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Alpha]老公是万人迷 > [Alpha]老公是万人迷_分节阅读_47

[Alpha]老公是万人迷_分节阅读_47

    “唉。”布莱恩叹了口气,端起茶杯小小的抿了一口,“刚被标记的omega总是多愁善感的。”
    安珀和起床的时候,林楠又不见了,只给她留了段投影,让她注意休息,不要胡思乱想。安珀和想想也是,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她和林楠总是有办法的。
    打开通讯器,就收到了好几封邮件。有乔丝的,约她一块出去散心,她是实在不想再做电灯泡了,就回绝了。往下一拉,还有一封地面机甲开发研究所的邮件,说是让她去面试。
    安珀和十分开心,找到事情做,就不会胡思乱想了,于是从衣柜里找了条浅黄色的裙子穿上,整个人显得青春洋溢。面试嘛,就要让人觉得精神点。
    然而她到研究所的时候,觉得自己又失策了。这里的人着装只有两个颜色——黑和白。负责接待的人看到她的时候,微微皱眉,显得有些不满,“我们这里的人都很出色,但不是靠衣服的颜色。”
    安珀和又翻了一下邮件,才发现底下有行小字,“面试请着正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歉,我没注意,以后会注意的。”
    接待员不满地在前面带路,留下一句轻飘飘的话,“还不知道有没有以后呢。”
    到了面试厅,安珀和觉得自己这事差不多黄了。原因无他,面试官有五位,左手第二位就是修斯。
    来都来了,安珀和只好硬着头皮坐了下来。
    主面试官翻了翻她的履历,“你的简历……没什么出彩的嘛。”
    “我是兰克杯冠军队的机甲师。”安珀和还想争取一下。
    “哦……听说因为比赛途中差点被人强行标记,先退出了啊。”主面试官脸上带着不掩饰的嘲笑,“也是,omega机甲师总会有这样的困扰。”
    安珀和捏住了裙子,这人显然是故意刁难。这种人做面试官,不来也罢。
    她正准备起身离开,突然听见修斯开口,“华尔逊,以前我跟安珀和比赛,还曾输给过她呢。”
    华尔逊开始感兴趣了,又伸手翻了一下她的简历,“一个圣玛丽的omega……”
    修斯甜甜的笑着,“她还是奎思恩的弟子哦。”
    华尔逊的手微微颤抖了,奎思恩是他的男神,他阴暗的前半生里不敢触及的光,竟然是他的弟子么?他抬头正视安珀和,也许会让他惊讶也不一定。
    “不如就让安珀和加入我的小组吧,我们很熟,也方便。”修斯进一步建议。
    安珀和不知道修斯是怎么想的,但直觉告诉她准没好事,然而她还来不及开口,华尔逊已经点头答应,“好的。安士官,希望你的表现能让我满意,不要丢奎思恩大人的脸哦。”
    把老师端出来……好像怎么都没办法拒绝了。
    安珀和开始了每日每夜的工作,修斯简直是公报私仇,完全不让她接触技术不说,反而让她负责搬运材料。实验室没办法用交通工具,一切只靠人力,安珀和觉得自己睡觉,身体都痛的抽搐。
    送乔丝走的时候,乔丝和布莱恩还调笑她被林楠折腾的整个人都不对了。安珀和是有苦难言,她外表柔弱,骨子里却还带着点倔强,做不到让自己满意,宁愿憋着也不肯诉苦。
    林楠即便在家的时间再短,也注意到了安珀和的不对劲。
    每天哈欠连天,黑眼圈也很重,好像很累的样子。身上还到处都是淤青,微微弯腰抬手都会疼的呲牙咧嘴。
    林楠有心问她,但是安珀和总是生硬的转移话题。他只好拜托他的副官,看看安珀和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
    已是深夜,安珀和早已沉睡。林楠独自坐在书房里看着手上的材料。
    修斯……回来之后太忙,倒还真把他给忘了呢,没想到他竟然还敢凑上来。
    他起身换了身作战服,打开窗户,像幽灵般隐入黑暗之中。
    修斯住在五楼,窗户被拉上窗帘,透出昏黄的光线。林楠借助墙上的凸起,爬了上去,悄无声息地打开了他家的窗户。
    一进到室内,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客厅里是凌乱的衣服,隐隐从卧室传来奇怪的声音。
    林楠循着声音,用枪挑开了房门。
    房间里是两具交缠的身体,这声音气味林楠也不陌生。
    正在兴头上的两人完全没注意到门口已经站了一个人。
    压在上头的beta兴奋地粗喘着,“之前你不是保荐安珀和么?为什么现在每天让她做alpha都觉得辛苦的搬运工作?”
    下面的alpha发出娇/喘声,“呵,她以前就是搬运小组的。不过是……只麻雀。啊……华尔逊!还……还以为自己当的了凤凰吗?啊…….”
    华尔逊嘿嘿的笑着,看着身下软作一滩的alpha。就算只是一个出身微寒的beta又怎么样,他靠着自己的才华,还不是坐上了今天这个位置,还不是可以反过来,让alpha躺在他身下。
    恍惚之间,身下的人变成了奎思恩的模样,他流连地抚摸着,更加激动起来,“啊……奎思恩大人,我爱您~”
    冰冷的枪膛抵上了他的脖子,他的一身热血猛然间就凉了。
    “谁准你们提薄荷和奎思恩的名字?”
    修斯一听见林楠的声音就清醒过来了,急忙扯住旁边的被子,企图盖住自己的身体。他扭头惊慌地看着面无表情的林楠,“林……你来找我了?”
    “是你做的吧?”林楠的声音带着深夜的凉意,“因为你,奎思恩才会被抓的吧?”
    修斯愣了一秒,疯狂地笑起来,“哈哈哈,你就是为这个?!我才不管奎思恩的死活!我要的是你和安珀和一起去死!我得不到的,安珀和也……”
    他话还没说完,寂静的夜里一声枪响。林楠微微诧异地看着华尔逊,他握着枪,激动的身体颤抖,“竟然是你这个贱人……”
    修斯瞪大了眼睛看着华尔逊,临死前,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前一秒还沉迷于自己身体的人,下一秒就能毫不犹疑地向自己开枪。
    林楠收起了枪,转身就走,他有洁癖,并不想在这种地方多待一秒。
    安珀和第二天睡醒,就听说了一个惊天大八卦。原来研究院的首席华尔逊和修斯有染,昨晚在修斯的公寓因为起了争执,华尔逊将修斯枪杀,今天一大早被抓走了。
    安珀和在林楠的书房上蹿下跳,一脸唏嘘,这短短一天晚上,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然而她有一件更高兴的事情想跟林楠分享。
    研究院的新任首席裘严今早给她发来邮件,希望她接替修斯的位置,负责六代机甲的驱动系统研究。
    林楠敲了敲桌子,“好像你还没跟我说过,你去了研究院呢。”
    “哎呀。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嘛。”安珀和心虚地凑过去,亲了亲他的脸颊,“我要去工作啦,在家要乖哦!”
    林楠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目送安珀和一蹦一跳地出了门。他回到书房,拿起通讯器,拨通了一个号码,“裴首席,谢谢你愿意听我的建议。”
    对面的人发出爽朗的笑声,“就算你不建议,我也打算这么做。我觉得安士官的微型机器人和治疗机甲都相当有想法。我很期待,六代机甲有她的加入。”
    ☆、46|38.35.6.27|
    卡达尔人和维萨人的军队终于到了帝国边界,和帝国的驻边部队开起火来。林楠作为少校,主动请缨要求带领先锋队伍前去支援。
    临走前一天,军部给每位先锋队员放了半天假,跟家人告别。
    安珀和是在当天下午才知道林楠的决定的。
    她没有生气,没有恐慌,甚至没有多余的表情,在林楠告诉她的那一刻,起身开始收拾行李。林楠立在房门口,静静地看着她,“你干嘛?”
    安珀和似乎有些奇怪他的反应,理所当然地说:“跟你一起走啊。”
    “薄荷。”林楠唤了一声她的名字,见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上前来拉住她的手,“我不准备带你去。”
    安珀和直起腰,沉着地看着林楠,“林少校,恐怕你忘了,我有编号,我是第三中队的机甲师。我现在立刻请求上前线。”
    林楠的眼神晦暗不明,“从我回来起,第三中队就解散了,他们被编入第二中队。而你……不在其中,我已经将你的档案调至地面研究所,你隶属于研究院,是后勤人员。按照规定,不可以上前线。”
    安珀和假装了许久的冷静,终于在这一瞬间分崩离析,她挥开林楠牵着的手,高声反问,掷地有声,“为什么?为什么调我的档案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我不同意!林楠,我现在告诉你,我不同意!”
    林楠将激动的有几分癫狂的安珀和搂进怀里,温暖的气息笼罩着她,安抚她,“如果你在,我会担心。”
    安珀和听了这话,觉得既甜蜜又心酸。她当然知道,按照上辈子的发展,林楠不会有事。但她就是担心,她想到林楠一个人上前线,而她对他的状况一无所知,就前所未有的担心。同时,这代表着林楠在潜意识里觉得自己没办法帮到他,甚至会拖他的后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