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Alpha]老公是万人迷 > [Alpha]老公是万人迷_分节阅读_53

[Alpha]老公是万人迷_分节阅读_53

    杀了这帮碍眼的臭虫,找到那个omega!那可是他的omega!
    机械手臂将安珀和抓到舱内,放在地上。背部一接触地面,安珀和几乎立刻就疼醒了。她张开眼,看见一双黑色的靴子。
    靴子的主人蹲了下来,显得有些关心,“安安,你没事吧?”
    安珀和起身的时候感觉到这么短的时间,背后的皮肉已经粘在了地板上,拉扯的一阵剧痛。她眼前一黑,咬着牙,双手撑着地板,勉力站了起来。
    有些戒备地看着瑞恩,往闸门退了几步。
    “真高兴,终于只有我们俩了。”瑞恩的脸色比那天晚上看起来更加不好了,他的脸色苍白,形容枯槁,身体削瘦的有些站立不稳。
    安珀和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你到底要干嘛?瑞恩,我已经有了林楠的孩子,我也只爱他一个人。”
    “你闭嘴!”瑞恩有些激动的高声大喊,由于太过激动,他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嘴角溢出鲜血。他急忙伸手捂住,但安珀和还是看到有血渗透过了他的指缝,滴到了地板上,发出粘稠的响声。
    安珀和手已经摸上了金属舱壁。
    “安安,把孩子打掉,跟我在一起。”瑞恩好不容易把气喘匀,他放下手,嘴角还带着血迹。
    他的目光深沉,语气平静。但是眼中却闪动着疯狂的光芒。
    安珀和心跳如擂,手慢慢覆盖上舱壁上的按钮,“你做梦!”
    瑞恩又咳出一些血,闭了闭眼,做出最后的妥协,“那你把孩子生下来,我一定视为己出。只要你跟我好好的……”
    他话还没说完,突然感受到周围气压的变化,猛地睁开眼,安珀和站在舱门口,背后就是战火纷飞的宇宙,她的表情隔着头盔看不真切,但是语气里却带着解脱的嘲讽,“就算死,也轮不到你!”
    瑞恩来不及反应,安珀和已经纵身一跃,跳入茫茫太空。
    几乎在同时,一颗炸弹在不远处爆裂,火焰和黑烟迅速吞没了安珀和娇小的身影。
    瑞恩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咆哮一声,嘶吼着往舱门走。因为气压的原因,双目充血,血丝乍现,七窍流出血液。
    察觉到不对的守卫,抢先一步将舱门放了下来。
    瑞恩颓然跪在舱门前,怒吼着下令,随着他说话,鲜血还不停地向外淌,“把舱门打开!”
    守卫跪在他面前,目光沉痛,“殿下,陛下死了。”
    ☆、51|46.38.35.6.27|
    宇宙中正在进行一场单方面的残杀。已经疯狂的林楠操纵着赤凰,无情地扫荡着敌军。对方落后的四级机甲在他面前显得那么不堪一击。
    冰冷的炮筒举起,杀伤力强大的新型炸弹喷射而出,一大片的机甲全然无反抗之力。那样可怕的速度和那样炙热的温度,让他们的防护层极速瓦解,最终成为宇宙中普通常见的垃圾。
    卡达尔的军队像是收到了信号,开始慢慢撤退,林楠不依不饶地追上去,他像幽灵一般穿梭在卡达尔人的舰队中,将落在后头的机甲一一绞杀。
    他驾驶着赤凰,一个人追出十几万光年,完全不知疲倦。终于赤凰再次由于高强度的攻击陷入停滞。
    林楠赤红的双眼渐渐消退,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仿佛精力耗尽一般,脱力晕倒在了操作台上。
    再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裴严,林楠觉得自己全身痛的不像话,不像以前受伤的皮肉痛,更像是精神力过度透支导致的肌肉酸痛,“这是哪里?”
    裴严有些担心地看了他一眼,“火蓝,你被带回来接受治疗。”
    林楠扫视了一下四周,是一间高级病房,自己手上还插着几个管子,他眸色一冷,把管子随手一拔,就爬了起来,“薄荷呢?”
    “生死未卜……”裴严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告诉他真相,“实际上,根据我们抓到的卡达尔俘虏的供词,他看见安中士跳入炸弹的爆炸范围之内,很有可能……”
    他没有说下去,因为林楠已经愤怒地揪着他的衣领,将他扯了起来,“你闭嘴!我现在立刻要回去!立刻!”
    “林楠,比起安中士,恐怕你现在更要担心你的精神状况。”裴严面色不变地指了指他身后的玻璃窗。
    林楠抬头,从玻璃的反射中,隐约看到一个面色狰狞的他,双目赤红,仿佛索命阎罗,他狼狈地抬手遮住眼睛,那又怎么样呢,他早就知道了。
    “林楠,根据你的检验报告,你的精神极度不稳定,甚至有时候会完全失去意识。要知道,你的能力那么强大,还能驾驶六代机甲,你一旦发起狂来,带来的将是毁灭性的破坏。如果军方知道了,你觉得他们还会愿意冒这个险,让你继续待在军部吗?”
    裴严叹了口气,掏出口袋里的报告。
    “我一定要回去,报告你就给他们吧,我无所谓。”林楠放下手,微弯嘴角,轻蔑的笑了一下。他自从发现自己不对劲之后,一只小心翼翼的隐藏,不过他现在不介意了,就算他无法待在军部,没了指挥权,他一样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没想到的是,裴严当场将报告撕碎了,在林楠不解的眼神中,他耸了耸肩,“这份报告我并不准备交给军部,实际上我也很看好你。我只是希望你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就当是为了安中士,和你们尚未出生的宝宝。”
    林楠松了手,后退几步,他的情绪稍缓,眼中的红色渐渐褪去,“为什么要帮我,我们并不熟。”
    裴严笑着推了推眼镜,“需要理由吗?我开心就好了。”
    林楠,“……”
    “我可以不把报告交上去,但作为交换,你需要再在这里待几天,你体内的信息素极度躁动,随时可能暴走,你也不想被别人发现你的秘密吧。”裴严看林楠的面容稍微松动,决定告诉他另一个消息,“卡达尔人投降了。”
    “什么?”林楠不明白,卡达尔人为什么会突然投降。
    “听说现任统治者病逝了,新任的嘛……”裴严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单手撑着头看着林楠,“内情也不清楚,不过卡达尔人已经分裂,一部分的卡达尔人叛变,连同维萨人一起,依然在不断骚扰。”
    林楠嘲讽一笑,坐回床上,“他们说求和就求和吗?那个beta……如果薄荷回不来,我一个人也会杀了他。”
    裴严站起身,“好了,林中校,好好养伤吧。哦不,应该叫林上校了,顺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军部决定给你授衔为上校。”
    瑞恩在长长的走廊上走着,坚硬的军靴鞋底在大理石地面发出整齐有序的敲击声。他从未觉得这段路这么长,而他在这座宫殿里,又是这么的渺小。
    即使身后跟着一众重臣,他却觉得这条又长又孤独的路上只有他一个人了。
    推开沉重的殿门,他那不可一世的哥哥穿着白色衬衣躺在血红的大床上。那个人心狠手辣了一辈子,最后死去的时候,面容却是那么平静,宛若天使。
    他曾呼风唤雨,整个卡达尔甚至周边的附属星,谁敢不听他的号令,但是现在,他身边只有一个卫官而已。在他死到自己赶回来的这几天时间里,竟然没有人为这个曾经的帝王收殓。
    “你们下去吧!”瑞恩平静出声,既然都不是出自真心,还待着做什么呢。
    身后的人稀稀拉拉地都走了,瑞恩扫视着空荡荡的寝殿,那个卫官还低着头,默默站在一旁,他没太在意,走上前立在床边,看着拜伦。
    “真可怜,拜伦。”他的声音完全失去了少年的元气,像是垂死的老人那般沙哑,“我可不想像你一样……”
    他觉得鼻头有些发酸,那些过往的记忆一闪而过。其实他对拜伦的印象相当的坏,他总是以嘲讽取笑自己为乐,但是每当自己因为外表被人欺负时,他就会站出来,为他狠狠地反击回去。
    他会摸着自己的头,用嘲笑的语气说:“小瑞恩,哭鼻子可没有用啊,你要变得强大,别人才不敢欺负你啊。”
    瑞恩陷在回忆中,觉得自己要奔溃了,越来越虚弱的身体,毫不犹豫跳入宇宙的安珀和,病逝的唯一的亲人拜伦。
    他捂住自己的脸,狠狠地吸了口气。
    “哭鼻子可没有用啊。”
    突兀的声音在寂静的寝殿响起,瑞恩诧异地放下双手,抱着一丝希望四处搜索,最终目光落在一旁的卫官身上,“你说什么?”
    卫官抬起头,他的容貌平凡,但是眼睛却像天上的星子,让人过目难忘,“陛下临死前,让我带给殿下这句话。”
    “你是谁?”瑞恩皱起了眉头,如果宫殿里有这么一位卫官,他不会毫无印象。
    卫官的双手抚上鬓角,扯下了薄薄的一层皮,露出下面疤痕遍布的脸。
    瑞恩吸了一口气,“怎么会是你,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答应过他,要在他身边待到他去世。”奎思恩平静的笑了,苍白的脸如同上好的白玉,昭显着他曾经是怎样惊天的容貌,“我可不像他,是个说话不算话的人。”
    瑞恩微微动容,“哥哥他,知道你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