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Alpha]老公是万人迷 > [Alpha]老公是万人迷_分节阅读_54

[Alpha]老公是万人迷_分节阅读_54

    奎思恩摇了摇头,“实际上你出征没多久之后,他的眼睛就瞎了。”
    瑞恩心里五味杂陈,他了解奎思恩和哥哥的过往,只是他没想到奎思恩会这样的决绝,就像是宁愿死也不愿呆在他身边的安珀和。
    “你和薄荷的事情,我也知道。我希望,你不要重走你哥哥的老路。”奎思恩静静地看着他,“你的身体也已经十分虚弱了,不要再动用那种能力。”
    瑞恩苦笑了一下,实际上,他已经完全无法操纵那个能力了,否则当安珀和跃入宇宙,他一定会不顾一切出现在安珀和身边,将她揽在怀里。
    奎思恩不再说话,静静地退了出去。
    剩下自己一个人,瑞恩终于脱力倒在地上,他哥哥到死才明白什么叫放手,但是薄荷却用死告诉他,有些时候不得不放手。
    他坐在大理石面上,像是小时候一样,无助地抱住了自己的双腿,将头埋在里面,整个人瑟瑟发抖。
    好冷啊……
    ☆、52|46.38.35.6.27|
    林楠勉强在医院调理了两天,就打了申请重回前线。
    维萨人和卡达尔的盟军还在骚扰边界,林楠不得不先解决后顾之忧。不过,裴严帮他向军部申请了二十人的小队,在安珀和消失的星域,专门负责搜寻安珀和。
    三个月后,前方战局稳定,失去了瑞恩支持的盟军,无法再进行空间瞬移,被科技发达的帝国完全压制。后方的居民开始回到故土,开始重建工作。
    又是三个月后,维萨人和卡达尔人见胜利无望,纷纷求和,军部经过商议,决定结束这场漫长而又无意义的战争,下令让林楠的先锋部队返回。
    林楠违令,不顾即将开展的和平会议,将敌方的一支中队全部歼灭。
    也因此,他被紧急召回帝星。
    裴严再次看到林楠的时候,忍不住皱紧了眉头。林楠刚经过长途星际旅行,脸色不是很好,头发也很久没有打理,有些遮挡住了眼睛,但是最令裴严担忧的,是他躁动的信息素。
    正常情况下,alpha并不会特意散发出他的信息素,因为这会让周围的alpha产生敌意,甚至爆发争斗。
    但是林楠的信息素霸道又不加掩饰,还带上了浓重的杀伐气息,一出现,周围的alpha呼吸声都轻了些,本能地对他产生臣服和畏惧。
    林楠一身军装,跨着大步伐,速度快的,走路都带起一阵风,他一把推开会议室的大门,不顾被迫中断的会议,沉声道:“我不同意停战!”
    在座的军部高官都愣住了,好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时候,坐在首位的人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你给我闭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
    林楠凉凉地抬眼去看,是他身居高位的爷爷。
    林元帅生怕他这个孙子再闹出什么事来,急急忙忙走过来,将他带了出去。
    “林楠,你不要再胡闹了,和平是大势所趋!因为你的战功,我们林家正在斡旋,你很有可能会是帝国最年轻的将军!”林元帅深知林楠的倔脾气,这是继承他的,但他老了,不介意给年轻人做点让步。
    林楠看着他的眼睛全无半点感情,连陌生人都不如,“我不稀罕。”
    林元帅都要气炸了,一个两个不识好歹,“混账!这件事情你说了不算!”
    “我无所谓!”林楠毫不畏惧地与他目光相对,“卡达尔人毁了我的一切,我的父母,我的妻子,还有我未出世的孩子!我已经一无所有了!即便你们签署了和平协议,我也绝对不会带领我的下属撤退!”
    林元帅见他态度坚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好自为之,我们林家不差你这一个。”
    林老元帅一走,原本被他挡住的玻璃露了出来,林楠看见了玻璃里头的自己,真是糟糕……他越来越没办法抑制自己的情绪了,不由地握紧了拳头。
    “林楠。”一直在旁边观察的裴严走了出来,“你放弃吧,我想安中士也不想看见你现在这个样子。”
    林楠深吸一口气,转过身,平静地看着他,“搜救小队有消息吗?”
    “抱歉……”裴严不好意思地推了一下眼镜,“还是找不到安中士的踪影,他们已经决定将小队撤回。”
    一瞬间,周围的气压都变了,暴虐的信息素在空气中流窜。裴严冷不丁受到信息素的攻击,直接单膝跪下了,豆大的汗珠沿着面部滑落,滴在地面上。他全身都在颤抖,勉力支撑才不至于趴在地上。
    “林……林楠!”他的七窍渗出血液。
    似乎有人察觉到不妙,远处开始传来脚步声。
    糟糕!裴严颤抖着手从口袋里拿出针剂,威压让他呼吸不畅,他单手紧紧抓住地面,蓄力一跃,一针插在了林楠的脖子上。
    林楠醒来时被绑在病床上,他愤怒地看着床边的裴严和林老元帅,“给我解开!”
    林老元帅的两鬓都已苍白,他逆光站着,曾经林楠以为高大的身躯都显得有些孱弱。岁月让他眼睛里的尖锐散去,此刻他跟一个普通的老人家没什么二致。
    “林楠,不管你愿不愿意,和平协议都会签署,而你会被授予少将军衔,至于你的妻子,帝国会追加她最高荣誉,以国礼葬。”林元帅看了他最喜爱的孙子一眼,“你还年轻,完全可以再娶。”
    “谁准你们宣布她死了?她还没死!”林楠内心掀着巨浪,但是被镇定剂催眠的身体,让他说出的话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威胁性。
    “既然你不愿意,就在这儿待到谈判结束吧。”林元帅最后看了他一眼,走出了病房。
    裴严看林楠的眼神扫了过来,急忙举起了手,“我可什么都没说!”
    林楠被关在病房一个月,这一个月里,裴严一直在想办法抑制林楠的信息素和他的负面情绪,但收效甚微。
    一个月后,林楠被获准出院,参加授衔仪式。
    他穿着纯黑的西服,像具傀儡一样站着,这是属于他的宴会,但他更像是个摆设品,这不过是逢场作戏的政治游戏。
    林家负责操办这场仪式,请了不少达官贵人,也有林楠少有的几个好友。
    当红女星吴雅珍不请自来,引起了媒体的骚动,从她下车开始,各种灯光一路追寻,她带着职业性的微笑,穿着露肩长裙,比起刚出道的时候,又美上了一个层次。
    乔丝抱着宝宝,远远地看着吴雅珍,不满地白了布莱恩一眼,“都怪你!要不是为了给你生宝宝,我会比不上她,真看不惯她那副得意劲。”
    布莱恩笑笑没说话,冲林楠举了举杯子。
    林楠没有动,他的手无意识地点着杯壁,眼睛去看着乔丝的孩子,是一个很可爱的omega,如果他和薄荷的孩子出生了的话,也跟他差不多大了吧。
    眼中的红丝忽隐忽现,他将杯中的酒饮尽,勉强压制住自己的狂躁的内心。
    乔丝有些不忍心地看了林楠一眼,“哎……林楠,要不算了吧,都半年多了,要是安还在的话,她怎么会不回来呢。搜救小队找了这么久……当初爆炸的强度,也许安……”
    她没说完,因为林楠的眼神射了过来,那眼神里带着剧毒的刀刃,让乔丝遍体生寒,她害怕地向后退了两步,不敢再说下去。
    布莱恩不着痕迹地挡在她面前,林楠收回了目光,以三人可以听见的声音说:“如果今天换做是你,薄荷绝对不会说这种话。”
    他将酒杯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转身走了。
    林楠好不容易找到个安静的角落坐下,他又随手拿了一杯酒,一边喝着一边假装不经意地打量着周围。林元帅害怕他闹出事来,整个三层的宴会场,遍布他的眼线。
    林楠将他们的位置一一记下,垂下眼眸,饮了一口酒。
    没多久,林元帅来了,身后还跟着楚楚动人的吴雅珍。
    林楠不悦地皱眉,搞不清老狐狸肚子里又在卖什么药。
    林元帅先是介绍了一下两人,将林楠带到一边小声嘱咐,“当初你跟安珀和结婚,家里是不知情的,要是知道绝对不会让你娶她。不过现在人死了,也就不再说这些。这个吴小姐家世不错,人也有教养,你们倒是可以接触试试。”
    林楠不屑地嗤笑一声,“你什么时候改行了?”
    林元帅被噎了一下,也不想自讨没趣,留下一句你自己看着办吧,就带着人去前头招呼客人了。
    林楠斜眼看了一眼吴雅珍,她眼睛里的*和野心不加掩饰,林楠转身准备走,却被她追了上来。
    “林楠将军,您还记得我吗?我是圣玛丽的吴珍珍。”吴雅珍有些紧张地抓着裙子,等林楠的回复。
    林楠转过身,对她温煦一笑,“当然记得,多谢你当初抢了赵景,才能成全我跟薄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