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纨妓【1v1H】 > 走私,管制,报应
    秦延走后没多久,楚明萧拥着被子,躺在床上昏昏欲睡,老妈妈推着门走了进来。
    “好女儿,妈妈来看你了。”她冰凉的手拍了拍楚明萧粉嫩的脸。
    她刚刚睡着,就被拍醒,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即便是倦怠的模样,依旧明艳逼人。
    老妈妈丝毫不在意她的冷脸,看着她眼里还残存的情欲刚褪的媚意,笑的眼睛都不见了。
    “乖女儿,妈妈知道你受苦了,但攀上秦爷,你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楚明萧只觉得她捏出来的那尖细的声音,扎的自己脑袋疼,索性直接闭上眼睛,只当她是王八念经。
    “这是特制的药,对那处的伤特别好。”老妈妈现在看她跟看宝贝疙瘩似的,根本不在意楚明萧那些小脾气,好言好语的安慰着她。
    “妈妈知道你累着了,回头妈妈给你拨个机灵点的丫头伺候你,这几天你就放宽心的好好歇息啊。”
    见着楚明萧不理她,她将瓷瓶放在床头,喜滋滋的出去了。
    门被阖上,发出细小的咯吱声,楚明萧睁开眼睛。
    她看着枕头上的小巧釉白瓷瓶,纤细的手指将其拿在手里。
    玩似的将它高高抛起,任由瓷瓶落在地上。
    白生生的药粉撒了一地,瓷瓶在地上摔的粉碎。
    ——
    庸城运河,嘈杂码头旁边狭小逼仄的仓库里,大大小小的货箱整齐的码在角落里。
    屋内肥头大脑的男人穿着锦罗长褂,在春初寒冷的时候,手中拿着个帕子,不停地擦额头的汗水。
    “罗老板,你慌什么慌啊,不就运了点福寿膏,回头按照老规矩,你把利润分给那秦延,他还能吃了你不成?”旁边瘦成干的老头对他的焦急不屑一顾,猴急的扒着货箱,取出里面的黄油纸的包裹。
    迫不及待的打开,龇牙咧嘴的露出一口黑牙,手指甲抠下一小块黑色固体,直接就往嘴里丢。
    活脱脱像个恶鬼。
    “你懂个屁!”罗老板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油纸包裹,气的面上肥肉乱颤,“你他妈还吸?不怕秦延弄死你?”
    老头瘾有些上头,就地躺在货箱上,摇头晃脑的道:“他秦延刚接了老子的班,手底下那么多人呢,不赚钱那来的钱养那帮子兵?”
    罗老板又用手帕囫囵的擦了擦脸上的汗,被老头说的有些意动,迟疑的道:“你这说的也有道理......”
    “那是,有钱不赚王八蛋。” 老头嘬了嘬自己满口黑牙,咧着嘴角嘿嘿一笑,“这秦延,能当王八蛋?”
    老头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来,朝门外走去,便被从外推开的木门撞了头。
    “那个王八蛋.....”他疏忽间噤声,看着外面站着身材高大的男人,脚步歪斜的朝两边绕开了空,脸上挂着讨好的笑。
    秦延冲他摆摆手,老头千恩万谢,马不停蹄的滚了。
    男人微微低头,躲过了矮小的门框,朝狭小的屋内走来。
    “秦某人刚才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他身材笔直,两条长腿站在狭小的仓库里,周身的气场顿时让人觉得,仓库的空气都弥漫着窒息。
    秦延换了身衣服,纯白的衬衫和深蓝色的西装,外面一如既往的披着件大衣。
    扣得紧实的领子挡不住他脖颈处暧昧的红痕,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怎么来的。
    他接过身后人递来的手套,斯条慢理的戴在修长的手上。
    正当白色手套遮住那双骨节分明,青色血管脉络清晰的手时,罗老板眼光落在他的脖子上。
    眯缝眼里闪过一丝促狭,寻思着这老头说话不无道理。
    男人嘛,钱权色欲,钱在首位,就凭这个毛头小子能抵抗住那样?这才几天就开始寻花问柳了。
    当即神色松懈了下来。
    他冲着秦延点头哈腰的,脸上的笑容谄媚又猥琐。
    “秦爷说笑呢,小人哪敢直呼您的名字。”
    秦延当没听见,他戴好手套去摸货箱,直接撕掉了上面的封条,黄油纸包成方块的模样,整齐有序的排列在箱子里。
    一层层的摞着,一箱子里少说有三十条。
    他拿出一块个方块,放在手里颠了颠,那罗老板就挤到他的身边,油腻的冲他挤眉弄眼的,自来熟的跟他攀关系。
    “秦爷艳福不浅......”他话音还未说完,就听到秦延开口了。
    男人的声音低沉,有磁性。
    他那双漆黑到没有波澜的眼睛,只是盯着罗老板,看得人不寒而栗。
    罗老板莫名的起了一身冷汗,脸上掺着假笑道:“秦爷,这可是好东西,上等的好货。”
    秦延似是对他的话挺满意,眉眼温和了几分,随手把手中的包裹扔进货箱里,淡淡的道:“既是好东西......”
    罗老板闻言喜上眉梢,只等着秦延开条件,心里还盘算着怎么和他压价。
    秦延接下来的话瞬间让他如坠冰窟。
    “罗老板便全吃了吧。”
    顷刻间,罗老板肥硕的身体僵在原地,他脸上的喜意还未消退,肥厚的下巴抖了抖,说话都不利索了。
    看起来格外滑稽。
    “秦......秦爷,你在开玩笑吗?”
    “我这人比较无趣,不爱开玩笑。”秦延温声冲他说着。
    换而言之,他是认真的。
    罗老板脸瞬间惨白,他又想起了秦延的手段,冷汗顿时打湿了衣服,终于不再自欺欺人。
    他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秦爷,您绕我一回,我错了,我不该不听你的话!”
    “我钱迷了心窍,您大人有打量,饶了我这一回,我儿子才三岁,我不能死,孩子不能没有爹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抽着自己的耳刮子,一张脸本就肥肉乱颤,此刻被他抽的活像猪头。
    “我以后绝对不干这个买卖!这次的货我全送给您,怎么处置您说了算!”
    秦延只是低头看他,他的眉眼依旧温和,古波不惊的眼眸甚至透着些许怜悯。
    他没再说话,看了身后两人一眼,把白手套摘了下来,拿在手里,朝屋外走去。
    罗老板看着走向他的两人,转瞬间裤裆就湿了,直往地上滴水,传出一股尿骚味。
    他脸上的肥肉突兀的变得恶毒扭曲。
    “秦延!”
    “你以为你是天皇老子?当真管的了这鸦片?你爹都没这个本事,你知道自己挡了多少人的财路?”
    “今晚一过,多少人要取你的命!”
    “你草菅人命,你会遭报应的!”
    秦延闻言,在门框处停了下来,似是觉得好笑,竟然笑出了声,只是那笑意远未达到眼底。
    “报应?”他念叨着这两个字,似是要咀嚼出味道来。
    随后抬脚跨过门槛,轻飘飘的扔下一句话。
    “罗老板,我的报应不知道在哪,但你的报应已经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