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纨妓【1v1H】 > 检查,gan净,湿透
    “我没有?”秦延看着那张生气的俏脸,下意识的就要解释,他张了张嘴,嘴唇就被楚明萧堵住。
    绝色佳人的小舌舔舐着他的嘴唇,撬开他的唇,那灵活的小舌像扫视自己领土一般,一寸寸的舔过她所能触及到的所有软肉。
    唇齿着带着口脂的清香,以及女人自带的香甜,秦延情不自禁的托住她紧实饱满的臀,女人被迫将腿叉的更开,那处泛潮的地方紧紧的贴住自己的下腹。
    两只腿无师自通的缠上男人的腰,女人细细的舔弄了一圈,这个吻冗长的令人手指发酥。
    许久,她软绵绵的从男人怀里抬起头,剪水秋瞳般的眸子水光一片,小巧的鼻子在他领口边嗅了嗅。
    这才直起身子,她眼里的迷醉未消,舔了舔明明没了口脂,却愈发艳红的唇珠。
    语气喟叹的道:“味道是干净的。 ”
    她今日不是素面,只是带了点妆,就冷艳异常,此刻嗅着男人的味道满脸微醺的模样,带着无端春意。
    男人将她搂紧怀里,亲了亲她的下巴,“检查完了?”
    楚明萧鼻息间轻哼一声,算是应了。
    “还满意吗?”男人隔着布料用腿摩挲着她的腿心,女人突然呻吟一声,娇躯轻颤,原本就水汪汪的穴眼顿时发了大水,汩汩的朝外流着。
    “嗯......满意。”陷入高潮的女人仰着雪白的颈子,如一只雪白的天鹅,美的不可方物。
    秦延着迷的看着她脸上情欲迭起,一只手灵活的探进她的腿心,拨开已经吸饱水分的布料。
    手指蹂躏着湿泞的花穴,延长女人的快感。
    贺颐盛书房里的灯极亮,女人仰着头难耐的承受着快感,朦胧迷离的眼睛里只能看到耀眼的灯光。
    眼睛盛不住的泪珠滚落,要掉不掉的悬在腮上,晶莹剔透宛如一颗钻石。
    男人现在的手指已经能轻松的插进穴里,花唇抖动着又吐出一股汁水来,女人颤巍巍的握住他的手臂,声音娇的仿佛滴出水来。
    “回......回去再弄。”
    “不回去了。”男人抽出沾染汁水的手指,拿着帕子斯条慢理的擦着,“贺颐盛别的本事没有,寻欢作乐拿手的很,今天带萧萧玩玩新的。”
    楚明萧难耐的动了动臀,贪心的花穴突兀离了手指,空泛的张合嚅动,吮着薄薄的布料往里吸。
    这人一贯如此,用着温和儒雅的语气,说着让她湿漉漉的话。
    秦延没再做别的动作,只是把跨坐在他身上的女人往上托了托,整个上半身偎在他怀里。
    另一只手从桌子上拾起楚明萧带来的画册。
    画册很厚,硬壳的封面上花了一株暗红色的玫瑰,背景渲染叠加着红黄色彩,画册上用金粉洒出龙飞凤舞的两个字。
    “缪斯......”秦延嗓子微哑,眸光深沉。
    画册里的女人比现在稚嫩的多,远没有现在的冷艳。
    但却格外鲜活,或静或动,灵动跳脱,巧笑嫣然,画册里的少女穿着也不像现在这般,只爱穿旗袍。
    几乎所有种类的衣服,她都穿过。
    画页厚厚的一沓,背景从霜雪画到了叶黄,画者笔触极佳,悄然记录着楚明萧这一年的成长。
    秦延沉溺其中,不知不觉翻到最后一页。
    那是少女初成的楚明萧。
    她坐在美人榻上,黑发松垮的挽在脑后,身上却只穿着一件极不合身的白色衬衣,长长的衣摆刚好盖住她的臀。
    她衬衣甚至都没有扣好,松松垮垮的搭在细瘦的肩头,露出一点少女不如现在饱满的胸脯,但仍旧白皙浑圆的惹人怜爱。
    她两腿都未着衣物,蜷缩在美人榻上,一只脚刚好遮挡住她的腿心,挡住下身白色的小裤,只漏出一小点圆润的臀部弧线。
    但隐约可见她的塌下湿了一片,脚趾都在蜷缩着。
    楚明萧看着这张图,痴痴地笑了。
    那是她第一次尝到情欲的滋味,男人用自己的衬衫裹着她,抱着她上了马,将她死死的扣在怀里,她的脸就贴在男人结实的胸肌上,鼻息间嗅到的都是他的味道。
    那马儿一颠一颤的,她也跟着一颠一颤,吐露的汁水濡湿了男人的衬衫,打湿了马背。
    这张画是她主动要求画的。
    少女脸是潮红的,星眸细碎着,揉着水光,唇瓣难耐的微张,画师将她陷入情潮的神情画的入木三分,甚至还加上了自己的小心思。
    那少女脚下,画师画出了自己的影子,正贪婪的凝视着少女流水的柔嫩。
    秦延见过太多次她这副情态了,画里少女那双蘸饱情欲的脸,如柴火一般,烧的他心里如沸水般咕噜起的酸气。
    垂眸看了眼怀里欲求不满的人儿,成年后的她已经完全长开了,比画册里美得多的多。
    秦延抬起她的下巴,温文尔雅的男人第一次吻的格外凶狠,大口掠夺她的呼吸,楚明萧鼻子瓮动,急促的呼吸着。
    被男人掠夺的氧气过多,她有些发晕,手臂软软的搭在男人的肩膀。
    男人再一次拨开她的内裤,两指毫不留情的插进柔软泞湿穴里,大拇指按在花核上旋弄,急速的抽插着。
    女人绵长的呻吟被男人堵在嘴边,甜美的快感让她整个人抬动着屁股,迎着男人的抽插挺动。
    丰沛的汁水在男人掌心溅开。
    “好湿啊......”男人叼着她的耳朵,舔弄着叹息,语气中又包含着酸意。
    快感尖锐又甜美,男人像是要把她那眼小穴磨出火来,楚明萧几乎尖叫出声,小腹绷紧,整个花腔都在抽搐着。
    “那么多水,都是为我流的吗?”绞咬着两根手指就紧的不行穴口处执拗的挤出了汁水,顺着他的手背滴落。
    女人被高潮拍打着理智,根本听不清他的问题,只能嗯嗯啊啊的回应着。
    男人眼见着那汁水堵不住,大掌握住女人的腰,将她放倒在沙发上,两根手指抽出,腥甜的蜜水喷涌而出,一根热烫的舌头贯穿进她的花穴。
    过多的快感让楚明萧身体发抖,花腔收缩推挤出更多地蜜液,男人嘴包裹住她被开拓成小洞的泉眼。
    秦延眼睛都红了,满脑子都是画册上少女腿下那一小洼水,想着曾有人亲眼见过幼小的她那幅媚态,想着他若不来这幅画就会落在别人手里。
    她会变成画册主人的缪斯,谁能不贪恋她高潮时的模样?
    画册的主人会对着画册撸动自己孽根,将那肮脏的精液射到那灵动的小脸上,他的理智被这些阴暗的想法蚕食殆尽。
    他吮吸着,舔弄着,女人在唇舌下抽动潮吹好几次,花汁居然一滴都没落在沙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