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纨妓【1v1H】 > 腿软,喂饭,保证
    薄纱轻笼,晨起的薄暮映在人脸上。
    躺在床上娇美的人拥着薄被睡的憨甜,殷红饱满的唇瓣微张着,小巧的鼻子可爱的瓮动。
    外面有些许吵闹,她紧闭的眸子缓缓掀起,伴随着片刻的惺忪才回过神。
    她抱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浑身上下酸痛的厉害,蓬乱的头发顺着肩头缓落,露出遍布红痕的肩头,纤细的腰肢上还有男人大掌留下的指痕。
    身侧的余温已经消失,她没有看见男人,只是床头挂着她素白的旗袍,烘干熨烫平整的挂在哪里。
    楚明萧掀起被角,她腿根酸软的狠,刚下床,整个人就软倒在地摊上,昨晚使用过度的地方牵扯出一阵疼痛来。
    她不悦的皱紧眉,门从外面推开。
    秦延一进屋,就看到楚明萧浑身赤裸的跌坐在地上,连忙快步将人从地上抱起来。
    女人一言不发,刚睡醒的她眼角微红,纤白的手指可怜兮兮的攥着床单,大腿还在微微颤抖,浑身上面遍布红痕,连脚踝都没落下。
    “昨晚我贪心了。”秦延半跪在床头,他身上穿着居家的衬衣,眉眼都浸满了温润,和昨晚把她压在浴缸里的模样大相径庭。
    楚明萧不悦轻哼一声,平坦的小腹却发出咕咕的声音,小脸上顿时挂上两抹羞红,她强行拎着声线,冷着脸说道:“我饿了。”
    “饭做好了,穿上衣服就去吃。”秦延拿着她的底裤,一手握住她的素白的脚踝,轻轻的套上去。
    原本紧闭的大腿微微分开,隐约能窥见腿心的肿胀。
    那处虽已经清洗上药,却还在肿的厉害,往日如蚌壳紧闭的穴口,这会花唇外翻着,能看到淤红的孔洞。
    花唇上还有细细的破损,无一不昭告着他,昨天委实做过了头。
    秦延愈发愧疚了,耐心的替楚明萧把衣物穿好,又在女人的坚持下洗漱一番,抱着她下了楼。
    楼下的佣人不算多,小猫两三个,楚明萧看着那些女佣好奇又泛着羞意的脸,脸上的红霞又深了几分
    她昨天声音不算小,第二天更是被人弄得走不动路,委实有些丢人。
    绕过客厅,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饭,冒着热气腾腾的白雾。
    楚明萧嗅着半空中的香味,不争气的咽了口口水。
    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怎么吃饭,她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秦延好脾气的抱着她坐在椅子上,楚明萧看着周遭的下人,怪不好意思的,扯了扯他的袖子。
    “我坐椅子上吃。”
    秦延不语,手指轻捻了下她的酸痛的腰,惹得女人皱了皱细眉,控制不住的倚在他身上。
    他转头朝后面的人道:“你们都下去吧。”
    楚明萧觉得他学坏了,伸手捏了他硬邦邦的大腿肉。
    眼睛却馋猫似的盯着桌子上透亮泛粉的虾饺看,这是真的饿狠了,秦延好笑的摇摇头,感觉怀里人的眼睛都绿了。
    男人端着一碗温温的米粥,放在她面前,把勺子塞在她手里。
    “许久没吃东西了,先喝点粥。”秦延好脾气的哄她。
    楚明萧捧着碗,白粥温度适宜,熬得软糯,充斥在齿间是大米特有的香甜,温热她干枯收缩的胃。
    心里不悦散去大半。
    楚明萧这会吃饭还算优雅,一碗粥刚喝一半,客厅里突然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
    “秦哥哥。”人未到,声先至。
    楚明萧就这声音里的甜腻,又喝了两勺粥。
    “今天天气好,爸爸让我找你去......”餐厅门口,身穿鹅黄色小洋裙,裙摆张扬的少女看清楚里面的一幕,嘴里话顿时停了下来,小脸有些煞白。
    她唇瓣颤了颤,勉强克制的捏着裙摆冲秦延行礼。
    楚明萧瞅着她那张摆满情绪的小脸,低头又抿了口粥。
    她小脸白白的,假装不经意间,小声问道:“这位姐姐是谁呀?”
    “今日我有事,就不去了。”秦延只是回答了她前面的话。
    她又往前走两步,圆圆纯真的眼睛里撒了些失落,嗫喏的攥着手指,低声道:“好的......那秦哥哥,哦不对,秦哥我先走啦......”
    秦延眉头一皱,刚欲说话,突然听到碗摔在地上破碎的脆响。
    这声响在安静的餐厅里格外突兀,两人不禁把视线落在楚明萧身上。
    楚明萧原本捧在手里的粥碗,现在四分五裂的躺在地上。
    就见她突然捂住胸口,小脸瞥向一边,看起来格外难受的干呕着。
    “怎么回事?”秦延顿时有些急了,拍着她的背担忧的问着。
    洋装少女被这一幕吓了一跳,却还是快步拿着杯子接了水,放到楚明萧面前。
    少女有些忧心的道:“生病了吗?”
    楚明萧突然从秦延怀里跳出来,一巴掌甩在他身上,泪眼连连的道:“秦延你是人吗?我怀着你的孩子,你让我去伺候别的男人?”
    秦延脸上缓缓浮现出一抹迷茫,洋装少女愣在原地。
    她站在原地把这句话消化了两遍,看着那身穿旗袍的绝美女人细眉轻簇,一手捂住肚子,浑身轻颤的痛苦模样,惹人怜惜的不行。
    她连忙走过来扶起楚明萧,将比她还高出半头的女人搂在怀里。
    怀里的女怀里的女人哭了,身子还在微微颤抖,洋装少女气得不行, 一双明亮圆润的大眼睛不可置信看着秦延。
    “秦哥....... 秦爷!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哦豁,楚明萧微微抬头,连哥哥都不叫了?
    她把女人小心的扶到沙发上,楚明萧嗅到少女身上有甜甜的味道。
    洋装少女拧着眉,半蹲在沙发前,软乎乎的小手攥住楚明萧的手,一脸笃定的冲她道:“姐姐你别哭了,对孩子不好,你放心。”
    她站起来,转身冲着尚还有些茫然的秦延,脆亮的声音格外严厉声道:“秦爷,今天的事情我会告诉我爸爸,让他重新斟酌和你的合作。”
    楚明萧眨眨眼,轻轻拽了拽洋装少女的裙摆,嗫喏道:“打扰他们生意......会不会不太好。”
    “姐姐,你怎么还替他着想啊!这种人有什么值得喜欢得!”洋装少女恨铁不成钢。
    楚明萧埋在沙发背上,笑的浑身都痛。
    她看着楚明萧痛苦颤抖的模样,咬了咬牙:“今天的事我就不告诉我爸爸了。”
    “不过!”她圆溜溜的眼睛瞥向秦延:“还请秦爷给我写个保证书。”
    说完,她抱住楚明萧,安慰她道:“姐姐,我叫顾芝芝,以后他再欺负你,你就去庸城西街3号顾家找我。”
    秦延:......
    楚明萧在戏谑的看着他。
    秦延咽下满嘴的无奈,但的确是他惹的桃花债,只能背下这口黑锅。
    “我写。”
    保证书一式两份,盖上手印后,顾芝芝才一步三回头的走过去。
    她满脸愤慨的走到门口,一个高大的男人正站在门口等她。
    男人头发略长,五官凌厉立体,惹人注目的是左脸上从眉尾横跨到下颌骨的疤痕,显得格外凶悍。
    她走到男人面前,不过堪堪到他肩膀,乖乖的叫着:“大哥。”
    顾式只是轻轻的抬抬下巴颌,两人虽是亲生的,但他自她小的时候就离家,这两个月才回来,顾芝芝甚至有些怕他。
    她左右张望了两下。
    看到爸爸,连忙扑上去,信誓旦旦的道:“爸爸,我不喜欢秦延了。”
    少女雀跃的宛如燕子,裙摆飞扬,细白的脖颈在太阳下照耀下有细小的绒毛。
    顾式喉咙宛如被绒毛挠了下,有些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