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纨妓【1v1H】 > ⓣīмīχs.∁ǒⅯ 不忘,味道,取悦,

ⓣīмīχs.∁ǒⅯ 不忘,味道,取悦,

    女人挺拔的身子展露无疑。
    秦延坐的笔挺,目光清朗,就像是欣赏一件无价的艺术品。
    屏风后的剪影已经褪去衣物,脖颈后垂着小衣细细的带子,显得格外俏皮。
    她胸前拥着朦胧的山峰,山顶似是想要突破云层束缚,而然内里柔软不能突破,只能倔强的突出一点点,直显得俏生生的。
    楚明萧弯腰拿起旗袍,从头上穿起,她拉着旗袍的两侧,往下拽着,脱去衣物显得更细的腰肢,为了能将旗袍穿上,细软的腰扭动几下。
    秦延自那天后,忙的几乎没怎么睡,然而睡着后他总能梦见她。
    梦里的楚明萧美的不可方物,可无论多么深刻的梦,都比不上刚才她穿旗袍轻摆的那几下风情,勾的人惊心动魄。
    秦延将两腿交叠,扣在桌面上的手指不知不觉间已经停了。
    分神间,楚明萧已经穿上了旗袍。
    旗袍料子极好,意外的合身,仿佛亲自丈量过尺寸做出来的,唯一别扭的是下摆做的有些紧了。
    把她整个下半身包裹的住,裙摆又有些长,使得走路都有些不方便。fùτаχs.∁δм(futaxs.com)
    楚明萧没法弯腰穿鞋,她怕俯身下去,旗袍的臀部会被她撑破,只能垫着白嫩脚尖走出来。
    只一眼,男人就清楚,这个他一眼就相中的料子,果然最适合穿在女人身上。
    绛紫色的旗袍被她穿的脱俗,像极了刚出深海的神秘鲛人,尚未学会走路,那幻化出来的如珠似玉的小脚第一次下地,让人忍不住怜惜怎能拿来走路。
    楚明萧刚走了两步,男人就站了起来,弯腰俯身把她横抱了起来。
    这样抱在怀里,楚明萧两只脚不由自主的并在一起,更像一尾人鱼。
    秦延就这么抱着她坐在椅子上,女人只是惊呼一声,就被男人的气息迷了心智。
    她小手揪住黑色大氅的衣领,未施粉黛的小脸就埋了进去,深深地嗅了起来
    抱得紧,秦延这次感受到怀里的娇躯嗅着他的气息,浑身都在轻颤。
    他拨开楚明萧耳边细碎的头发, 轻轻捻动着,那里已经一片粉红,绵延到脖子下。
    他觉得有趣,女人仿佛根本无需撩拨,只要闻到他的气息,就已经满腔情欲,高潮迭起。
    这哪是不谙世事的鲛人,分明勾魂夺魄的妖精。
    她屋里的窗户还开着,楚明萧解了点馋,从他肩膀后面探出头来。
    她的青丝以乱,白皙的脸上潮红,一对眸子难耐的微眯着,里面水光熠熠。
    她那颗饱满的唇珠红的滴血,诱的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楚明萧气息不稳,喘了两下。
    “窗户。”声音有些哑,却粘人的紧。
    秦瑶头都没回,抱着她朝内屋走去。
    楚明萧正在伸出小舌,满目痴迷的轻舔他的脖颈,嗅着他的气息,自是没有机会反驳。
    内屋里支了个衣架,挂着她半月前穿的那身墨绿色旗袍。
    鲜血泅湿的地方绣上了对青色的鸾鸟,还未完工,但能看出大致雏形。
    那对鸟分为上下两只,上面正在看着下面的鸾鸟,翅膀和爪子悉数落在下面鸟的身体各处。
    而下面的鸟略显凄惨,华丽的羽毛脱落纷飞,那鸟爪紧紧的绷直,竟像是被另一只鸟肆意亵玩后的模样。
    本来圣洁高贵的鸟,透着诡异的糜乱。
    秦延脖颈处已经湿漉漉的,甚至被女人吮吸出几个红痕。
    他把这个扒着自己衣领的女人放在床上,两只手撑在她头侧,将其圈在怀里,视线从墨绿色旗袍上收了回来,低头看自个圈住的人。
    女人乌黑如锻的发凌乱的铺在床上,已经泪珠盈眶,唇瓣难耐的长着,粉若桃瓣的脸彻底绽放,明艳逼人。
    男人俊秀的眉峰一挑。
    他甚至怀疑,她光这样舔舔自己就已经高潮了。
    楚明萧顺着他刚才的视线看过去,吃吃笑着,手臂一弯,就揽着男人的脖颈,凑到他耳边。
    “下面的那只”她控制不住的吐出粉舌,舔弄着他的耳垂,才接着道:“是你。”
    “是吗?”秦延一点都不恼,由着她对自己又舔又吮,眼神却暗了下去。
    他的手指顺着旗袍裙摆侧边,细细的摸上来。
    但凡他摸过的地方,裙侧居然神奇的从底下开了叉,一寸寸露出细腻白皙的腿。
    顺着他的手慢慢往上,那叉越开越大,很快开到了腿根。
    楚明萧顿了动作,还未低头看去,突然轻吟出声。
    她小手瞬间攥紧男人身上的的衣服,骨肉均称的腿猛地屈起,泪花顺着鬓角淌了下来。
    美人娇吟婉转如鹂,秦延听得心口都热了。
    他眸光沉了沉,看着因为突袭,一时之间凌乱不知所以的美人。
    摸着吸满露水,早已湿漉漉的底裤。
    手指隔着蹭布料,带着布料慢慢顶进去半个指头。
    狭窄,潮湿,温热他微微勾起指节。
    楚明萧瞬间蹬直了腿,如珍珠般莹白的脚趾难受的勾起,秦延指尖的触感更加湿润,鼻息间还嗅到一股腥甜。
    太嫩了,戳一下就揉出那么多水来。
    男人讶异她如美人蕉根茎般充沛多汁,眼里的笑意更深了。
    楚明萧压不住自己的呻吟,如果说之前舔弄男人喘息的小猫满足的呼噜,那她现在的更像只发情的小母猫。
    女人腿心的花蕊咬绞着那小截硬邦邦的指头,这浅浅的高潮令她食髓知味,她松开紧攥着男人衣服手,抱住秦延的手臂。
    她抱紧男人的手臂往下送,让男人的手指往花心更深处送,小屁股已经一摇一摇的抬起。
    巴掌大的脸上是对情欲的贪婪,楚明萧眼角还蓄着泪,神情却像极了一只傲慢名贵的母猫,露出软糯的肚皮。
    如琉璃般的瞳孔明晃晃的写着:取悦我。
    秦延压下心底那点男人基因自带的征服欲望,眉目愈发的明亮,他特别喜欢女人身子的这股子野性风流。
    唯独属这个让他念念不忘的女人,特有的味道。
    楚明萧看他迟迟不动,舔了舔饱满的唇珠,那媚入骨髓,酥的任何男人半边身子都能麻掉的声音,落入秦延耳边。
    “好爽,我还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