口连根舌头都钻不进去,男人只能作罢,动作意外温柔的舔着她粉嫩的穴口。
    直把整个穴口玩弄的亮晶晶的,女人也只是难受的呻吟着,半点情动的迹象都没有。
    秦延抬起头看着哭的眼睛都肿的楚明萧,疑惑的皱着眉,眼睛却越来越亮了起来。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想,手指爱怜抚摸女人饱满殷红的唇瓣。
    两根手指就已经探进她的嘴里,搅弄的她口中津液顺着嘴角直流。
    熟悉的气息顷刻间将楚明萧灌满,原本的推拒变成了攀附,两只细白的腿已经缠了上来,细腰也虚虚的抬了起来。
    秦延太熟悉她这副情动的姿态了。
    楚明萧宛如吃了春药般,原本干涩的穴口已经湿滑一片,紧闭的穴口也自发的张开小缝,宛如堵不住的泉眼般,滋滋的往外冒水。
    秦延舌头已经顺着缝隙就顶了进去,那穴口顿时绞紧,一大股液体流了出来。
    楚明萧的身体对他的气息太过敏感,甚至脑子都没反应过来,只是两根手指,就让她陷入高潮。
    她醉迷糊的脑子已经钝了,直接被卷进快感的浪潮,拱着腰尖叫呻吟着。
    不知道男人为什么突然那么猛烈的吃她的穴,舌头吃不够般,拼命的朝她穴腔里钻。
    她甚至能听到舌头抽插时,发出的滋滋水声,这快感跟噬咬比起来甜美的令人发狂。
    楚明萧以及熟练的抬起臀,迎着男人的动作,敞开腿享受着男人用舌头操弄他的快感。
    她的指尖插进男人的黑发中,嘴里舌尖勾着男人的粗长的手指,涎水直流,恍惚有种秦延正在肏她的错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