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纨妓【1v1H】 > 塞满,翡翠,公馆
    窗外柳叶碧,晚春的时候,天已经开始暖了起来。
    被屏风分割的内室里,升腾起来的热气,将里面渲染的一片朦胧。
    原木色的桶内,桶壁上搭着一对匀称雪白的玉臂,女人黑缎似的长发垂在身后,浸在水里,隐约可见在热气升腾熏蒸下,泛着粉色又小巧玲珑的耳朵。
    “姑娘,有您的信。”
    楚明萧撩了一捧水放在胸前,水珠调皮的顺着她的挺翘的软乳滑落,悬在那粉嫩的茱萸处,颤巍巍的滴落水中。
    水起涟漪,清澈干净的水下,将女人的蜷坐在桶内雪白的身子一览无遗。
    “拆开拿来我看看。”
    宁小花拿着一个浅棕色的信封,将里面的东西悉数取了出来,里面除了信,还有张烫金的邀请卡。
    小姑娘不识字,乖巧的把信展开,递到楚明萧的眼前,眼睛却不受控制的落在楚明萧脸上,身上。
    信上聊聊数句,同往年一样,贺大公子过生日,邀请萧萧姑娘来参加生日宴会。
    要说这贺家公子也是这庸城的独一例,年年过生日就和他那些狐朋狗友,招一帮妓女,小情人,在宴会上玩些艳色肉欲的游戏。
    玩的游戏比起这夜夜笙歌的桃夭馆还要淫乱。
    自楚明萧在他面前露过一次面,他便年年送帖子,当然楚明萧从来没去过就是了。
    她摆摆手,这才发现小姑娘愣住了,可爱的脸颊红扑扑的,眼里有着羞涩,又带着失神的看着她露出水面的双乳。
    楚明萧觉得好玩,身子动了下, 那雪白就随着她的动作颤了两下,像一对可爱的兔子,粉嫩的顶端俏生生的立着。
    她娇滴滴的问,媚气天成:“好看吗?”
    小姑娘这次回过神,羞的脸都快冒烟了,点了点头,细弱蚊蝇的说道:“好看。”
    她说的实话,长那么大以来,她从未见过小姐这般美的人,雪肤冰肌,一颦一笑皆是风情。
    就连身子都美的让人说不出话,这般漂亮的乳,雪白细腻,看起来就绵软柔嫩。
    让人……让人忍不住想摸一把。
    “想摸到话可以给你摸一摸。”
    楚明萧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十分大方的把身子往前倾了倾,那挺翘的乳尖就要挨着木桶壁了。
    宁小花被她这句话仿佛洞悉自己想法的话吓了一跳,一张脸涨的通红,转身抱着盆朝外面走去:“我给小姐把衣服洗了去。”
    楚明萧看着小姑娘跑的跟屁股着了火一般,笑的花枝乱颤,动作幅度太大了些,就被花穴里塞着的东西顶了一下。
    她鼻间轻哼一声,珍珠似的脚指头蜷缩了下,纤长的手指就探进自己的腿心,便碰到穴口那处硬硬的东西,冰冷沁心的碧玉这会都让她暖热了。
    秦延已经走了大半天了,她那处没了汁水,此时里面就有些不舒服。
    她咬着贝齿的慢慢的抽了出来,热水顿时倒灌了穴里,那处本就在昨晚被秦延玩弄到外翻肿胀,此时烫的她咿呀一声。
    这一个多月来,她那处除了依旧没吃到秦延那根东西,别的早被秦延玩透了。
    谁能想到这跺一跺脚,庸城就要都抖三抖的秦爷。
    晚上干的勾当,竟是些翻窗开锁,偷摸到桃夭馆萧萧姑娘的床上,用各种奇怪的小玩意,塞满她的小穴这种淫秽之事。
    偏偏本人也没什么自觉,每次塞满花穴后,用他那根大东西,顶的他花核红肿,花唇外翻,最后射的她泥泞的花穴口处都是粘稠的白浊。
    楚明萧想着,再看看那根明显比三根手指头还粗的翡翠玉势,脑子里全是秦延昨晚搂着腰,在自个耳边低低哄着她。
    “萧萧,乖乖吃下去,这是第三根了。”
    然后,她就真吃下去了……
    明明是石头一般的穴儿,现在也好像也越来越贪吃了。
    楚明萧羞郝的拍了拍有些泛红的脸,把那根东西放在一旁,从水里站了起来。
    水珠飞溅,顺着她的平坦的小腹往下滴落,划过饱满的臀部。
    她就这样湿淋淋的跨出水桶,大腿内侧靠近腿心处,赫然有好几处紫红色吻痕,看着极为暧昧迷乱。
    楚明萧浑不在意扯过一旁的大毛巾,简单的擦拭一下,裹住自己的身子。
    她拢着自己的长发绕过屏风屏风,就看到宁小花抱着盆着急忙慌的跑了进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手里的盆摔出一声巨响。
    刚才还羞红的脸蛋,此时满脸的泪花。
    “小姐,求求你。”她硬邦邦的给楚明萧磕了几个响头,白皙的脑门瞬间红肿起来,看起来凄惨无比。“求求你,救救我妹子吧。”
    楚明萧拧着秀气的眉,托住她又准备磕下去的头:“到底怎么回事?”
    “刚才,刚才我家三伢跑过来告诉我,说我妹妹被一个男人带走了。”宁小花喘着气,话都说不均了,腮帮子上哈哈挂着泪,“带走我妹妹的人是贺公馆的人......”
    “贺公馆的人?”楚明萧停下手里的动作,狐疑的看着宁小花。
    贺公馆的人前脚刚给她送来了请帖,转头就把她身边丫鬟的妹子抓走了?
    是巧合?还是说那贺公子不满足年年给她送帖子来,开始使手段了?
    她缓缓的坐在椅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倒在地上,哭的凄惨的小姑娘,用干布有一搭没一搭的擦着自己滴水的湿发。
    再抬起头,她的脸上已经挂上几分为难:“对不起,小花,贺公馆是什么地方,你是知道的,而我只是个妓子。”
    只是说这话的功夫,她的眼眶已经红了,仿佛格外的愧疚。
    那双琉璃般的瞳仁却不着痕迹的打量着眼前的小姑娘。
    宁小花闻言,整个人如同抽出骨头般软倒在地上,她的手指不自觉的抠着地面,指甲都劈了还毫不自知。
    失神的喃喃自语道:“可是我妹妹才十四岁......十四岁,怎么能让这些人给糟蹋了......”
    她突然站起来,抹了把脸上的泪珠,朝外面跑去,嘴里喊着:“我要去救她,我得去救她.....”
    那发自内心的绝望作不得假。
    楚明萧沉默的看着眼前突如其来的状况,在宁小花踏出门槛时,突然开口道:“小花,等等。”
    “我有办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