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Alpha]老公是万人迷 > [Alpha]老公是万人迷_分节阅读_27

[Alpha]老公是万人迷_分节阅读_27

    乍一眼看见这样的场景,好几个承受能力低的人当场就吐了。
    尸体的半张脸还保存完整,安珀和觉得有些眼熟,努力搜索脑子里能和这脸对得上的人,然而旁边已经有人惊呼出声,“达克!是达克!哦!天啦!”
    达克的死亡给基地带来一阵不小的风波。不仅是因为他被杀的手段极其残忍,现场格外触目惊心。而且经过初步鉴定,他是被卡达尔人杀死的。
    卡达尔人天生带着一种病毒,在捕猎时,他们习惯性地注入到猎物体内,让他们麻痹,无法反抗。在达克身上,检测到了这种病毒。而且达克的内脏消失,也符合卡达尔人一贯的作风,人类的内脏一直是他们餐桌上排名第一的美味。
    这意味着,基地里有伪装的卡达尔人,而他简直是个完美的伪装者,和这么多人共处了十余天,一点没露出破绽。
    一时间,人心惶惶。
    然而前方的军队已经等不及了,迫不得已,十组人员按照原定计划出发,只是在出发前,每位组长都被召唤,分到了一支独特的□□,那□□仅有十颗子弹,专门为卡达尔人设计,只消轻轻碰到一点,也足以致命。
    ☆、27|6.18|
    林楠被抬入抢救室的时候,整个人已经陷入了昏迷。医务官在紧急抢救告一段落之后,刚喘口气,发现林楠的的右手紧紧攥成了拳头。
    由于太过用力,整个拳头是紫红色的,甚至还有血流出来。医务官好不容易掰开,发现拳头里原来攥着东西,但是……只不过是一个常见的布达加纪念品而已。
    剑刃特别行动小队的队员都在抢救室外焦急的等着,这原本是一次再正常不过的刺杀。
    他们潜入敌星,小心躲藏勘察了一个多月,终于圆满完成任务。然而就在准备撤退的时候,他们组长下命令让他们立刻返程,而自己一个人跑回了暗杀现场,结果被赶来的卡达尔人抓了个正着。
    没人知道林楠是怎么突破重围的,他是被他的机甲带回来的,舱门打开时,他已经躺在操作室里不省人事。
    卡达尔星人特意在子弹上浸泡了抑制剂,可以暂时抑制alpha的信息素,这让他们的自愈能力几乎为零。林楠失血过多,还能撑到回来治疗,简直是个奇迹。
    医务官一打开舱门,薇茵就急忙站起来迎了上去,“我们队长还好吗?”
    “情况稳定了,我们给他打了中和剂,他这么强壮的身体,休养一个礼拜应该就没大碍了。”医务官脱了手套,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从兜里掏出了一只粉色的御守猫,“你们队长攥在手里的,等他醒来交给他吧。”
    薇茵愣愣地接过来,这个猫很眼熟呢。队长把它串了根红绳挂在脖子上贴身带着的,她偶然看过几次。粉色的御守猫——是哪个仰慕者送的吗?
    半年的时间里,安珀和已经带领她的小组运送了上百次的物资,她的小组表现很出色,从基地去火蓝星沿途一路上的人,几乎都知道这么一个小队。实在是太特别了,竟然是个omega领导的小队。
    他们组之所以名声大噪,主要是因为有一次,在运输物资的路上被星盗打劫,结果他们将星盗一举歼灭。
    要知道那些星盗猖狂的很,奈何现在前线战事紧张,政府根本没精力去管他们。很多人为了躲避他们,不得不绕远路。现在星盗被歼灭,整个星域的人都松了口气。
    几个后勤人员竟然有那么精湛的格斗和操作机甲的技巧,不得不让人钦佩。
    半年多的时间的磨练,足以让安珀和成为独挡一面的领导者,连当初娇滴滴的乔丝和唯唯诺诺的瑞恩,如今站出去都不敢再让人小觑。
    为了行动方便,安珀和剪了利落的短发,长期的体力运动让她的皮肤变成了健康的小麦色,手臂上有了一点点肌肉。乔丝一直十分看不惯,并为她的将来很是操心。
    “这都快成年了,把自己整成了个汉子,还能不能嫁出去了。”乔丝细心地为自己抹上护肤品,“要我说啊,女孩子还是要保养的。你看我,这么久了,皮肤不还是细腻光滑。”
    安珀和没有睡醒,昨天刚回基地就被拉去什么庆功宴,被灌的昏天黑地,连自己是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她爬起来,撸了撸自己乱糟糟的头发。
    “啧啧啧,林要是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一定认不出来!”乔丝嫌弃地摇了摇头,略一思索,又兴奋地凑了上来,“不过我看那个瑞恩也不错!我可看出来了,他对你是真的喜欢。要是林不要你了,你可以跟他凑合凑合嘛。”
    安珀和一巴掌把乔丝的脸推开,翻身下床,刷牙去了。
    她站在镜子面前,心不在焉地刷着牙,一边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黑了,瘦了,脸上还长斑了。林楠应该是喜欢那种较弱的女孩子的,她又瞥了眼自己手臂上因为刷牙鼓起的小肌肉,手臂上还有一道十几厘米的伤疤,心里一片绝望,现在保养还来的及吗?!
    可是真的很累啊,安珀和恨不得一躺下来就睡,乔丝为了护肤每天早起一小时,晚睡一小时。安珀和真的做不到啊!
    哎,头疼的不行,也许是接近发情期,最近身体状态越来越差了,睡觉也不安稳。安珀和想到自己昨天晚上做的梦,忍不住脸上一红。
    天啦,虽然这半年多的时间里,她不是第一次梦见林楠,但是这种梦还是第一次。在梦里林楠温柔地亲吻她,像上辈子无数次那样耐心地安抚地。
    恍惚之间,她甚至还能感受到唇齿交缠的温热,身体紧紧相贴的触感,林楠大手带给她的战栗,甚至……甚至两人一起攀上顶峰时,那令人窒息的愉悦。
    天呐!安珀和不敢再想,她把手上的牙刷一抛,整个头埋进了脸盆里。身体极速攀升的燥热感才微微消退。该死!自己怎么可以做这种梦,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亵渎林楠!
    一定是因为发情期要到了的缘故,安珀和粗略算了算,大概还有两个多月她就要成年进入发情期了。她一直在火蓝星打探林楠的消息,可根本没人认识林楠,林楠似乎就这么消失了。
    这根本不科学,按照林楠的能力,他一定会大放异彩,为什么没人知道他,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安珀和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喂喂喂!安,你清醒点。”乔丝看安珀和一头扎进脸盆里两分多钟了,一点动静都没有,以为她昨天喝大了,还没醒酒,急忙冲上来,把她的脑袋扯了出来,“以后可不能再让那帮人灌你酒了。一个个没安好心!”
    安珀和脑袋有点懵,愣愣地点了点头,“对,不喝了!”
    第二小组这次会在基地暂留一个星期,然而这并不是休假,等待他们的是更为严格的训练。安珀和到训练场时,他们小组的组员已经早早开始训练了,其中格外卖力的就是瑞恩。
    瑞恩在和一个大个子beta搏斗,从体格上来看,他整个人简直娇小的可爱,可是胜在灵活多变,四两拨千斤,一下把大个子铲倒在地。安珀和微微点头,她当初没看错,这个孩子很聪明,学习的很快。
    之前遇上星盗,安珀和一个人和两个星盗搏斗,差一点被扔进了宇宙里。多亏瑞恩及时出手帮助,一拳打瞎了星盗的眼睛。现在的他可不是任人欺负的小可爱了。
    瑞恩看到安珀和来了,礼貌地朝对手鞠了一躬,急忙跑了过来,“队长你还好吧。昨天那帮家伙实在是太过分了。要不是我拦着,他们还不肯放你走呢!”
    瑞恩生气起来,两个眼睛显得更大了,波光潋滟,十分好看。安珀和开玩笑的鼓了鼓自己手臂上的肌肉,“我看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私底下他们看你的眼神可是很危险啊!”
    瑞恩脸涨的通红,低下头不说话了,安珀和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管怎么糟糕的环境,瑞恩的皮肤一点都不受影响,甚至随着他这半年的发育抽条,更加白皙红润了。
    乔丝对此一直很嫉妒。
    “不……不是的,队长在我眼里是最漂亮的!”
    安珀和有些诧异地对上瑞恩的眼睛,他的眼神坚定还带着几分孺慕之情,这次他没有像以前一样害羞逃避,反而是微笑着,“像星星一样,很耀眼。”
    安珀和有些尴尬地收回了手,打哈哈地笑着,“我未婚夫也老是这么说呢!你们这么夸我,我都要当真了!”
    “队长,你一直在找你未婚夫,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瑞恩整个人的气场瞬间冷了几分,他对于这个队长口中的未婚夫,有着强烈的好奇。
    “等你见到,你就知道啦。”
    安珀和不安地搓了搓手,突然被人从后头缠住了脖子。
    “嘿,安!你又在跟我的小可爱搭讪,可别忘了我用一瓶珍藏的伏特加拜托你的事情!”
    来人是贝娜,一个女汉子beta,第四小组的组长。外貌身形简直比男性beta还要壮上一圈。当初还在考核期时,她就盯上了瑞恩。不过那时候多少有些矜持。
    半年时间下来,变成了个十足的兵痞。整个基地都知道,贝娜放话,不睡到瑞恩誓不罢休。为此,贝娜还特意用一瓶伏特加贿赂安珀和,让她给自己和瑞恩创造机会。
    安珀和本来就想找个借口开溜,这下如蒙大赦,“哎,你来的正好!我刚刚看瑞恩有些动作还不标准。我急着上厕所,你帮我指导一下。”
    说完也不敢看瑞恩委屈的小眼神,急忙往训练室外跑,瑞恩啊!我觉得贝娜和你蛮搭的,你这么危险的脸蛋,必须有个护得住的人啊!我都是为了你好!
    左边肋骨又开始隐隐作痛,林楠躺在床上,脸色苍白,伸手按住痛处。那里有一颗未取出的子弹。当时自愈能力太弱,又大失血,医务官不敢给林楠取出来,准备等他情况稍微稳定后再开刀取出。
    门被轻轻叩了几声,林楠将被子拉上来,好好盖住,“进来。”
    修斯端着药,小心地打量着林楠的脸色,走了进来。
    “怎么是你?”林楠有些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上次任务回来,林楠就发现修斯跟他在同一个基地,不过他每次在基地待的时间很短,跟修斯的队伍几乎没有交集,也就没太在意。不过……出现在眼前,还真是让人心烦啊。
    修斯红着眼把药放在床头柜上,“抱歉,我实在太担心了,就请求医务官让我来送药了。”
    林楠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多谢关心,你可以出去了。”
    修斯眼神闪烁地看了他两眼,突然扑进他怀里,紧紧地抱住了他,“我真的很害怕你就这么死了!可是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呢?我是真的关心你啊。就算你不能接受我,让我关心也不行吗?”
    林楠强忍着怒气,一只手将修斯猛地推开。修斯有些受伤地瘫坐在床上,茫然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