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言情小说 > 美眷娇妻:呆萌老公好幸福 > 第913章 刚愎自用的暴君

第913章 刚愎自用的暴君

    一个小时后,整个村庄几乎都被翻了个底朝天,可还是没能找到林诺小朋友的身影。
    “林雪落,你究竟把十五藏到哪里去了?”
    一直隐忍中的河屯,最终爆发了他的戾气。
    在河屯看来:他的亲孙子应该是被林雪落藏起来了。
    她这是在报复他!
    当时的雪落,已经是心急如焚了,还被河屯这么误会的又凶又吼,她真的快崩溃了。
    “我就藏了,你想怎么着?”
    找不着儿子的焦躁和不安,在河屯的冤枉下,便堆积成了口不择言的愤怒。
    “林雪落,你有什么怨怒冲着我来!你这么藏着十五,起不到报复我的效果,而是在虐待视你们母子如生命的阿朗!你自己的丈夫,你孩子的父亲!他为了找你们母子,腿都摔断了!!”
    心牵着儿子的安危,河屯的暴戾之气就越发的突显。
    他已经无法跟林雪落好好说话了!
    提及断了腿躺在医院里的男人,雪落的泪水在下一秒蜂涌而出。
    又有谁知道她爱那个男人早就深入骨髓了,他每一次的受伤,她都心疼得窒息。
    因为没自信,不信任,自己倔强的选择了在未弄清楚事实真相之前,便带着儿子离开了!
    可现在,她却把他最最心爱的亲儿子给弄丢了……
    雪落真的无法原谅自己!
    面对河屯咄咄逼人的厉吼,雪落真要疯掉了。
    “河屯,你简直就是个刚愎自用的暴君!”
    雪落终于将心中压抑的对河屯的不满和怨怒爆发了出来。
    “要不是你做着‘亲孙女’的美梦,还逼迫我接受自己丈夫跟别的女人所生的私生女,我们母子能被你给逼走么?!你不但逼走了我们母子,还间接的害了你自己的儿子,你现在还有什么脸面责怪我?!”
    微顿,雪落单薄的身体急促的呼吸,“河屯,你从来都不知道自我反省!”
    丢下这番义愤填膺的话,雪落朝对面的小树林冲跑了过去。
    河屯怔在原地,整个人笼罩在一片怒不可遏之中。
    “邢先生,你误会雪落了。你带人进来的时候,雪落的确让诺诺……也就是十五藏在土墙后的芦苇里了,当时我在场。”
    左安岩向怒不可遏的河屯解释着,“现在十五失踪了,并不是雪落的本意。或许是十五自己贪玩……想把自己藏起来让你这个爷爷着急。”
    可河屯却不这么认为。
    他不认同左安岩所说的十五自己贪玩……
    “这里出山的路有几条?”他紧声询问着左安岩。
    “就一条啊……”
    左安岩愣了一下。
    “老五,你赶紧沿路去追。他们应该跑不远!”
    “义父,那您呢?”
    “我留下来跟他们继续在村庄附近寻找。”
    亲孙子失踪了,河屯虽说万分的暴怒,但至少还没有失去理智,“应该是有人捷足先登,把十五给掳走了!”
    “好的义父,我这就去追!老十二就快赶来这里了,您自己要小心点儿!”
    邢老五立刻应声离开。又有活干了,他看起来很兴奋,就像困久了的野兽。
    “诺诺被……被人给掳走了?可我们没发现什么陌生人呢?”
    左安岩愣愕住了。
    从河屯和邢老五的身手来看,感觉他们就像是在电影里才会看到的那种特种兵,周身都是危险。
    “左安岩,你去询问一下:村子四周有没有便于藏身的地方?又或者是小路之类的野径?”
    河屯使唤左安岩的时候,完全就是自来熟。他已经习惯于对身边的人发号施令。
    “好,我这就去!一有消息就通知你。”
    左安岩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等左安岩离开之后,河屯一鼓作气的爬上了一棵白杨树,朝着四周张望。
    并不粗状的白杨树,因为承受不起河屯的重量,而发出枝条断裂的声音。
    河屯看到了朝树林跑去的雪落。便立刻跃身而下,一路追了过去。
    这片小树林,是林诺小朋友跟小伙伴们经常ko对战的地方。
    “诺诺……诺诺……快出来吧,别跟妈咪躲猫猫了……你亲爹受伤了,难道你就不想他不担心他吗?”
    雪落一边在树林里奔波寻找,一边用言语诱哄着有可能因为呕气把自己给藏起来的小东西。
    可小家伙那么喜欢自己的混蛋亲爹,在得知亲爹受伤之后,他不可能这么淡定的把自己给藏起来的。
    “诺诺……快出来啊……跟妈咪回家看你受伤的混蛋亲爹了……”
    ‘嗖’的一声,一个闪着寒光的东西,几乎是贴着雪落的后脑勺飞过去的。
    又‘笃’的扎进了雪落身侧的一颗白杨树的树干里。
    雪落慌怔了一下,寻声看过来,发现那是一种由弓弩发出来的箭,箭头深深的扎进了树干里。
    在箭身上,还有还携带了一块叠好的纸。
    雪落环看了一下四周,没发生任何的活人或活物,便上前来去拔那根深扎在树干里的箭。
    费劲了吃奶的力气,雪落才将那根箭从树干里拔了出来,并扯下了那张纸。
    等雪落看到那张纸上所写的内容时,她连呼吸都暂时的截止住了。
    【林雪落,诺诺已经被我带回了御龙城。放心,他是封行朗的孩子,也就是我的孩子,我是不会伤害他的!但如果,你不按照我的话去做,我会重新找一个女人替封行朗生下第二个‘诺诺’的!】
    【……】
    后面的话,雪落已经看不下去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将儿子掳走的人会是严邦!
    封行朗的孩子,就是他的孩子?
    呵呵,看这情形,他是打算跟封行朗长相思守呢?
    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雪落立刻将手中的箭头丢弃,并把那张纸叠好放回了自己的口袋里。
    “林雪落,你愣在这里干什么?我觉得十五应该是被人捷足先登的掳走了!”
    追来的人是河屯。
    雪落微微的吁叹出一口浊气,“看样子是了!诺诺那么心疼他的亲爹,在听到他亲爹受伤时,他是藏不住自己的!”
    “这几天,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比如说那群义工里,有没有藏匿什么可疑之人?”
    “不太可能吧?那群义工们又不知道我跟诺诺会离开申城!他们怎么可能会事先预谋呢!”
    “可掳走十五的人,对你们母子的行踪十分的了如指掌!而且对这里的地形都很熟悉!”
    雪落揉了揉自己的脸颊,感觉自己都快瘫软倒下了。
    “我们再找找吧!即便真有人掳走了诺诺,要想离开石郫县,也不太容易!”
    雪落说的是实情:这里穷山恶水的,又带着一个孩子,想快速的离开,根本就行不通。
    加上那个人刚刚还给自己发过箭,应该就在附近。
    而且带着河屯这个保镖一起寻找儿子林诺,把握要更大一些。
    不一会儿,就有人找了过来,说村口发现一个男人骑着一辆摩托车,背着一个大帆布袋朝山下逃窜了。大帆布袋里,应该是装的一个孩子,有人看到里面的孩子在动。
    邢老五已经追了过去;而村长带着人也追在了后面。
    在四十公里开外,邢老五的越野车快要追上那辆宝马机车的时候,那个骑手突然想肩膀上的帆布包朝越野车丢了过来。
    为了避免车身直接撞到那个帆布包,有可能会伤到里面的十五;邢老五猛打了一把方向盘,让帆布包滚落在了一旁的草丛里。
    邢老五立刻急刹在了路边,跃身出来寻找那个掉落在草丛里的帆布包。
    “十五……十五……”
    邢老五扯开了那个帆布包的拉链,里面的确装着一个孩子,但并不是林诺小朋友,而是村长家的强子。
    “十五呢?十五在哪里?那个人是谁?”
    邢老五那中文混杂着的西班牙语,强子根本就听不懂,惊魂未定的小东西立刻嚎啕大哭了起来。
    “你在这里等着,村里的人应该快追上来了。我去追人!”
    邢老五直接丢下了哭哭啼啼中的强子,再一次的钻进越野车去追人。
    可惜的是,只是两三分钟的时间,那辆机车便没了踪影。
    ******
    见村长他们带回来的孩子是强子,而不是儿子林诺时,雪落再一次的落泪。
    看来,儿子应该已经被严邦的人带回御龙城去了。
    “十五应该还在村子附近!并没有走远!”
    河屯的思维,要比一般人敏锐很多。
    应该是团伙作案,这招声东击西,玩得还算高明。
    至少成功的转移开了大部分人的视线。
    在村民们的带领下,河屯跟林雪落,还有左安岩的义工们,再一次的开始了更大规模的收索。
    可整整找了一个晚上,都没能寻找到林诺的踪影。
    看来那个摩托车骑手,成功的给自己的同伴赢得了带着林诺逃离石郫县最黄金的时间。
    在河屯的逼问下,强子只是哭。哭得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也就更加深了村民们对河屯这帮外人的排斥心理!
    “强子,不哭了,告诉左老师,那个把你抱走的人,究竟长什么样儿?强子认识他吗?”
    强子含着泪摇了摇头。却怎么也不肯多说一句话。
    “左队,别问了!让强子好好休息吧!孩子已经被吓坏了!”
    雪落也是一个母亲,在心疼自己孩子的同时,当然也会心疼别人家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