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纨妓【1v1H】 > 红肿,失态,吃醋
    楚明萧身上的旗袍皱的不能看,高跟鞋只剩细细的带子还勾在脚背上,悠悠的晃着。
    她身子已经软了,男人这会不知道发什么疯,一系列动作都显得大开大合,甚至有些粗鲁。
    只这一会的功夫,就弄得她分不清是潮吹还是尿了,堆积的快感让她诡异的哆嗦起来。
    她的花腔内已经痉挛抽搐,小腹因层层的高潮迭起到而酸痛,嗓子只这一会的功夫就叫哑,眼眶里的泪不堪重负的滴落。
    外面传来敲门声,男人顷刻间从如同浇了一盆冷水,醒了,
    她那幼嫩的花穴这会已经红肿外翻着,花腔里是淤红一片,男人从她腿弯里抬起头,脸上哪还有半分温和,眼睛里已经是懊恼万分。
    他神情挫败的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心疼的看着女人泛红的鼻尖,吐出一口气。
    “对不起,我有些失态。”
    他试探的把楚明萧从沙发上扶起来,见她没有拒绝。
    熟练地帮女人打理妥当,半跪在楚明萧身边,将她头发打理服帖。
    贺颐盛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秦哥,宴会要开始了,你和嫂子来不来?”
    男人只字未闻,低声在女人耳边问道:“我送你回去?”
    楚明萧眼圈红的,鼻尖也是红的,虽然已经收拾妥帖,但整个浑身透漏着情欲的气息。
    她揉着水光眼睛瞥着秦延,哑着声音道:“你吃醋了?”
    男人难得的怔住了,半响轻轻的嗯了一声,有些狼狈的撇过头,“我没控制住自己。”
    “我错了。”秦延认错的无比诚恳,压低嗓音哄着怀里的娇娇儿:“还站得起来吗?我送你回去?”
    楚明萧慵懒的朝沙发上一倚,突然笑了。
    “我不回去了,我要参加宴会。”
    贺颐盛原本只是客气,在得知道这小两口真要参加宴会时,脸上的震惊藏都藏不住,冲着秦延眨的眼都要抽筋了,那哥们一点动静都没有。
    只能一脸戚戚然的领着楚明萧换衣服,心里的小盘算打的噼啪作响。
    这是盘算着自己还有多久好活呢!
    贺颐盛让人拿了件未开封的衣服,神情犹豫的道:“萧萧姑娘,这衣服也不是一定要穿......”
    “不是说想参加游戏,就得换上衣服吗?”
    楚明萧接过衣服,连给贺颐盛犹豫的地步都没有,进了换衣间。
    自成年后,楚明萧一年四季大多都穿旗袍,手中这件轻飘飘,看着宛如云絮一般的衣服,款式颇有些怪异,不过也好穿。
    贺颐盛站在门口,看着秦延好脾气的倚在门框上等楚明萧,“秦哥,嫂子这样......你不生气吗?”
    秦延想了下摇了摇头,是他先把人惹生气的。
    他刚才的举动,和翻旧账没什么区别,的确不够体面。
    试衣间的门从里面打开,楚明萧从里面走了出来。
    秦延疏忽间愣住,连呼吸都下意识的放轻了。
    试衣间打开的门突然被渲染的像个画框。
    她美的像从画里走出来一般,大片的白纱裹在她的娇躯。
    那白纱极长,垂坠在地上,将女人包裹的严实,偏偏布料又格外的轻薄,只是巧妙的遮挡住胸口和臀部。
    大片裸露在外的雪白肌肤却又显得格外暧昧,隐秘的色情又散发着圣洁。
    她踮着脚走动间,长长的袖子轻纱飘逸,宛如洁白的云簇拥着她。
    “天......”贺颐盛似呢喃的发出一声赞叹:“太适合她了。”
    楚明萧侧目,鸦黑的眼睫抖了抖,落在贺颐盛身上,她的唇瓣又染上了艳红的膏体,散发出香甜的光泽。
    “今晚的宴会游戏的主题是什么?”
    贺颐盛回过神,他被女人的眸光一闪,语气居然有些发干。
    “捉迷藏,女人躲,男人抓......抓到了就能为所欲为。”
    楚明萧眉梢一挑,“女人躲?男人抓?这有什么意思。”
    她说话间带着轻挑,更多地却眉目间野性风流。
    贺颐盛第一次承认自己看走了眼。
    她那里是男人能把玩在手心里的鸟,她更像一只逗弄男人的野猫。
    无害的将尖锐的爪子藏起来,勾引着男人变成她手中的玩物。
    贺颐盛大概知道秦延对这个女人痴迷的原因了。
    毕竟秦延这个人,初见时会被欺骗,以为这人永远是这幅温温润润的模样。
    只有深入了解后,才会发现这人脸上带的不过是一张温柔假面。
    他能面不改色的将坏人抽筋拔骨,能在好人坟头放一朵小花。
    庸城估计一大半平头百姓都对秦延感恩戴德,觉得他是个大好人。
    但贺颐盛知道,他只是执拗的完成母亲的遗愿。
    他那个温温柔柔的母亲,至死只有一句话。
    “不要成为他父亲那样的人。”
    他父亲是个坏人,所以他就当个好人。
    他父亲养了一后院乖巧的家雀,他就爱上一只驯服不了野猫。
    这两人,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绝配。
    楚明萧伸手替秦延的领带,在他光洁的下巴上咬了个牙印,话却对着贺颐盛说着。
    “不如改一下游戏规则吧。”
    “男人躲,女人抓,这多有趣。”
    楚明萧把头歪在秦延锁骨上,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
    “我如果抓到别的男人,你会吃醋吗?”
    她喟叹着,脸上浮现潮红,娇媚的声线宛如吸食男人魂魄过活的妖精。
    “你还会像刚才那样吗.....刚才真的好爽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