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纨妓【1v1H】 > ⓣīмīχs.ⅽǒⅯ 宴起,告白,要你

ⓣīмīχs.ⅽǒⅯ 宴起,告白,要你

    贺公馆后院内,昏黄的灯光烧红整个庭院。
    贺公子在宴会一向不拘着,有人已经两两结合躲在树后,花盆后,玩起了成年人的游戏。
    贺公馆的后院从不缺少遮掩的建筑。
    众人喝酒迷醉时,贺颐盛更改了游戏规则,花朵变成了采花人。
    赢的人将获得贺公馆一年的使用权,而输的则带不回他的美人。
    被抓到即满盘皆输。
    他带来的佳人可以任选现场的男人与之欢好。
    贺颐盛这个怪咖的桃色盛宴在他支开画架后,正式陷入高潮。
    院子里的灯疏忽间灭了。
    酒精如恶魔攥取了人的理智,周围男男女女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呻吟将宴会拉到情欲深渊的边沿。
    宴会厅的男人还未从对调的身份中反应过来,就被女人抓了个正着,被黑衣人请离了场地。
    俊秀的男人这会多数遭了殃,环肥燕瘦的各色佳人拖着长长的裙摆,伸出如雪藕一般的手臂,扯歪他的上衣,拽落他的领带。
    就连白色衬衣上,还印着女人精致的红唇。
    男人却难以消受美人的青睐,东躲西藏的满头大汗。
    追逐间女人洁白的裙子被踩到,那层层叠叠的裙摆,居然是由一缕缕长长的白纱条堆叠出来的。fùτаχs.∁ōм(futaxs.com)
    轻轻一扯,就自胸口处抽离一根,将那妙曼的雪白展露的更多,腿侧也像是突然开了叉,露出一点点细白的大腿。
    美人们却浑不在意,她们娇笑着,跑的香汗淋漓,像男人往日里对待她们一般,端着酒杯,勾着被抓到男人的下巴,淋湿他们胸口。
    顺着喉结细细舔舐,媚里媚气的冲着男人娇笑:“抓到你了。”
    然后毫不留情的将男人推给维序游戏的保镖。
    贺颐盛手中画笔恨不得飞起来,这怪诞,颠倒的却又浓墨重彩的情欲的场景,给他说不完的灵感。
    他在画布的偏隅一角看到了秦延,他仿佛独立出这个场景一般。
    男人身上的西服依旧笔挺,衬衣的纽扣系到脖子,连呼吸都带着属于他的节奏。那双戴着眼镜格外温和的眼睛追随着宴会中间,宛如雪白蝴蝶的女人。
    她完美的融入了这个游戏里,裙摆在她身后飞扬,雪白的足宛如森林里恣意妄为的小鹿。
    她似乎不爱追逐男人,抓男人的动作极为粗鲁,却总能让气急败坏的男人在看到脸都瞬间,就毫无芥蒂的原谅她。
    因为楚明萧答应他,若是不被她找到,就给他一个奖励。
    秦延对奖励心动,所以他躲得隐秘。
    但外面的那些男人总有胆子大的,他们也会在躲闪时扯女人身上的衣服,让她们如花苞包裹内花蕊,扒掉花瓣,露出娇嫩的内芯。
    楚明萧被抽掉第一根丝带时,男人眼睛微妙的眨了下。
    第二根丝带脱落时,他脚步动了动。
    太煎熬了,秦延想,这个女人简直是天生来克他的。
    楚明萧感觉到裙子又被拉扯住,第三个男人了。
    她正在被许许多多的男人觊觎着,而女人似乎并不在乎。
    再扯掉这一根,她的裙子就要遮不住胸前的美好。
    楚明萧像是被挑衅了般,微微挑起眉梢,突然感觉自己整个人被腾空抱起。
    繁复的白纱堆积到她的胸前,遮住了那大半裸露的春光。
    男人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楚明萧就听到耳边传来低哑声线。
    “这个惩罚够了吗我认输了。”
    楚明萧眨了眨眼,就看到男人动了。
    秦延抱着她朝外走,突然脚步越来越快,竟然跑了起来。
    他对这个女人有了私欲,他想把她藏起来。
    他在一瞬间想像他的生身父亲,将她囚禁在自家后院中,他的院子很大,很漂亮,种满了奇花异草。
    她会变成乖巧的小家雀吗?
    不会的,秦延心理很清楚。
    他矛盾的,又格外庆幸女人参加了宴会,他看清了自己的心,所以一切都不算晚。
    他嘴唇开合
    “楚明萧。”额角的发丝被风吹得掀开,楚明萧往他怀里缩了缩,这是男人第一次叫自己的全名。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她听到秦延说。
    “我喜欢你。”
    楚明萧在男人喉结处轻嘬着,星子般的眸子晃了晃,说出的话却天真又残忍。
    “可我只爱你的身体呀。”
    ——
    桃夭馆的床上,床帘放下,逼仄的床榻上里氤氲着暧昧。
    白纱被扯成一条条的堆砌在女人身下,她仰着头,被迫的承受着男人的吻,小巧的鼻子翁动着,如墨似的长发铺撒在她的赤裸的背上。
    那两条雪白细腻的腿并在一起, 难耐摩挲绞弄着,赤裸的身子泛着粉,宛如雪地里开出的粉莲。
    男人舌头灵活的搅弄着他的小舌,在她口腔里进进出出,模仿着某些动作。
    女人娇躯轻颤,花穴居然冲出一股汁水,揉着细碎水珠的眸子泛着微醺的迷离,男人的气息再一次灌醉了她。
    她又被男人吻高潮了。
    男人离开她的唇,神情有些讶异,他用拇指揉着女人已经微微红肿的唇瓣。
    声音微哑的轻笑道:“第二次了,今晚好敏感。”
    那颤巍巍的花蕊深处,仿佛盛着装不完的流不完的花蜜,一股股的往外溢着。
    打湿了腿弯,泅湿了白纱。
    粉嫩的地方张合着,早已习惯被揉捏玩弄的地方,此时空虚的厉害,楚明萧发出难耐的闷哼。
    她胡乱抓着秦延的手往身下泥泞幼嫩的地方送。
    穴口却触及到冰冷的东西,她低着头往下瞧,那粉嫩的穴口正含咬冰冷翠绿的玉,花唇被已撑开。
    楚明萧眼睛明显羞涩的很,却还是敞着腿,看着那三四指粗的东西,一点点的陷进自己幼嫩的花腔里。
    楚明萧抱着自己的腿弯,忍不住低低的呻吟着。
    她眼睁睁看着那原本畸形的穴口慢慢被撑大,挤出无处可去汁水,眼睛却像挪不开一样,直到内腔里被撑的饱满酸胀,穴口只能看到一点翠绿。
    “好看吗?”
    男人问道,手指却捏着顶端,将那穴口好不容易吃进去的硬物抽出,随即又狠狠的顶了进去。
    动作一次比一次快。
    花腔里太满了,被塞满的甜美感觉,女人再抱不住自己的腿弯,只能两手撑在身后。
    她甩着头尖叫呻吟着,只觉得那东西太深了,弄得她好舒服,嘴里咿呀娇啼着,小屁股一抬一落的迎合男人的动作。
    丰沛的汁水又冲了出来,打湿了秦延的手。
    她又高潮了。
    秦延低头看着那红糜穴口处挤出来的汁水,明明穴口已经抽搐着,女人却呜咽的哭了出来。
    “呜呜呜不够,还要”
    她能明显感受到这次塞进来的东西又粗了些,整个花穴都被塞的满满当当,可楚明萧还是觉得花腔深处酸的厉害。
    捣弄她的东西不够热,没用让人血脉喷张的脉络,喷不出能烫的她直哆嗦的白液。
    她想让男人进来,可男人总会跟她说不要着急。
    女人想着,不顾穴里还绞着玉棒,仿佛吃不这糖的孩子,受了天大的委屈,朝着男人伸手,揽住他的脖子,低低的啜泣起来。
    她身下的花穴还收缩张合着,居然将深埋在身体里的翠玉一点点的吐了出来,伴随着那玉势从花腔里滑落,楚明萧浑身抖着,湿淋淋的花穴淅淅沥沥的滴着水。
    她直接伸出一只手扒开男人的裤子,那粗大的硬挺顿时弹了出来,男人的物件看着十分干净,却粗大的厉害,显得格外狰狞。
    略带粘稠的汁水从顶端渗了出来,空气中弥漫着男人的气息,楚明萧鼻子怂动着,贪婪的舔了舔干涩的唇。
    她径自坐在男人腿上,一只手握住那粗大,用腿心的花穴摩挲着挺翘的棒身,穴口去吮吸男人粗大的顶端,小屁股就悬在半空中一晃一晃的蹭着。
    淅淅沥沥的水穴将那硬挺又磨大了一圈,秦延闷哼一声,额角沁出细密的汗珠,脸上是情绪升腾的潮红。
    女人的动作浪荡不堪,她低着头,任由顶端嵌进穴口,撑的原本红肿的穴口都长到最大,周遭的软肉都有些发白。
    她没本事吃下更多,哭的越发惹人怜爱,带着哭腔软软糯糯的,但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想将她狠狠弄坏。
    “我不想要那东西,我要你进来,操我,把我操坏也没关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