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纨妓【1v1H】 > 镜子,流水,子宫
    楚明萧忍受不住空虚的发出一声闷哼,吐出嘴里的硬物,拉开男人的手,眼巴巴的望着他。
    秦延直接托着屁股将她抱进里屋,楚明萧惊呼一声,两双腿夹住男人的腰,屋里有一个大大的梳妆台,一旁放了个正对着它的等身的西洋镜。
    她看到自己满脸潮红的痴态,头发蓬乱的被男搂在怀里,秦延正在解她的盘扣。
    他认真的,像是剥开名贵的礼物,素白的旗袍掉在地上,小衣挂在梳妆台桌角处,底裤湿漉漉的挂在一旁。。
    大大的镜子里,男人抱着她反过来,一条腿放在梳妆台上,拉开了她的腿,在她耳边呢喃着。
    “看看自己。”
    楚明萧面对着镜子,她清晰的看到粉嫩肿胀的穴口瓮动张合,汁水自花唇上滴落,男人的那粗壮的硬硕就卡在她的腿间,对比之下她那处窄小的不可思议。
    “小吗?”男人问她。
    “小。”楚明萧声音细弱蚊蝇。
    男人伸手拨开花唇,露出里面湿漉漉的穴眼,“但是很贪吃呢。”
    他的语气太过温润,楚明萧难得的羞涩几分,一股水却又顺着穴口滴了下来,打湿了秦延的手,她羞的浑身都粉了,身体却热的厉害,难耐的蜷缩着脚趾,闭上了眼睛。
    男人就在她身后,另一只手滑到她的平摊的小腹,温润的说着:“萧萧,睁开眼睛看看你那里是怎么贪吃的。”
    花唇被突然被那灼热的粗壮拨开,那东西就抵在了她的穴口处,楚明萧被他诱的眼眶湿漉漉的,眼尾飞上了红,却控制不住的睁开眼睛。
    那粗大的壮硕正在摩挲着她的穴口,顶弄着花唇,尖锐的快感仿佛成倍的叠加。
    她迷乱的微眯着眼睛,娇喘着,呻吟着,看着男人耐心的磨开她的窄穴,将那硬物一寸寸的陷入她的穴腔内。
    楚明萧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粗长将她的窄穴撑得大极了,原本粉嘟嘟的穴口被他撑得都有些发白,薄薄的花唇紧紧的锢着男人的性器。
    好淫乱,楚明萧舔了舔自己的唇,哪里还残留着男人的味道。
    她开始担心,那窄穴好像真要被男人撑裂开。
    可是被填满的感觉好舒服,她看到自己那张媚态百出的脸,又想起楼里姐姐被操弄着隆起的小腹。
    雪白的肚肉被高高顶起。
    男人进的太慢了,才进去一半,她里面好痒,明明还在担心穴口会不会撑坏,可那深埋的体内花蕊已经完全张开,等待着男人迅速的捅进来。
    那张殷红的嘴娇喘着,小手攥着男人的衣服,催促他插得再深一点。
    男人把她的腿拉的更开了,胯下一摆,那性器居然大半都捅了进去。
    “啊——”女人娇喘出声,尖叫着抽搐着,又硬又大的性器搅的穴腔深入酸胀的不行,她两条腿无助的抬起,又耷拉下来。
    滑腻的花腔吐着汁水,内里柔软的芯子一下被男人的顶开,那是比花腔更加紧致温暖的地方。
    男人抵在柔软的内芯,掐着她的细腰,碾着那处开始大力抽插。
    “太大了......啊哈......真的.......呜全都插进来了......”女人被他撞得汁水飞溅,强烈到令人战栗的快感裹挟着她,明明塞满的地方,男人的粗长却还在往更狭小的缝里插。
    怀里的女人太美好了,温暖潮湿,宛如花蕊处有小嘴不停地吮吸着他。
    男人一次比一次肏的深,秦延脸上温和已经消失不见,梳理整齐的头发凌乱的搭在眼前,浑身上面充满着野性,他大力碾着那极致的柔软,恨不得将胯下的两个圆球都塞进去。
    楚明眼睛已经失焦,眼眶悬着泪珠,微张的小嘴只有期期艾艾的呻吟,香汗淋漓的身子只能随着男人挺动而起伏,那丰满的乳房随着男人的动作乱颤。
    她的身子被男人彻底打开了,想象不到的极致快慰如迷雾般笼罩着她。
    “萧萧,看镜子。”男人温和的声音穿透白雾。
    楚明萧已经被快感冲刷掉了理智,她只能抬起泪眼朦胧的眼睛,凝视着那镜子。
    男人猛地加快了速度,楚明萧看到自己肿起来小穴,清晰的看到自己如那个姐姐一般。
    看到自己雪白薄薄的肚肉,被男人的捣弄起伏,她甚至能看到男人的性器顶端的模样。
    仿佛要被男人顶穿一样,她肩膀是男人脸上滴落的汗,耳边是男人急促的喘息,眼前是男人在入她的穴
    那幼嫩的花穴已经闭合不起来,张着圆圆的小嘴,男人可以肆意的将性器全根抽出,在猛烈的戳弄进来。
    浅浅的花腔吃不了的性器,全部强悍的戳进了子宫腔内。
    “啊......嗯嗯......哈不要了。”楚明萧啜泣娇啼着,嘴里胡乱的喊着。
    男人的搂着她的细腰,性器在她穴腔里旋转一圈,残忍却绵连的快感就要把她烧着了一般,男人把她按在梳妆台上,愈发大力的操弄了起来。
    窒息的快感让她只能攀附着男人,楚明萧虚软的手搂着男人脖子,身子剧烈的抖动着,潮液说不清多少次的从穴腔深处射了出来,又被男人堵了回来。
    她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小腹,那里微微发涨,全是被男人堵在子宫,流不出去的汁水。
    男人按住她的手,隔着薄薄的肚皮,一下又一下的戳弄着她的手心。
    “还找别人吗?”秦延声音不再温和,露出他隐藏在深处的阴暗面。
    “呜......”女人残存的理智,勉强让她从快慰中回过神来,她咬着唇,从齿缝中挤出一句话:“你没用......啊哈.....我就还找。”
    “唔——”
    男人伸手揪着她的花核,屈指弹弄着,肿胀到脆弱的花核那堪这般玩弄,只能轻轻触碰就能让女人陷入高潮。
    她只是嗯哼一声,唇珠被咬的沁出血来,秦延动作不停,只是低头看着那张高潮迭起的脸。
    衬着那抹血色,宛如一株荆棘里开出的玫瑰。
    秦延爱惨了她这幅倔强的模样,胯下的性器跳动着,他猛烈的抽插几下,在女人又一次高潮绞咬这他时,一股股灼烫的精液射进她的子宫腔内。
    他的精液好多,射的力道很大,像是积蓄了好几天,女人被击打的又高潮一次,却喷不出汁水来,只能痉挛着身子承受。
    湿软的性器滑出穴腔,那肿胀的更厉害的花穴无力的瓮动着,却已经被他肏弄的合不拢,只有浓白的液体夹杂女人的潮液,淅淅沥沥的往外流着。
    秦延揽住还沉醉在高潮余韵中的楚明萧,低头舔了舔她唇上的血迹,仿佛刚才的强硬只是昙花一现。
    他语气又变得温润,低低的喟叹道:“下次再这样,我会......”
    秦延没再说下去,眸子里晦暗不明。
    楚明萧身子一抖,一大股混杂的液体从她体内泄出。
    她软软的回过头,小脚轻轻蹭着男人的腿弯,牵着秦延的手放在自己的穴口处,神情饕足且娇媚。
    “那你就不要我了吗?”
    “不。”男人也咬了下她的唇珠,手指顺着她的力道插进穴里,“你应该不知道,我一直都没吃饱过。”
    她的腿弯再一次被男人的硬物抵住,秦延轻蹭着,叹息的道: “萧萧,我会玩坏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