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纨妓【1v1H】 > 女人,痴迷,身体
    春寒料峭,冻杀年少。
    日头敷衍的照着街面,人冻得直缩脑袋。
    对面的茶楼倒是热闹,说书人手中惊堂木一拍,引出人声鼎沸的叫喊。
    透过双扇大敞的窗户,坐在小炉子上的茶壶咕嘟咕嘟的响,沸腾的冒着白气。
    楚明萧推开了窗户,不甚明亮的日光照进屋里,连带着溜进来彻骨的湿寒。
    她明明没什么表情,却还是遮不住的明艳,宛如春初待放的桃花。
    谁见了不说一声,桃夭馆的老妈妈眼光毒,养大了这么一株摇钱树。
    她裹紧身上的白色狐裘,只漏出一小截白皙的颈子,就直晃人眼。
    “楚姐姐,晒太阳呐?”
    来人戴着报童帽,年龄不大,穿着背带裤里面插着一卷报纸。
    油腔滑调的语气,伸出一根手指就要她的下巴,楚明萧纹丝不动,纤纤玉指攥住他的手指头,毫不留情往外掰。
    嘴里说出的话却与她明艳的外表丝毫不符。
    “敢摸老娘的脸?死不死吧你?”
    她眼睛生的圆润,就眼角斜斜上挑,即使这般说话,也不显得刁蛮刻薄。
    “诶姑奶奶,我错了!错了!”小报童嚎着嗓子扯过自己的手指头。
    他看着楚明萧的目光,顺着她的视线望进茶楼里,脸上又漏出嬉皮笑脸来。
    “看二爷呢?”
    “那天潢贵胄的人物,也是你能想的吗?”
    楚明萧眉梢一挑。
    眼见着茶楼里自己盯着的的人起身要走,楚明萧视线追随他的动作。
    那笔挺的大长腿穿着军靴,大步消失在眼前,楚明萧神情有些恹恹,抬手砰的一声甩上窗户。
    “谁看他了,四五十岁的糟老头了,谁知道中用不中用?”
    小报童被甩了一鼻子灰,悻悻的朝窗户啐了口唾沫:“有钱人手里的玩意,真拿自己当凤凰了?”
    ——
    楚明萧没想到,再见那人是这幅场景,她的屋里,原本紧闭的窗户开着,高大的男人显然刚从外面跳进来,神情还带着仓促。
    两人均有些发愣,楚明萧反应极快的冲到窗前,指尖刚触到窗户,却被男人一下扣在怀里,捂住了嘴巴。
    “不许说话。”耳边是男人说话的热气,热气腾腾的,直往她脖颈里钻。
    瞬间撩红了她那片瓷白的皮肤。
    楚明萧一双圆而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漂亮的瞳孔里思绪翻飞,唯独不见害怕。
    她指尖一用力,在男人晦暗不明的神色中,把窗户关上,紧紧阖上。
    屋里突兀的暗了下去。
    如玉般的手指摸索捂住她嘴巴的手,出乎意料的没有挣扎着扯下来。
    男人瞳孔幽暗,感觉到手背上被施加了力道。
    他布满硬茧的手心甚至感受到她柔软的唇瓣。
    那惊鸿一瞥的红润又饱满的唇珠,此刻在他的手心里挤压变形,蹂躏成可怜的形状。
    可惜他看不到。
    楚明萧鼻尖微耸,深吸了一口气,属于男人的气息呛满了她的鼻息,白皙的肌肤顿时染上了潮红,闪烁着细碎眸光的眼里盛满迷醉。
    男人确定她不会大喊大叫,眼见着她呼吸越发急促,身子像水蛇般软在她怀里,自顾的把手放了下来,扣在她腰上的手便松了松。
    就听见怀里的女人娇喝道:“别动,就这么抱着。”
    那小巧的唇珠顷刻间恢复原样,却被他粗粝的手心磨的好似沾着露珠的玫瑰瓣儿。
    嫩的仿佛再碾一下,就能揉出馥芬的花汁。
    男人手指微动,忍住了蹂玩一番的冲动,拦在她腰窝的手却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又紧了紧。
    楚明萧偎在他怀里几乎要化了,圆润的眼睛微眯着,小巧的鼻尖一拱一拱的,嗅到淡淡的血腥气。
    她混沌的脑子突然清醒了几分,瞥到了地上的突兀多出来的血。
    从高处滴落绽开的血迹。
    “你受伤了?”
    声音是刻意压低的,软软糯糯的,又有些粘牙。
    “嗯……”男人下意识的回答道,他觉得这个女人动了下,竟有些舍不得怀里软玉。
    “严重吗?”
    “死不了。”
    “骗子。”楚明萧笑骂他两声,身子却又软了回去。
    秦延觉得自己疯了,他中了枪伤,外面还有人在四处找他。
    而他却窝在桃夭馆的窗柩下,享受一个妓子痴迷他的身体。
    而再很明显不过的是,这个一见他就黏上来的女人,痴迷的仅仅是他的身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