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Alpha]老公是万人迷 > [Alpha]老公是万人迷_分节阅读_23

[Alpha]老公是万人迷_分节阅读_23

    “嗯。”安珀和反应过来,他是在夸赞礼服,略微不自在的点点头。先前的短暂标记已经快要消失,她感觉自己跟林楠相处,又不自然起来。
    周围的人纷纷投来目光,林楠今时不同往日。刚刚率领小队取得兰克星球杯的冠军,又被军部的大人物赏识,召去进行了两个多月的特训。大家都说这个年轻人的前途不可限量。
    舞曲声响起,人们纷纷涌入舞池,林楠扭头看了看,向安珀和绅士地伸出一只手邀请,“要去试试吗?”
    “我……我不太会。”安珀和有些窘迫,这么多人看着,自己出错就更丢脸了吧。
    林楠略一思索,他的手没有放下,提了一个建议,“不如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他的手很大,把手放在上面,碰触到那薄薄的一层茧,安珀和的心忍不住跳了两下。林楠拉着她,往会场外走。
    出了会场,没了众人审视的眼光,安珀和微微松了口气。
    林楠一言不发,拉着安珀和慢慢地走着,夜里的风吹过来,礼服最外层的薄纱飞起来,划过她光裸的小腿。像是划在她的心上,细细密密生出几分异样,安珀和想自己的手心一定出汗了,林楠感受到了吗?
    会场的后面是帝*校的操场,那里有几个玩耍的秋千。
    林楠带着她走到秋千面前,“第二十八页,一起在家的院子里荡秋千。”他转过头来,“你家院子里没有秋千啊,不过这里正好有。”
    安珀和觉得有点好笑,原来他还一直在想笔记本上的事情吗?
    林楠松开手,走到一个秋千上坐下,微微荡了荡,皱了皱眉头,“很好玩吗?”
    安珀和在他旁边的秋千上坐下,当然没多好玩,但如果是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做什么都会很开心,“两个人荡秋千,多浪漫啊。如果你是跟你喜欢的omega一起荡秋千,你就懂了。”
    听了她的话,林楠停了下来,在星光下打量她的脸,“好像有一点懂了。”
    安珀和有些落寞地笑了笑,“林楠……我们快把半本笔记本都完成了。我想我已经不需要继续下去了。你呢……你还需要继续这样的疗伤吗?”
    “我好像,更加喜欢她了。”林楠脸上没有痛苦的神色,但是语气的诚挚听得安珀和心口一滞,原来,林楠是比她还要偏执的人。
    虽然吴珍珍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如果忘记她让林楠这么痛苦……“那你去表白吧!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支持你。”安珀和想吴珍珍应该也是喜欢林楠的吧,毕竟上辈子追的那么举国皆知。
    林楠没有说话,两人隔着两道铁链相互望着。世界很安静,只有远处舞会断断续续传来悠扬的乐曲。
    不知道是不是安珀和的错觉,她觉得林楠靠的近了些,又近了些。她似乎意识到什么,心不受控制地开始狂跳。
    很快,她连林楠脸上的细密的汗毛都看得一清二楚,空气中的温度瞬间升高,脖颈上的腺体微微发热,热量卷着电流蹿过全身。安珀和又惊又惧的她僵在原地,一时间甚至忘记了呼吸。
    但预期的吻没有落下,林楠堪堪停在离她几厘米远的地方,他微微叹了口气,“安同学,你就没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23|6.13|
    说什么?!安珀和的脑袋已经成了一片浆糊,她愣愣地看着林楠的眼睛,想从里面看出些情绪来……可是她越看越迷茫,心里的小人打着鼓,完全不知道林楠想干嘛。
    林楠看着她闪烁的眼神,心微微一沉,他的尊严让他小心翼翼,不能允许一点纰漏。他明白现在不是好的时机,但是,他的时间不多了……
    林楠,“你……”
    安珀和,“我……”
    两人同时出声,又同时陷入沉默。纵然是安珀和再后知后觉,也觉得到一丝不对。林楠这是什么意思,是经过失恋联盟,觉得相处愉快,还是为了之前的意外标记负责?
    “你先说。”林楠退了回去,微微荡起了秋千。
    这是要说什么啊,安珀和头都要大了,万一误会了,自己一定会囧的要自杀!
    “哎,你知道我的作品嘛?”安珀和灵光一闪,突然想起先前要和林楠分享的治疗机甲,有些兴奋地站起来,想从空间戒指里取出来给他看看。
    林楠的腿猛地踩在地上,修长的腿轻易地止住了晃荡的秋千,他端端正正地坐在秋千上,神色未变,就这么凉凉地抬头看了她一眼,安珀和觉得自己身上有些燥热的血液瞬间冷了下去。
    他眸子微微一暗,站起身来,“算了,我们回舞会去吧。”也许还不是时候,自己该再有耐心一些的。
    安珀和跟在林楠后头往回走。与来时那有些羞涩和温热的牵手不同,林楠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在前头,她才觉得周围有些太过清冷了。
    如果林楠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是希望自己说那句话,她想是不是应该鼓起勇气呢?她不想再逃避,有些事情还是应该说清楚的好。
    “那个……”
    安珀和小声开口,林楠顿下脚步,缓缓转过身来,他的眸子像火焰般跳跃,似乎在期待她的答案。
    “你是不是……”
    安珀和刚刚开口,就被扑过来的林楠打断。她甚至来不及发出惊呼,便被林楠抱着在地上连续翻滚了几圈,滚进了旁边的矮树林里。
    安珀和全身咯的生疼,然而很快她无暇顾及这些,她听见震天彻地的爆炸声。
    黑夜被无数炸裂的炮弹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安珀和就在这绚烂的光火里诧异地抬头看了一眼。
    悠扬的乐曲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连续不断的轰鸣声,偶尔能听见不远处礼堂传来的尖叫声。无数穿着礼服的同学从门里逃出来,华美的礼服此刻变成生存的羁绊,它们被撕扯,被踩踏,变成狼狈的破布。
    远处刚刚和林楠坐过的秋千,正中一颗小型炸弹,秋千架顷刻粉碎,操场上是大大小小的坑,露出地下坎坷而丑陋的岩石断层。
    瞬间,从天堂跌落地狱。
    身后的人伸出手,温柔地覆盖住她的眼睛,“别怕,我带你回家。”
    一片黑暗中,这声音仿佛就是她的全世界,即便是这样的场景,仅这一句话就让她感到无比心安。林楠于她,原来是这样的存在啊。
    林楠半挟着她在破落的街道飞驰,不知何时起,兰克星球上空布满了未知星系的战舰。林楠在百忙之中,抬眼往天上看,安珀和甚至听得见他暗暗咬牙的声音。是卡达尔星人?
    就是这么一秒的分神,一颗炸弹落在离两人不远处的街道。林楠将安珀和紧紧抱在怀里,用力全力往前一跃。
    安珀和的手抵着林楠的胸膛,她感受到一片粘呼呼的液体,“林楠!”
    林楠不敢停顿,将安珀和扯起来,闷哼一声,“走!”
    安珀和想哭,但她知道她不能,她紧紧握着林楠的手,希望能给他一些力量,林楠的礼服早已经被炸弹的残渣烧毁了大半,无数残渣扎入他的身体。扎的浅的,因为身体自愈而掉出体外,扎的深的,抑制着皮肉的愈合。从而产生的无法修复的伤口,一直往外冒着血水。
    如果不是为了保护她,以林楠的身手,这些无差别攻击的炸弹根本无法伤害到他!安珀和强忍心慌,不敢再去想其他,不能再让林楠分心,受伤了。
    终于,两人来到安珀和家居住的片区,每个片区都有防御空袭的工事。林楠在安珀和的指点下,找到了通向地下的通道。
    似乎是逃亡时太过匆忙,通道的入口大敞着,隐隐能听到从里头传来的小孩哭声。林楠慌忙地带着安珀和进入甬道,漫天炮火被隔绝在外。
    他们获得了难得的喘息。
    安珀和急忙扶着林楠靠在甬道入口,声音都止不住地颤抖,“你还好吗?”
    “好像失血太多了。”林楠的嘴唇有些发白,他掏出小腿绑着的匕首提给安珀和,“帮我把弹片挖出来。”
    由于他的自愈能力太过变态,那些弹片的末端已经和肌肉长在一起,必须将肉重新挖开,将弹片取出来,否则伤口永远无法痊愈。
    安珀和上辈子处理过无数次这样的伤口,却从没有一次像今天这么害怕。她颤抖着双手,拉开他已经不能蔽体的上衣。
    狠狠掐了大腿一把,才冷静下来,精准的下刀挖开皮肉。不能手抖,不能犹豫,只有这样林楠才能少受些苦。
    等将他后背的弹片悉数挖出,安珀和整个人已经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手不受控制地一松,匕首应声落地。
    她靠着墙壁,勉力喘了几口气,突然弹坐起来,“乔丝还没回来!”
    “不必担心她,布莱顿会保护她的。”林楠转过身来时,气色已经好了一些。
    “你快进去吧,和你爸妈在一起。在政府救援到达之前,不要出来。”林楠细心嘱咐,开始收拾自己身上的血迹。
    安珀和心里一惊,“你呢?你不跟我一起吗?”