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纨妓【1v1H】 > 撩拨,找茬,开枪
    楚明萧这月事来足了七天,小腹抽痛乱绞般的痛让她吃尽了苦头。
    现如今终于消停了。
    她窝在沙发上,晨起的阳光透过玻璃笼罩在她身体上,整张脸白的近乎透明,原本殷红饱满的唇泛着白,浑身都透着病气。
    这几天任由她多么不老实的撩拨秦延,那物事硬邦邦的抵着她的大腿,秦延也都忍着,实在撩拨的狠了,就自己去浴室解决。
    始终不提将她送回桃夭馆,
    他在这秦家大宅实打实陪了楚明萧七天,今早才出门办事。
    楚明萧这几天都没怎么动,浑身上下都酥的厉害,这会被太阳一照软绵绵的柔弱无骨。
    她正看着窗外缀满枝头的红茶花,繁复的花瓣层层叠叠开的极大,压得细枝都弯了腰。
    楚明萧觉得好看,思索这花型绣在那种颜色的旗袍上最合适。
    “诶?大少爷,你咋来了?秦爷今天不在家!”
    明艳的眼睛撩向喧闹的门口,楚明萧随手扯过薄毯,搭在自己身上。
    “他人呢?每次来都不在?躲老子?”
    守在外面的保镖拦不住,门哐的一声从外推开,急冲冲走进来个约莫三十多岁的男人。
    他个子不算高,穿着不甚合身的西服,显示着生活不如意。
    那双还算周正的脸有着几分癫狂,不大的眼睛大喇喇的在屋子里环视一圈,仿佛回了自己家。
    他视线落在楚明萧身上时,明显愣住了。
    楚明萧几天怕冷的厉害,就坐在沙发太阳下了,整个人跟透着光似的,雪肤凝脂泛着光,美的不似凡尘,但偏生那股子纯洁气,又让人忍不住想把她弄脏。
    闯进来的男人愣了几秒,呼吸明显粗重了不少。
    “呦,秦延这好小子还藏着这么个尤物呢。”他嘴里不着调的说着,“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楚明萧懒洋洋的抬眸,那双剔透的眸子跟猫眼琉璃珠似的,一眨不眨的盯着男人看。
    “你是谁?”
    秦翼觉得浑身都燥热起来。
    庸城有名望的大家闺秀他基本都见过,也没见美成这样的,不知道秦延从那个小门小户里挖出来。
    他心里嫉恨着,眼红的都要滴血了,如果不是半道杀出的秦延,这秦爷的位子,本该是他的。
    这美人,也合该是他的。
    他的目光在楚明萧身上舔了一遍又一遍,贪婪又恶心,却又透着忌惮。
    “秦翼,妹妹是哪家的?”
    “哦......你是秦延的大哥?”楚明萧托着腮,寻思这秦家挺有意思,秦延这大哥过得得多不如意啊。
    她随口说出自己的名字,“楚明萧。”
    秦翼一愣,莫名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桃夭馆的?”
    他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没等楚明萧说话,居然笑了。
    那张脸还带着嫉恨,扭曲成一个诡异的笑,他笑的格外开怀。
    “原来是个婊子,杂种配婊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
    楚明萧也不恼,看着秦翼滑稽的咳嗽出声,眨了眨眼,“杂种?”
    “怎么?你不知道吗?这事所有人都知道啊?”他抬起头,声音透着恶意道:“秦延可是个妓女生的啊。”
    “刚才你进屋我就想说了,为什么都是兄弟,秦延长这么好看,身高马大的。”楚明萧薄唇开合,语气凉凉。
    “这么看你们秦家遗传也不怎么啊。”
    秦父个子就不高,他母亲也很矮小,身高一直是他的痛点。
    他气的脸涨通红,喘着粗气,眼白里都是血丝。
    “你他妈一个婊子狂什么?”趁着保安没反应过来,他猛地扑上来,脸上挂着狞笑:“今天我就尝尝你这婊子的滋味。”
    他油乎乎的脸就朝楚明萧身上拱,保安从后面拉住他,楚明萧反应极快的用薄被罩住他的嘴,像给疯狗戴上罩子似的。
    他还在挣扎着,满脸都横着疯狂,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
    “你的逼和秦延那婊子妈一样吗?秦延插得......”
    屋子的乱吠停滞,秦翼看着近在眼底的盒子炮,金边花纹缠绕着枪口处,黑洞洞的对着他。
    他嘴边的叫骂片刻,突然又骂了起来:“别以为......别以为拿着把枪就能吓到我?你开过枪吗?”
    他看着穿着旗袍,半跪在沙发上的女人,娇软的宛如屋里细心呵护的花朵,浑身透着病态美,但那双冰冷着透着琉璃质感的眼睛。
    带着淡淡的些嘲讽。
    ——砰。
    屋子里传来一声枪响,震得鸟雀乱飞,秦翼抖着唇看着自己胳膊肘,剧痛慢半拍的传来,他哀嚎一声,那张脸终于不再挂着扭曲的疯狂。
    而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你这个臭......”
    楚明萧微微挑眉,秦翼把到嘴边的话憋回去,咽了口唾沫。
    “我还是秦延大哥!”声音都在抖。
    “松手吧。”楚明萧朝保安看了一眼。
    “算你识相......”他龇牙咧嘴的扶着自己手臂,却不敢张狂,转身就要朝外走。
    “我让你走了吗?”
    秦翼身体一僵,愣愣的转身,有些崩溃的道:“你还想怎么样?”
    “秦延的大哥?”楚明萧似笑非笑,把玩着手枪,点了点沙发,“坐,咱俩聊聊天。”
    他是真的怕楚明萧崩了他,这女人身上有一股疯劲,压根就不按常理出牌。
    秦延身边就他妈没一个正常人!
    秦翼捂着胳膊,摸着沙发的角拘谨着坐了下来,和来时的狂妄完全相反。
    “ 秦延妈妈是怎么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