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高辣文 > 一个迦南的住民 > 第十七章 半精灵的仪式 其一

第十七章 半精灵的仪式 其一

    超凡精灵巫师亚修拉开始向同乘的调查员和精灵说起近期的遭遇。他娓娓道来,就像课堂上的教授一样讲述着所知晓的事实。
    虽然他尽量避免触及危险的存在,但是揭开了一角的真相依然让哈兰迪尔等人对可怕的神秘惊鸿一瞥。浮现出来的真相如同大海上的浮冰,彼此相隔很远,根本无法想象海面之下已经是连绵的冰架,静待着不幸的航船。
    “你们知道的,敏锐的非凡者拥有强大的感知,即便不身临其境也能触摸远方的情绪波动。某些理论甚至认为个体间可以在特定条件下共鸣,融入统一的精神世界。刚才你们见到的那些说话不中听的小朋友们,他们刚刚担任前线执行官的时候并非如此。游侠先生,游侠小姐,你们刚刚从战场上回来,亲眼目睹了充斥血与火的地狱。远在后方的精灵也不轻松,他们聆听、感知垂死的半精灵的情感在,他们的心灵深处颤抖。
    “你们这些从前线回来的战士对他们来说堪比噬人的深渊,封闭内心,排斥与你们的接触只是为了让自己好受一点。
    “艾蕾雅在她的同胞里是个非常特殊的存在。她和阿廖莎一样,此前生活在雅兰自治领而非迦南城里,是德鲁伊途径的非凡者而非施法者。也许是受到雅兰的领导者艾维娜女士的影响,那里的年轻人都有一种迦南少见的热情。艾蕾雅在这其中尤其突出。她对自然有着与生俱来的亲和力,积极的进取心、高洁的品格是罕见的,这也让她在指挥中心里成了异类。
    “她来到这里的时候,原本是准备作为安提哈的继任者。可怜的安提哈因为遭到了半精灵退伍兵的行刺,身心都受到了创伤。我给他写了推荐信,前往南方殖民地的遗迹做了一段时间调查,回来以后情况反倒恶化了。他变得越来越孤僻,所指挥的部队伤亡率以惊人的速度攀升。最后,我只能向上面申请,准备将他撤换下来。
    “艾蕾雅和安提哈的接触就在这时。这个温柔的女孩子想要帮助自己的同胞,非常亲切的与他交流。这都是出于善意,是令人钦佩的正直情感。可是呐,我现在回头看,发现对于安提哈来说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他早已经陷入了绝望的深渊中,可能还把我的见习执行官也拉了进去。”
    说道这里,亚修拉长官伸手在法袍下摸了摸,取出一个毫不起眼的布口袋。他把小口袋抖了抖,将一个奇特的小泥雕放在手心里,让在场的人都能看到。
    “你们一定在安提哈的住所发现了很多奇怪的物件,骨头、牙齿之类来历不明的东西。这一件,是他交给艾蕾雅的,小姑娘在慎重考虑以后,又交到了我的手里。”
    泥雕接近半个手掌大小,有着方形的基座,灰暗的色泽和奇特的构型像是从遗迹中挖掘的古物。泥雕的基座上刻着奇怪的字符。它的式样让人无法将之与艺术品联系起来,似乎是某种怪物,或是怪物的图腾。
    哈兰迪尔仔细看了看,用尽想象力观察,觉得可以将基座上的形体与章鱼、龙和扭曲的人体联系起来。臃肿变形的头部生出触须,奇形怪状、覆盖鳞片的躯干上有着触手般的肢体,又像是进化不完全的翅膀。
    此等形状,只能成形于病态的臆想之中。
    “长官,这是什么?”琵洛蒂斯问道,“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形貌诡异的雕塑,基座上的符号是什么意思呢?”
    “古老的文字,我们无法辨识,”亚修拉长官说道,“也许是某种荒诞不经的咒语或祷言。”
    哈兰迪尔没有说话。他注视着基座上扭曲的镌文,脸色平静,心中的波澜却是如同惊涛骇浪一般。
    他见过类似的雕塑,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记忆,而是来自于洛安的另一个世界的记忆。那位拜访他的情报军官和他讨论穿越的时候,他自己就在研究一块类似的雕塑。基座上的文字他能够辨识一些,是泯灭于时光中的符号,与文明时代的多种语言都有着关联。
    哈兰迪尔勉强在模糊而不完整的镌文中识别了一些信息的片段——
    “祂在深邃的湖底沉睡,寂静中唯有疯狂徘徊。祂预见了湮灭,狡猾的窃贼,溺死在群星中。”
    这东西就是混沌的具象,是某种异教崇拜用古怪梦境中搜寻的臆想制作的雕塑。
    亚修拉大人自然没有询问在场的人对于这个物件的看法,而是接着说起见习执行官小姐和他的对话:
    “艾蕾雅把这个泥雕交给我,说在半精灵和人类中间流传着一个隐秘的教派,某个不知名的存在正在传播信仰,收集信徒。这个雕塑便是他们的图腾。
    “对此,我的第一反应是——这太简单了,调集宪兵展开大搜捕,把邪教徒都甄别出来。但是,艾蕾雅对我说,半精灵不仅仅是迦南的奴隶和战士,他们的诞生与存在,有着其他的意义。根据她的发现,半精灵不是,请恕我冒昧,接下来我只是在引用一些种族主义者的狂言,半精灵不是精灵血统的劣化;我们的生育率在逐年降低,你们是知道的,再这样下去可不妙。艾蕾雅认为,精灵与人类种族的理解和融合,能够在黑暗的荒野上开辟通向未来的道路。
    “这话有些超出我的理解,我下意识的就讽刺了这个小丫头几句,提醒她注意自己的身份,如果真的和人类私奔闹出丑闻以不幸收场可别后悔。艾蕾雅反唇相讥了几句,着实让我印象深刻,而且让我在意起来。
    “她说道,看看我们的族人吧,除了少数异类,大部分精灵已经丧失了活力,也许是安逸的生活抹平了棱角,也可能是生命活力在时间的流逝中的弱化,甚至是二者兼而有之。但是,在第一纪元的时候,我们的种族可是充满活力和冒险精神的!看看现在呢,白日饮酒,吸食麻醉药剂,所有的活都丢给半精灵和人类去做,还将他们作为发泄欲望和繁殖的工具。这样糜烂而混乱的生活,毫无信仰和真诚,难道不会付出代价吗?”
    这些发言,尤其是最后那句话,若是换了别人,可是要遭到严厉处罚的。但是,话从身份很高的精灵嘴里出来,就没人能说什么了。
    哈兰迪尔和同伴们一言不发的听着,越来越觉得不安。
    亚修拉继续说道:
    “那时,我只是当作工作之余的讨论与她争辩,却忽视了艾蕾雅早已下定的决心。自从取得这份工作,她开始越来越多的关注半精灵,甚至想要触摸他们的心灵和背后的神秘。安提哈死后,她联系之前的信息,可能觉得自己已经走在了通往答案的道路上,却忽视了某些盘踞在我们世界阴影中的存在是宏伟的。祂们无可撼动,是不可名状的恐怖梦魇。”
    这时,快速反应部队抵达了目的地。他们根据各方面汇集来的信息,确定了艾蕾雅的位置,来到迦南郊外的一片荒无人烟的密林边。
    这里没有道路,所有人全副武装步行前进,在永远暗无天日的柏树林中披荆斩棘,一言不发地穿行了好几里。寄生藤丑陋的树根绊住他们的腿脚,形如绞索的藤条把他们包围。到处是畸形的树木、阴湿的石头和腐朽的残垣,像是被瘟疫和死亡的栖居地,让人倍感压抑。
    最后,他们在树林间发现了一个村庄,映入众人眼帘的是挤作一堆、破破烂烂的草屋。可以听到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的长鼓击打声,夹杂着变化莫测的尖叫,让人心惊肉跳。似乎还有一簇刺眼的绿光在阴影笼罩的森林中闪烁,仿佛一条巨蟒透过灰蒙蒙的灌木丛瞪视着他们。
    “散开,搜集情况,排除斥候,我要知道前面在发生什么。战斗队形。”
    亚修拉长官停下队伍,开始发出准备作战的指令。
    就在这时,哈兰迪尔发现击鼓声、尖叫声消失的无影无踪,阴影中传来了一阵非常好听的歌声。
    美妙动听的旋律与阴森的环境格格不入,将恐怖的气氛又抬升了几分。所有军官和士兵都在屏息静气中听了一会,阿廖莎突然捂着嘴,满脸惊慌的小声说道:
    “这是,艾蕾雅姐姐的歌声!”
    精灵的歌声随之高亢起来,仿佛在向着遥远的世界呼唤。还在思索中的亚修拉长官跳了起来,抬手向前一指:
    “进攻!不管那里在发生什么,都给我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