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纨妓【1v1H】 > ⓣīмīχs.∁ǒⅯ 着迷,撩火,钥匙

ⓣīмīχs.∁ǒⅯ 着迷,撩火,钥匙

    楚明萧控制不住这波快感,身体哆嗦了起来,她攥着湿漉漉被单撕拧着,嘴里哭啼道:“呜能,能”
    男人似乎对她的回答很满意,猛然加快速度,抵在女人的花穴处,低哑性感的闷哼出声,射出一股股温热的白色液体,打在那糜红肿大花户上。
    楚明萧身体一僵,明明精液并不热,她却宛如被烫到一般,硬生生的打了个颤,花芯喷不出水来,只是淅淅沥沥跟尿了一般。
    楚明萧无暇管穴里还塞着那圆形的异物,软的手指头都不想再动,没了男人把住她的腰,她直接瘫软在床上。
    秦延伸手帮她把小衣取下来,安抚的吻了吻她的唇,抱着她放在美人榻上,给她盖上薄被。
    女人敏锐的身体根本不堪触碰,又是一阵哆嗦,花穴淅淅沥沥的往外渗着汁水,把美人榻渗湿一小片。
    空气中弥漫着女人的腥甜,整张床已经湿的不能睡,到处都溅满了女人的汁水。fùτаχs.∁δм(futaxs.com)
    男人换上干净的被褥,这次把她放上去,楚明萧失焦的眼睛这次回过神,缓慢的眨了眨。
    男人正在拧帕子。
    他甚至没有脱衣服,惩罚自己的时候,只是扒下裤子。
    这会除了头发凌乱,又是那副衣冠楚楚的模样。
    楚明萧的视线就落在他的裤子上,那里被她吐露的汁水濡湿了一大片,这会看着,她就能想到刚刚自己如何浪荡的摇着屁股。
    她张开口,声音哑的有些厉害。
    “柳妈给你开的门?”
    “嗯。”男人点了点头,语气自然的道:“以后可以直接叫那个老鸨的名字。”
    妈应该是个神圣的称呼,不应当放在这种人身上,他妈妈为了让自己活下来,甚至付出了生命。
    楚明萧眼尾还泛着情欲的红潮,被他那句话逗乐了,笑的花枝乱颤。
    “好。”她这样应着,又懒洋洋的开口:“小时候不愿意叫,每回都要挨打,大了就叫习惯了。”
    “现在她不敢。”秦延拿着帕子坐在床头,另一只手掰开那湿泞的腿心,头也不抬的问:“她怎么打你?”
    “什么都有吧。”楚明萧随口说着,她嘤咛一声,感觉腿心被微凉的帕子擦拭着。
    秦延头也没抬,手上动作不停,语气半真半假的道,“要替你打一顿出出气吗?”
    “好呀,套她麻袋打的鼻青脸肿的那种。”楚明萧顺着他的话,就像对待以前送她礼物的客人,开着无伤大雅玩笑。
    她微微低头就能看到秦延认真的模样,那双深邃的眼睛像在处理大事,楚明萧动了动腿,哑着嗓子撩拨他:“好看吗?”
    她那处就被摸了一下。
    “好看的。”秦延简单的吐出两个字,但莫名让人觉得他说的实话。
    刚分开那细白的腿时,他的精液还粘在糜红的穴口处,本以为惩罚服帖了的花穴,居然张合的穴口,把精液往花腔里吮。
    等到把穴口擦拭干净时,她那处畸形狭窄的穴口竟然玩开了,这会能容纳他两根手指。
    “我需要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秦延看着她的情欲未褪的脸说着。
    楚明萧鼻息轻哼了一声,算是应了。
    男人着迷的看着那处小口,收缩着吞下他两根手指,伴随着手指的深入,穴口处又溢出一丝白浊,是刚才那张贪心的穴吃进去的。
    费了那么大劲,也才吃进去这么一点,此刻全被男人的手指挤了出来。
    秦延摩挲着,拽着穴里的线头,把那深埋在穴心里的硬物给拽了出来,随手扔到床边。
    身下的娇躯又轻颤了两下,穴口渗出一点汁水,男人全兜在掌心里。
    埋进楚明萧软穴里的,居然是一根细长圆柱的翡翠,许是浸在美穴泡久了,此时愈发的晶莹剔透。
    秦延看着那小嘴似一张一合的嫩穴,眉眼不变的拿着帕子给她擦拭干净腿间,盖上了被子。
    女人似乎不爱穿小裤睡觉。
    她兴致勃勃的看着从自己穴里抽出来的物件,“这是什么?”
    没见过人谁带这么光滑水溜,不带一丝雕琢的玉器。
    “这是找人定做的玉势。”
    楚明萧惊讶他说着这么自然。
    “那天离开后,我找人定做了这样的玉势,从大到小定做了八个,等什么时候你能容纳第六个的时候,我就能操你了,所以你现在不用急。”
    他一眼一板的语气里不掺杂任何情欲,却说的楚明萧浑身发热,她觉得自己喉咙又有些发干,顶着不知不觉又湿润的大眼睛问。
    “那后面两个更大呢?”
    秦延缓慢的眨了眨眼,似乎讶异她会问出这话。
    “或许萧萧听说过,情趣?”
    楚明萧咽了口唾沫,不敢相信他用这般正直的表情,和她讨论这种淫乱的话题。
    秦延说完,躺在楚明萧身边,他一边揽着楚明萧的细腰。
    拿着从老鸨哪里要来的钥匙,递到楚明萧有些泛潮的手心里,道:“以后没人能直接打开你的门了。”
    楚明萧一直很厌恶屋子里这把锁,因为她没有钥匙。
    但钥匙落到秦延手里时,她突然又不想要了。
    她拱起男人的怀里,周身都笼罩着男人的气息,让她心尖都飞了起来。
    她绞了下腿,肿胀的穴眼一阵酸痛。
    可她还是想要,想要更多更多。
    秦延知道自己所有的欲望都只能发泄在他身上吗?为什么自己对他就有那么大的欲望?
    这不公平,楚明萧蛮不讲理的想着。
    她把酸软的小腿挤进男人两腿之间,撩拨着他,屈膝缓缓地顶弄男人腿间沉睡的却依旧分外可观的软物。
    小手把钥匙重新塞回秦延手里,楚明萧学他的话。
    “或许秦爷也听说过,情趣?”
    她说的慢,腿下的动作更慢,直到那处再一次硬了起来,那粗大的物件顶着她的膝盖,
    女人成功的撩拨了他,心里平衡了许多。
    咯咯的笑了起来,小动物似的拱进他怀里,打了个哈欠,闭眼睡觉。
    他看着这个点完火,眨眼间就睡着的女人,低头看看双腿间精神抖擞的小兄弟,脸上的笑容有些苦。
    认命的伸手攥住硬挺,耳边出来男人低哑的喘息,格外的性感撩人,女人偷偷摸摸的睁开眼睛。
    男人紧皱着眉心,俊朗的面容即痛苦又欢愉,低哑的喘息隐忍克制。
    她没出息的承认自己被蛊惑到了,被窝下的小手偷偷攥住那个炙热。
    这么烫,又这么大,一只手都握不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