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纨妓【1v1H】 > ⓣīмīχs.∁ǒⅯ 撑破,嫩xue,肏松

ⓣīмīχs.∁ǒⅯ 撑破,嫩xue,肏松

    男人轻轻的抽动着粗大,抵在穴口处那冰冷的钢笔,执拗的朝没有一丝缝隙的穴口处钻。
    “会坏的”
    楚明萧被顶的咿呀呻吟,一双珍珠似的泪眼,泪珠要掉不掉的悬在红通通的眼眶里,惹人怜爱的狠。
    男人心软了,另一处却硬的更厉害了。
    “萧萧,放松一点。”秦延语气温和,手指温柔揉着紧窒的穴口。
    那圆钝的笔头居然真在顺着抽插的性器,在嫩穴里撬开一点缝隙,缓缓的插了进来。
    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快感!
    楚明萧惊恐的睁大眼睛,眼眶的泪终于掉了下来。
    她要被撑破了,却还能感受到快感,汁水孜孜不倦的湿润着穴口。
    男人手指摩挲着完好的嫩穴,下一刻居然抽动起来。
    嫩穴没有因为塞进钢笔就变得更大,反而吸裹的更加紧,紧闭的将穴内的两个东西贴合在一起。
    秦延忍不住闷哼出声,完全褪去了温和的外衣,不停挺动性器,不断的顶开层层叠叠的媚肉,肏弄着女人的嫩穴。
    钢笔随着他的动作不停的按压着性器,那硬钝的圆头时不时剐蹭着龟头,暴涨的快感冲刷掉他的理智。
    楚明萧发出尖叫出声,这快感太诡异了。
    裹挟着性器和钢笔的窄穴,在男人的动作下,两个都宛如都活了一般,在她穴腔里相互滚动倾轧,碾着各处不同的敏感点。
    男人速度由慢至快,穴口处糊满发白的液体,全是男人抽插出来的。fùτаχs.∁δм(futaxs.com)
    楚明萧已经没有力气尖叫,她只能难耐的甩着头,小小的抽气呻吟。
    钢笔有时会随着秦延的抽插,从穴口处被挤出,可下一秒又会被男人顺着松软的穴插进去。
    每每再捅进去,楚明萧都会忍不住挺直腰肢,尖叫出声。
    她的穴腔深处已经抽动到酸痛,射不出潮液,现在更像一张贪心的小嘴,渴望男人的精液滋养。
    楚明萧浑身已经软的像面条,只能偎在秦延身上,像个绝美的娃娃随便他摆弄。
    “啊啊啊啊又啊哈又掉出来”
    钢笔又一次从穴内被挤出,秦延将物件再一次塞回去,狠厉的挺动抽插,他咬着怀里人的耳朵问。
    “怎么总是掉啊”
    楚明萧像置身在狂风暴雨中的竹筏,整个人被颠的不知所措,浑身上下感官失灵,唯有身下被不断撑开的花穴,提供着如潮水般的快感。
    “呜呜啊啊不知道啊”她的身体随着男人的动作起伏,早已被快感淹没,只能无意识的回答男人的问题。
    “被肏松了才吸不住吗?”
    “啊啊萧萧明明明明被呜啊哈肏坏了”楚明萧痴痴地说着,花穴却忍不住绞的更紧。
    秦延被她吸得闷哼一声,险些没射出来,他大力的撞开痴缠在一起的花腔,又抵死的抽插几下,将钢笔拔出。
    性器抵在迫不及待的宫口,渴望着精液的宫口张合着,被男人浇上浓稠的白液。
    男人憋了七天,即使的第二次,精液也多的吓人,烫的楚明萧直哆嗦,浑身缩成了一团。
    秦延将性器从她体内抽出,帮她清理身子时,楚明萧已经困倦的挣不开眼。
    他拨开楚明萧的腿,替她清理好糊着厚厚白浊的穴口后,大手放在她微微发涨的小腹上,另一只手则伸进红肿不堪的穴道内,想把里面多余的液体掏弄挤压出来。
    免得她明早不舒服。
    楚明萧却下意识的往后一缩,两只手无意识捂住自己的花穴和涨圆的小腹,含糊不清的呢喃着。
    “我要含着睡觉。”
    剩下的呢喃秦延听不真切,他看着怀里沉沉睡去的人,眼神越发柔和,低头吻上睡美人鲜艳欲滴的唇。
    他细细的舔着她的唇纹,温柔的碾压着那饱满的唇珠,这个吻冗长又细致,直到楚明萧呼吸逐渐紊乱,男人才放开她。
    他伸手点了点楚明萧蹙在一起眉心,“小坏蛋,胆子倒是大的很,都学会拿枪威胁别人了。”
    语气一顿,浴室里回荡秦延略带疑惑的声音:“秦翼可一句好话都没说,你怎么反倒想给我生孩子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