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言情小说 > 疼妻入骨:总裁好好爱 > 第2812章 说我得了脑溢血

第2812章 说我得了脑溢血

    “不知道……说是人生苦短!”
    卡耐挠了挠头:“我想他大概不是去闯无人区找刺激,就是去亚马逊原始雨林找什么幽灵兰了!听卫康说,上回那盆幽灵兰好不容易要开花了,不知道被那个手贱的家伙给连根拔掉了……
    真是可惜了!”
    封行朗:“……”
    封行朗当然不会当着卡耐的面儿承认自己就是那个‘手贱的家伙’!
    “他有病吧?一盆破兰花而已!”
    封行朗怒斥一声后,满身燥意的坐进了车内。
    卡耐随即坐上了驾驶室,“封总,这么晚了,您要去哪儿?”
    “去默尔顿家族下榻的酒店!”
    封行朗脸上挂着明显的不痛快:死去哪里找什么破兰花啊?还连夜跑出去找?这不是有病是什么?!
    “卡耐,你家老大真是去找兰花的?”
    封行朗沉着声,憋着怒意。
    “这个……不一定!其实我就是听卫康那么一说,然后自己瞎猜的!”
    卡耐的车速不慢,三两后就冲出了停车场,朝着酒店方向疾驰。
    “你能联系上你家老大吧?”
    封行朗不动声色的说道,“替我打个电话!”
    “没事儿……老大不让我们主动联系他的。”卡耐压低声音说道。
    “那就说我快死了!得了脑溢血!”
    封行朗不加思索的就开启了诅咒自己的模式。
    “封总,您要真得了脑溢血……”
    卡耐顿住了,回头朝封行朗看了一眼,“封总,您真不舒服呢?那我还是先送您去医院吧!”
    封行朗:“……”
    对于丛刚的离开,封行朗意外又不意外。
    因为事先丛刚已经跟他说过了:他会出去一趟,归期未定!说是去冰岛看什么极光……还说这是他的愿望之类的话!
    可让封行朗没想到的是:丛刚竟然真的去了!!而且还跑得这么快!!
    估计连婚宴都没参加结束,就连夜跑路了!
    这家伙就这么想去看什么极光吗?
    又是跟谁一起去的呢?!
    “我没事儿!你家老大暂时还气不死我!”
    封行朗咬牙切齿的说道。
    “对了,你家老大是跟谁一起跑路的?”
    封行朗不动声色的又问。
    “这个我真不清楚……反正我家老大想跑路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卡耐似乎有些惆怅:因为他没能跟老大一起跑路。
    又是一个一问三不知的家伙!
    封行朗又给卫康打去了电话:女儿婚宴上,他还看到卫康跟着丛刚一起,去给那群日籍的风投大佬们客套寒暄。
    可卫康竟然也关机了!
    “你家老大,该不会是被那群日籍的风投大佬们给绑架了吧?”
    封行朗试探着询问一系列的可能。
    “那可不会!我家老大是什么人呢?会被别人给绑架?除非他是自愿的,不然没人能近得了他的身!”
    卡耐说起老大丛刚,言语中带上了不由自主式的敬佩。
    “别再盲目崇拜了!你家老大都快被你们给吹上天了!”
    封行朗没好气的冷哼一声。
    等封行朗跟卡耐赶到酒店时,发现菲恩一行人早已经离开了酒店。
    一并带走的,还有小木木!
    在封行朗看来,这就是畏罪潜逃!
    关健还带走了他们封家的子嗣!
    “呵呵!竟然跑了?这是畏罪潜逃么?”
    封行朗冷笑一声,“可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这么浅显的道理,难道他菲恩没听说过么?!”
    不逃还好,这一逃,直接让封行朗觉得菲恩真做了什么罪不可赦的事情!
    “卡耐,我们去机场堵他们!”封行朗沉声。
    “如果他们真是畏罪潜逃,压根不会去机场等你去堵他们的!”
    这一家子可真够乱的。还好婚礼顺利进行了,要不然,可有得好戏看了。
    不过卡耐最佩服的,还是新郎封十五。
    情敌当前,竟然还能如此沉得住气!
    明明那么好的身手,不在婚宴上大干一架,真是可惜了!
    觉得卡耐的话有道理,封行朗随后便把电话打给了大儿子封林诺:他总觉得菲恩会如此胆大包天,一定跟大儿子封林诺脱不了干系!
    “嘘,小点儿声,是我亲爹!”
    疾驰的商务车里,封林诺朝大舅子和二舅子做了个嘘声手势。
    菲恩怀抱着睡着的小木木,微侧身过来倾听。
    “封林诺,你把你大舅子藏到哪里去了?你小子是要胳膊肘往外拐么?”
    手机刚接通,就传来亲爹封行朗的呵斥声。
    “亲爹,这没晚了,您怎么还没睡啊?又挨我妈咪训斥了?”
    封林诺跟亲爹封行朗左右而言它的胡扯起来。
    “问你话呢:你究竟把菲恩和小木木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封行朗怒吼一声,“木木可是你亲妹妹的女儿,你还真当自己是默尔顿的上门女婿,连你自己的亲妹妹都坑呢?!”
    “爸,您这是欲加之罪啊!我可比窦娥还冤枉呢!”
    封林诺哼声求饶,“菲恩虽然是我大舅子,但他怎么能亲得过我自己的亲妹妹呢?”
    “你小子少跟我扯东扯西的!快说,你究竟把菲恩和小木木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封行朗清楚:菲恩在申城人生地不熟的,没有大儿子封林诺,他是跑不掉的!“封林诺,我可警告你:你自己想当默尔顿的上门女婿,我管不着!但你想为虎作伥,把小木木带去默尔顿养,那是万万行不通的!只要我封行朗还有一口气,就绝对不会
    让封家的子嗣流落在外!”
    大儿子成了默尔顿家族的上门女婿,封行朗已经很懊恼了。
    所以,他说什么都不会让菲恩把他女儿的女儿带回默尔顿养。
    “亲爹,您别自作多情了!木木根本就不是晚晚的女儿!只是您宝贝女儿跟你玩的一出单亲妈妈的苦情戏!”
    封林诺选择相信大舅子菲恩,便告诉了亲爹他所听到的实情。
    “什么?木木不是晚晚的亲生女儿?那怎么可能?”
    其实封行朗这期间也怀疑过,为了预防女儿玩的苦肉计,所以他才会给女儿和木木做了亲子鉴定。
    “我已经给木木跟晚晚做过亲子鉴定了!”
    封行朗是只老狐狸,他是不容许女儿跟他玩这样的苦肉计的。
    “亲爹,你被耍了……你宝贝女儿作天作地的威胁菲恩,非让菲恩弄些小手段,让鉴定报告上显现木木跟晚晚的亲子关系成立!”
    想到什么,封林诺突然灵机一动: 自己可以把毛虫叔拉下水啊!
    这样一来,就能解菲恩的燃眉之急了。
    “再说了,这也是晚晚跟毛虫叔计划好的!菲恩也是个受害者!”
    为了救大舅子于水火,封林诺是连丛刚也敢坑!
    当时的封林诺并不知道:丛刚被他坑得一点儿都不无辜!
    因为丛刚也是合谋者之一!
    “什么?这事儿丛刚也参与了?”封行朗暴怒。
    “亲爹,您别生气!毛虫叔所做的这一切,还不是为了成全晚晚和封十五啊!”
    封林诺越说越像那么回事儿。
    其实这都是封林诺自己现编的。
    “这个死虫子!他作死作到我头上来了?”
    封行朗气得真要七窍生烟了,“难怪他跑路了!原来他也是畏罪潜逃呢!”
    “什么?我毛虫叔跑路了?真的假的?”
    封林诺一阵窃喜:他是真没想到秒天秒地的毛虫叔竟然也有跑路的这一天!
    “狗东西,老子非把他碎尸万段不可!”
    封行朗几乎是咬牙切齿。
    “亲爹,要说这事儿吧,始作俑者还是晚晚那丫头……为了能嫁给封十五,她是什么幺蛾子事儿都能想得出来,而且还做出来了!”
    封林诺知道:亲爹封行朗最宠妹妹林晚了。即便把所有的责任都往妹妹林晚身上去推,亲爹封行朗也舍不得责罚妹妹林晚的。
    “这事儿恐怕你小子也有份儿吧?”
    封行朗怒斥一声。
    “亲爹,天地良心,我跟您一样,这回也上当受骗了!”
    封林诺叹了口气,“有句话亲儿子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没等亲爹炸毛,封林诺便补上一句:“要不是您当年那么为难封十五,打得他皮开肉绽,又是以死相逼……晚晚那丫头也不会玩出这样的苦情戏!”
    不得不说,封林诺这嘴皮子是真好;
    三言两语,又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亲爹封行朗自己的身上!
    手机里,封行朗久久的沉默着。
    因为大儿子封林诺说到了他的痛处!
    自己打着为女儿林晚好的旗号,的确对封十五那孩子的做法很凶残!
    看到女儿婚礼上那般的笑靥如花,封行朗才意识到:女儿林晚真的是爱封十五入骨!
    自己当年究竟做了些什么啊?
    又或者,自己当年只是做了一个父亲为女儿该做的事!
    “那……那木木究竟是谁的孩子?”
    封行朗怅然的追问一声。
    这一问,到是把菲恩吓得一激灵,下意识的抱紧了怀里的小木木。
    “木木就是菲恩随便捡到的孩子……”
    封林诺跟亲爹封行朗打保票,“她绝对不是晚晚的亲生女儿!”
    “可木木跟晚晚长得……长得真的好像!”或许小木木的确有那么点儿像林晚,但是……小木木的确不是林晚亲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