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高辣文 > 一个迦南的住民 > 第十六章 第二日调查
    6月20日,哈兰迪尔来到迦南的第三天。为了继续调查任务,他和琵洛蒂斯一起前往前线部队的指挥中心。安提哈曾经是这里的一员,和人数不少的精灵担任着边境长官的职位。
    迦南的半精灵部队守卫边境森林和谷地的时候,地位尊崇的精灵则是在遥远的都市通过魔法设备进行远程指挥,调度人类辅助兵给他们运来给养,撤回伤员。
    半精灵士兵是活着的弓箭,可以自己打磨的战刃,按照精灵指示行动的棋子。服役满一定期限后,活下来的幸存者可以得到有限的公民权,前往迦南市区从事各种工作。只不过,与兽人和巨魔的战争极其危险,许多侥幸没有战死的半精灵也在多年的煎熬后发了疯,成了威胁城区安宁的危险怪物。
    精灵的生活就很惬意了。他们在离家很近的地方工作,作战焦灼的时候也可以轮班休息,不会受到死亡和战伤的折磨。精灵执行官的权限很大,无论是前线的作战还是在后方猎杀变异的怪物都由他们统一调度兵力和物资。
    迦南就像是一个金字塔,数量有限的精灵掌握着神秘的本源,位于秩序的顶端。数以万计的半精灵维系着秩序的运转。在他们之下,还有数不清的出没于补给线、农场、厨房和下水道的人类仆役。
    来这里之前,哈兰迪尔想象了指挥中心的景象——空气中弥漫着花香,清新凉爽的室内奏着音乐,怡然自得的指挥官们哼着小调集结部队做着清理。
    实际的场面有一点出入。
    这是一个巨大的建筑,有高耸的穹顶和层层叠叠如蜂巢般的指挥室。每个指挥室都是独立的房间,不允许外人进出,但是时不时敞开的大门可以让人看见其中占据了整面墙的水晶镜面,投影着前线部队的运动轨迹和使魔采集的现场画面。每个房间有一两位担任前线执行官的精灵靠在座椅中,滑动镜面,口述指令,时不时停下来回到大厅中休息。
    他们就这里管理着迦南的边境线和都市区的治安。
    此时朝阳刚刚升起,和煦的晨曦穿过晶莹的玻璃洒进大厅,披上了一层美轮美奂的光晕。回廊和休息室飘着淡淡的清香,大厅穹顶下有一汪平静如镜的碧波,水间有一株枝繁叶茂的石榴树,如华盖低垂的枝叶上挂着鲜红欲滴的果实。
    哈兰迪尔被深深吸引了。他仔细看了看,发现碧波间其实有一块土地,石榴树便是种植在那上面。只不过,园艺师的构图极其巧妙,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虚无而缥缈的世界上凭空升起了生命之树一般。
    这棵水中的石榴树给人的第一感觉不仅仅是美丽和生机,还有着某种难以言喻的臆想,可能与古老时代的图腾有着神秘意义上的关联。
    碧波旁有一块草坪,桌椅矮凳上布置着银色的托盘,石榴果、布丁、小蛋糕和果茶随意取用。哈兰迪尔顺手就拿了一块小蛋糕吃。味道好的惊人,让他后悔早饭吃的太饱。
    但是,往来的精灵对这让人舒心的景致和点心毫无兴趣,甚至路过时都会刻意的调转视线,不去看水中的果树。
    他们各个无精打采。离开指挥室休息时也只是仰坐在躺椅上,面无表情的慢慢喝着酒。哈兰迪尔他们从一旁走过的时候,好几个精灵们都露出了非常明显的厌恶表情,甚至还有几人的反应很大,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狂躁起来。
    “滚出去。”
    “堕落者来污染我们了!”
    这突如其来的咒骂让哈兰迪尔愣了一下。但是身边的调查员小姐拉着他的袖子,片刻不停的往里走。
    “精灵老爷们就是这样,”琵洛蒂斯幽幽的小声说,“他们不用在危险的前线作战,还能因战功快速晋升。在他们眼中,我们这些半精灵和他们的差别,想必比人和狗的差别还大。”
    “那为何……”哈兰迪尔摇头道,“为什么会这么激动?”
    调查员小姐沉默了一会,摊开双手:
    “只能说,
    “所有命运的馈赠,都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两人来到一间指挥室外。有一个高大的男性精灵正在等候着他们。他容貌俊美,净白的高阶法袍上装点的绚彩丝线和纹饰如彩虹般变幻着色彩,给人一种罕见的轻松愉悦的印象。他站在那一动不动,一眼望去还以为是个蜡像,但是他充满强大意志力的双眼立刻回驱散这层印象。
    “早上好,调查员,小朋友们看来已经欢迎过你们了,”精灵巫师挨个打量了一下两位半精灵,漂亮的眼睛里闪过温和的笑意,“我是高阶执行官亚修拉。我已经接到了梅尔罗斯的通知,他希望我对你们的调查提供便利。”
    高阶执行官,嗯,那便是前线执行官安提哈的上级,负责大战区的监督和管理,由地位很高的精灵担任。
    哈兰迪尔和调查员小姐都提起精神。他们看到了精灵巫师领口挂着宛如花蕊般绽放的星月徽记。这是序列6的超凡者才有的魔法饰品,是地位与力量的标识。
    “请别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在作战中不断失去部下对任何有情感的精灵都是可怕的经历,跟别提还要聆听他们牺牲前的低语,”超凡精灵巫师神色温和,就好像在和平等的朋友交谈一样,“安提哈并不是唯一遭受不幸的。”
    “您好,高贵而睿智的亚修拉大人,”琵洛蒂斯向他行礼,“调查局的同事应该已经打扰过你了,但是,根据程序,我们还需要向您和诸位执行官了解一些情况。”
    亚修拉点点头:“好的,没问题,塞缪尔来去匆匆,就好像线索随时会从指间溜走一样。不仅是你们调查局,银月与星光女神的判官、执政府的情报局都派人来过了,一个个都很焦急,就好像永远光辉的迦南明天就会熄灭一样。
    “要我说,还是一步一个脚印比较好。在这个充满未知的世界上,你再快都有比你更快的,你再慢也有比你更慢的。”
    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带着两人走了几步,打开一扇指挥室的大门。哈兰迪尔往里面望了望,发现刚刚见过面的阿廖莎正蜷缩在靠背椅里打瞌睡。
    听到动静,她揉揉眼睛,看到了长官和调查员,“嗖”的跳了起来,手舞足蹈的解释道:
    “喵没有偷懒,喵在思考!”
    没有人问你这事……哈兰迪尔忍住笑,向小姑娘点了点头。
    琵洛蒂斯注视着明显还没有成年的小姑娘。阿廖莎被看得有些心虚,竟然退了半步。
    “这是阿廖莎,我们的实习生,现在愿意做前线执行官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亚修拉长官和颜悦色的问道,“艾蕾雅见习执行官在哪呢?如果我没有弄错,这里应该是她的值班室。”
    ……
    根据德鲁伊小姐的说法,曾经与安提哈做过一段时间同事的艾蕾雅对于案件有自己的想法。今天早上,她联系阿廖莎说自己发现了一些线索——一些半精灵似乎在举行某种神秘的仪式。
    由于没有更多证据进行推理,调查局之前的一轮走访也没有让艾蕾雅小姐觉得自己的猜测得到了重视,见习执行官小姐便决定自己进行潜入搜查,去半精灵仪式现场看看情况。
    “这可不是我想听的……”亚修拉按了按额头,“她出发多久了?”
    “一个小时~可能两个小时~”
    听了实习生的话,高阶执行官立刻唤来几个部下:“立刻给我找出艾蕾雅见习执行官的行踪,给我调集一队宪兵来。非凡者快速反应小队在哪里?”
    他接着转向琵洛蒂斯和哈兰迪尔:“贸然深入神秘世界是极其危险的活动,你们跟我行动。希望只是我反应过度。”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半精灵和睡眼惺忪的阿廖莎匆忙跟在他的后面。
    他们来到出口,武装马车和披挂整齐的骑士已经在那里等候了。在高阶执行官的命令下,迦南官方的反应速度快的惊人,一支完全由精灵巫师、骑士、游侠、圣职者组成的部队已经集结起来。所有人登上马车,像风一样奔向郊外。
    一路上不断有半精灵游侠和宪兵加入他们的队伍。哈兰迪尔他们和高阶执行官共乘一辆马车。与这样的大人物面对面坐着让大家都很局促,不知道是不是该说点什么。
    过了一会,琵洛蒂斯忍不住开口问道:“大人,艾蕾雅小姐和您说过什么吗?”
    超凡巫师亚修拉靠在椅背上,望着窗外,一副没听见调查员小姐说话的样子。就在大家准备低头看脚尖的时候,他突然说起话来:
    “我忘了是什么时候,很可能那时我只是当作一个刚刚入职的女孩子对于新环境过度紧张或者急于表现自己而进行的臆想。毕竟,只言片语和破碎的证据之间如何混乱,让人很难将他们联系起来。
    “希望艾蕾雅小姐今天的冒险只是年轻女孩虚惊一场的小小历险,我们大动干戈召集的部队最终会一无所获,骂骂咧咧的回去吃午饭。
    “我们身处恬然宁静的无知之岛,位于黑狞无边的大海中央,也并非注定要驶向远方一探究竟。
    “神秘被我们发掘,每时每刻都在延伸,许多虽然至今尚未对我们造成伤害,但终有一天,看似各不相关的知识彼此纠缠,揭开那骇人的真相,点明我们在这片可怕光景中所处的方位。谁又知道,在黑暗的波涛下藏着什么呢。”
    亚修拉从窗外移回视线。这一刻,他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但是却给人一种感觉——他在微笑,仅仅是因为找不到更合适的表情。这位精灵大人物注视着哈兰迪尔的眼睛:
    “我们无法将所有暧昧不明的线索同时关联到一起,我想,这算是世间最大的仁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